嘘,别对我说谎!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嘘,别对我说谎!

嘘,别对我说谎!

嘘,别对我说谎!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甜式作妖

时间:2019-09-23 15:14

评语:

标签:

厉队的人生有两大要事:破案、宠妻。媳妇儿生气怎么办?厉队:当然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啊! 媳妇儿闯祸怎么办?厉队:当我这身子骨白长的?当然要替媳妇儿扛着了! 阮清甜窝在被窝里,笑眯眯的伸出一双小爪子举高:“钦钦,人家要抱抱!” 厉队正美滋滋的打算把温香软玉搂进怀,却被通知有命案发生。 “钦钦,先去破案,回来再抱。” 厉队拍拍腰间的枪,冷冷出声:“我看这回又是谁找嘣呢!”

<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大雨倾盆,整个卞城市都陷入了沉睡。

皇城小区六号楼一单元,漆黑的楼道里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一楼、二楼……终于那双戴着脚套的黑色旅游鞋停了下来。

楼道内的声控灯突然闪烁了两下,穿着黑色雨衣的影子被映在面前的门上,也照亮了门牌号——501。

随着‘兹啦’的声响,声控灯彻底烧坏,整个楼道再次陷入黑暗。

躺在床上的男人似乎因为下雨睡得极不安稳,烦躁的将怀里**的女人推开,翻了个身。

窗外,闪电划过,一道惊雷炸响,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床边,浑身还在滴答雨水的黑影高举着匕首,被闪电反射出的寒光正好打在床上男人因为惊恐而瞪大的双眼上。

下一秒匕首猛然挥下。

“啊——”

七月二十八日十四点整。

下了几天几夜的雨终于停了,天还是阴沉沉的,闷热的厉害。

郊区一栋荒废许久的烂尾楼前停了三辆警车,两个警察正在拉警戒线,许多居民站在警戒线外对着烂尾楼指指点点。

四楼北角的房间中,六七个警察正在周围勘查现场,尸体严重腐烂的气味充斥着整栋大楼。

三分钟后。

重案特勤组队长厉钦驱车抵达现场,带着小组三名队员疾步走进了烂尾楼。

一名现场穿着制服的警员忙迎了上去,恭敬的颔首道:“厉队。”

“嗯。”厉钦冷眼以待,薄唇微启,前往四楼的脚步却不曾停下或慢半分:“现场情况如何?”

想到尸体的画面,警员脸色有些苍白道:“死者是一名成年男性,初步估计死亡时间是五天前,现场无打斗痕迹。”

“孙医生到了吗?”

“孙医生在解剖室来不了现场。”

“嗯,报案人呢?”

“不知道。”

厉钦脚步猛地顿住,宛若寒潭深不见底的眸子怒瞪着警员。

警员额头顿时渗出冷汗,底气不足的说道:“我们接到报案赶到现场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人了。”

“去找。”厉钦扭头冲身后的三个队员吼到。

“是。”其中一个队员连忙点头,转身快步离去。

厉钦这才又看向警员,生人勿近的气息愈发浓烈的冷声道:“重案特勤组不需要废物,你自己写报告申请调离。”

音落,厉钦加快了上楼的速度,没再看警员一眼。

脚步刚踏上四楼,就听到现场房间里传出清脆且自信的女声:“死者口腔黏膜有大量局限性出血和损伤,左边脸颊未腐烂的皮肤可见明显指痕,说明死者在死前曾被人用手捂住口鼻,应该是为了阻止他呼救吧,可是很奇怪,他手腕和双腿都有很明显的约束伤,说明死者当时应该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凶手为什么还要用手捂他的嘴?”

阮清甜小脸儿凝重的将尸体又打量了一遍,目光忽然被尸体脚踝处的痕迹吸引。

厉钦迈进房间,只见身穿白纱衣黑短裙的阮清甜正背对着他蹲在尸体旁,女孩儿目测身高一米六,体型娇小,齐肩短发,跟这个阴暗杂乱的案发现场格格不入。

要知道,案发现场第一时间除了法医和痕检科的人其他人是不允许进入的,以免破坏现场。

厉钦脸色更是阴沉,正要抬腿过去就见阮清甜轻轻抬起了尸体的一只脚疑惑出声道:“尸体整个身体都腐烂严重,为什么这双脚却刚刚出现腐烂迹象?”

