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纵爱:千钧一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纵爱:千钧一发

纵爱:千钧一发

纵爱:千钧一发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枞嫒

时间:2019-09-23 15:07

评语:

标签: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可是对于他,被人暗算,而对于毁了容换了身份的她来说,这个距离怎么才能衡量? 左是兄弟情深,右手是爱她至深,该如何选择? 不顾一切的放纵爱情,却令他心痛的发现,一切只是一场骗局,发誓即便不杀了她,也要让她付出代价,可到了真正动手的时候,为什么心会这么痛? 齐冠天雷露思的最终归宿将会如何?

<

英国伦敦郊外的花园别墅里,欢声笑语,孩子的嬉闹声,大人们的谈笑声,还有着古典的音乐声,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那么的美好。

可这一切都被结束在枪林弹雨中。

是的,枪林弹雨。

第二天的新闻是这么写的:昨天下雨,伦敦郊外发生一起枪击械斗案,交战双方都是英国地下最大的黑帮,双方死亡惨重,所在的别墅被炸成废墟,警方没有找到生还人口,因为是黑帮内部争斗,警方不予立案。但是市民要求警察保护市民,消除黑帮,警方正在积极筹备中。

中国的深圳。

一个月后,深证的一家私家医院里,齐冠天醒了过来。

“丽琼啊!你醒了?”宾如松正在给齐冠天检查身体,看到他醒了,关心的问道。

“恩?宾医生,我怎么会在这里?”齐冠天问道。

宾如松边记录这齐冠天的病情,边说道:“一个月前,你被你的手下送来了,你昏迷了一个月了,现在感觉好点了么?”

齐冠天活动了一下身体,除了头有点疼之外,后背有些疼痒,一切倒好很好。

“没有什么大碍!”他说。

宾医生记录完病情后,直视着齐冠天问道:“还记得当天发生什么事情么?”

当天发生的事情,两家人在一起吃饭,弟弟妹妹在一起玩儿,突然,一阵枪声,他护着弟弟赶紧四处躲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爸爸妈妈怎么样了?

安妮,对了,她呢?她怎么样了?记得爹地说,那天要给他们两订婚的,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样了?

看着齐冠天焦急的样子,宾如松略带悲伤的看着他,几次想说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检查完身体,他担心的看着齐冠天说道:“丽琼,一会儿不齐听到什么都要冷静,你现在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要知道来日方长啊!”

齐冠天震惊的看着宾医生,皱着好看的眉毛,心下有着不好的预感。

宾医生检查完身体,转身离开了。

病房外,他最好的兄弟瑞田和南任浩都在外面等待,看到宾医生出来,着急的上前问道:“宾医生,丽琼怎么样?”

宾医生担心的说道:“已经醒来了,但是状态不太好,你们说事情的时候,注意点分寸。”

瑞田和南任浩担忧的对看一眼,两个同样俊朗的男人,这个时候都感受到了压力。

最终瑞田一狠心,推门进去了,南任浩后面跟着,看到齐冠天正静静的望着窗外,谁也没敢先出生。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父母怎样了,安妮怎样了?”齐冠天冷静的说道。

瑞田和南任浩惊讶于齐冠天惊人的冷静力,深吸了一口气,瑞田说道:“丽琼,事情发生的很意外,我们没有一点准备,不过,任浩已经带着手下杀到他们的老巢,替你父母报过仇了。”

齐冠天皱了皱眉。

南任浩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说道:“安妮的妈妈也死了,她的父亲和她不知所踪,我们杀到他们老巢的时候,发现一具跟她很像的尸体,应该是他们杀的。”

齐冠天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中渐渐浮现那俏丽的身姿,耳边依稀响起不久前,她在他怀里呢喃:“我旅行结婚,要环球世界,我要让世界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齐冠天笑了笑,捏着她小巧的鼻子,道:“我是你的,一辈子都是,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好不好!”

好不好?誓言还在,斯人已逝,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齐冠天扬起的俊脸低落在他的胸前。

南任浩和瑞田沉默的看着他,都替他心疼。

好大一会儿,只听齐冠天说道:“他们是怎么找到那个地方的?”

南任浩说:“听段寒令说他们收买了警察内部的人,连英国的警方都给贿赂了,不过你放心,那个人已经被找出来了,英国警方开除了他,我已经派人查找他的踪迹,恐怕他现在正在东躲西藏呢,等找到了他,一定带到你面前,让你亲手结束了他,替伯父伯母报仇。”

其实,做他们黑帮这一行,死亡是早晚要面对的事情,只是齐冠天一下的接受不了,死了太多的人,他的双亲,还有他的爱人,还有他亲爱的家人。

“既然英国那边出了岔子,那我们暂时把生意挪到内地吧,任浩和瑞田你们去英国,把那边的事情处理一下,这边我来开始吧,新的公司上市,总要准备一下才好。”齐冠天思考片刻说道。

事情已经发生,一切都不能重来,大仇已报,总得走下去,不为他自己,至少还要为他的一帮兄弟考虑一下。

一年后,阳光以一个外资公司的名义,在深圳上市了。

而在齐冠天刚刚醒来的同时,英国布莱顿的海边别墅里,一个中年人面对大海,思绪万千,齐冠天,这一切只是开始,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命大。

想到这里,他扭头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儿一眼,都是这个傻女儿,如果不是她护着他,恐怕他已经死了,如今自己却躺在床上,容貌尽毁,生死不知。

此时的安妮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这个中年人,拨通电话,吩咐道:“给我联系到齐冠天,告诉他,他女朋友还活着,让他一个人来领人。”

先得到消息的是瑞田,他并未把这个消息告诉齐冠天,带着两个手下,直接飞到英国,来到一艘游艇里。

“是你?”看到对方,瑞田惊讶起来。

那个中年人,冷笑一声道:“还以为齐冠天这个家伙能自己来呢?没想到却派了你来,既然知道了秘密,那我还能让你回去么?”

瑞田在游艇中和那人的手下火拼起来。

齐冠天正在看新闻,突然,南任浩慌慌张张跑来说道:“丽琼,手下的人说瑞田自己去英国了。据说是为了一个女人,你看我们要不要派人跟去。”

齐冠天毫不犹豫道:“那他肯定遇到为难的事情,怕给兄弟们添麻烦,我们去找他。”

齐冠天带着手下前去时,火拼正如火如荼,齐冠天派快艇包围游艇,一轮枪战后,游艇眼看就要沉了,齐冠天带着南任浩跳到游艇里找瑞田。

游艇里,歪七扭八躺了很多尸体,可是到处找都没找到瑞田,却在卧室里发现一具半死不活的女人,还打着点滴。

齐冠天猜测瑞田怕是因为这个女人才来了,于是让南任浩把人抱到了游艇上。

齐冠天正在着急没有找到瑞田时,手下的人惊叫起来,“看,瑞田在海里。”

接着就有人跳到海里把瑞田给捞上来。

在送医院的路上,瑞田一直没醒,身上已经挨了好几枪,齐冠天怕他是凶多吉少,怕他有什么临终遗言没办,一直守在他身边。

果然,医院抢救无果,瑞田死去。

这时,同样被送到医院的安妮,却醒了过来。

她的脸被纱布包着,只留一双眼睛在外面,齐冠天来到她身边,有种熟悉和陌生的感觉,只见这个女人用一种很陌生和戒备的目光看着他。

齐冠天不由得放低了声音问道:“你是谁?你记得瑞田么?”

躺在床上的女人,轻轻的摇摇头,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刚醒来,已经很累了。

医生赶紧给她做了全身的检查,齐冠天在外等待。

忽然,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来到医院里,找到医生,说是躺在病床的女人的哥哥。

齐冠天赶紧拦着他,不客气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证明你是他的哥哥。”

那个黑衣人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笑的阳光灿烂的女孩,看年龄不过十七八岁。

可是病床上的女孩脸上缠着纱布,并不能辨认。

那个黑衣人说道:“我妹妹前不久无缘无故被人绑架,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她交了一个黑帮的男朋友,直到不久前,我才接到一个莫名的电话,说要来医院里接我妹妹,你问我为什么,我他妈还要问你呢?我好好的妹妹怎么会从深圳来到英国?”

南任浩和齐冠天对看一眼,心里都想到,怕这个女孩是瑞田刚交的女朋友,却被仇人绑架了,瑞田肯定想只身一人把人救出,然后让哥哥把人领走。

这个时候,护士也开始给女孩换药,慢慢揭开的面纱下,和照片一模一样的脸庞,齐冠天再也不能怀疑,和南任浩一起离开了。

后来,知道真相的齐冠天懊悔不已,如果他仔细看看,掰开那个女孩的手心,会发现齐冠天送给安妮的订婚戒指,一直在那个女孩手中握着,一直,握了一个月。

缘分就这么擦肩而过,知道真相的齐冠天为自己的粗心懊恼不已,这是后话!

那个中年人不费吹灰之力,再次把安妮从齐冠天的手中要了回来,黑衣人看着齐冠天和南任浩远远的离去,才对医生说道:“医生,我要转院。”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