闻言,厉钦脚步再次顿住,竟鬼使神差的打消了要将她扔出现场的冲动。

他突然想听听,她还会发现什么。

“这个我们也想不通。”蹲在一旁穿着白色工作服的法医同样皱着眉头回道:“而且在脚踝处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看来要把尸体带回去做个详细尸检,看能不能找出原因了。”

“嗯!”阮清甜点点头站了起来,瞄了眼周围的环境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法医不解的扭头看向她。

阮清甜指了指四周:“你看这周围的砖堆,全都码放的很整齐,而且中间没有缝隙。”

闻言,厉钦也朝周围扫了一眼,的确如她所说。

然后就听阮清甜继续说道:“可是你看尸体所在的砖堆,好像是被人故意堆成这样的。”说着,阮清甜的双手在空中摆动临摹着砖堆的形状,双眼微眯着轻声道:“这个形状就好像是……棺材!”

“棺材!”

清冷深沉的男人声音突然跟阮清甜的声音重叠,阮清甜和几名法医震惊之余同时朝声源处看去。

身姿伟岸的男人一身黑衣,朝他们大步走过来时利落的碎发微微晃动,面若冠玉,一双严酷的丹凤眸中布满疏离与戾气。

几名法医见是厉钦,脸上立马露出恭敬的表情,纷纷点头示意:“厉队。”

厉队?他就是厉钦?阮清甜双眼放光的看向厉钦,没想到警界天长这么帅,她还一直以为是个糟老头儿呢。

摘掉手上的白手套,阮清甜咧着小嘴儿就凑了过去,伸出手笑着道:“厉队您好,我是阮清甜,局长让我……”

那张还有些稚嫩的小脸儿,让跟在厉钦身后的钢镚儿眼前一亮。

见多了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是她这样不施粉黛的小女生可爱顺眼。

然而阮清甜的笑容却忽然僵在脸上,厉钦竟看都没看她一眼就直接走过去了?

精致的小脸儿顿时垮了,耷拉着脑袋轻声呢喃着未说完的话:“找你报道。”

见她这模样,钢镚儿不忍心的用手肘碰了砰她的胳膊,小声在她耳边道:“老大就这样,你别介意。”

闻言,阮清甜先是一愣,接着小脸儿一扬笑着道:“没事儿,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厉钦停在尸体旁先大致扫了一眼。

尸体平躺在砖堆中间,现在正值夏季,尸体已经腐烂的面目全非,有蛆虫从尸体的鼻子爬出又顺着眼睛爬了进去,苍蝇围着尸体嗡嗡的叫,赶都赶不走。

钢镚儿伸头看了眼,脸色当即变得有些难看,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口鼻。

他想不通,这么大的腐烂味儿,他家老大那个变态就算了,阮清甜一个妹子是怎么忍受得了的?

厉钦面不改色的戴上白手套,同阮清甜一样口罩都没戴就蹲在尸体旁,好像也闻不到那股腐臭味儿一般,深邃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尸体。

见此,阮清甜也凑了过去,面色恢复了先前的严肃,蹲在厉钦身边看着尸体道:“尸体腐烂严重,无法确认死前伤口,不过他头部有用重物击打过的痕迹,初步估计是外力重击造成颅底碎裂,大出血死亡。不过还是需要法医解刨后才能下定论。”

音落,在场的人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对视了一眼齐齐同情的看向阮清甜,钢镚儿更是抬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这妹子是不是疯了?他家老大最反感的就是他验尸的时候别人插嘴打扰。

但破天荒的,这一次厉钦非但没发火,竟还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什么情况?

几人还没反应过来,厉钦突然发现了什么,反举起右手,头也不回的沉声说道:“拿个镊子来。”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