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另一种心碎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爱你是另一种心碎

爱你是另一种心碎

爱你是另一种心碎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蚊子小姐

时间:2019-09-16 17:06

评语:

标签:

一个是初生的牛犊,浑身的精气神没地释放;一个是深闺的怨妇,干涸的土地无人灌溉,这一次二人激撞在一起,那就好比犁子遇到了良田,不一番撒欢哪能结束?

<

001看电影

晚风拂过绿油油的苞米地,越过蜿蜒的小河,带着庄稼的清香以及丝丝清凉,吹向四围临河的徐家湾。

粼粼波光闪动,村中橘黄色的灯光也随着流水而流动。“呱呱”的蛙声与“知了知了”的蝉鸣此起彼伏,并不时传来油蛉的叫声,虽然热闹,但仍然流露出属于乡村特有的宁静。

“吱呀”

一道院门打开的声音传来,打破徐家湾宁静的夜。

接着哐啷一声,又传来院门关上的声音。银色的月光下,走出一个模样俊俏的半大小伙子,叫徐小天,趁着夜色,悄无声息地摸到了孤园中守着活寡,陈婶的院子。

“哪个?”院里传来女人清脆的声音,青春而又有活力。

“你说哪个,除了俺,难道还有其他野男人?”

徐小天调笑着,关上院门,一个箭步就把还没有缓过神来的女人抱在了怀里,一股淡淡的幽香飘进鼻子里,十分的舒服。

陈婶看清原来是徐小天,娇笑一声,伏在徐小天的怀里,小手轻轻地按着结实的胸膛,柔柔地画着圈,娇声说:

“去你的,你个死鬼!走路怎么一点儿声都没有,吓死老娘了快!”

边说边夸张地挤压着徐小天青春的身体,压迫得徐小天火烧火燎。

徐小天看了看怀里一脸笑意的女人,名叫陈雪芳,按照村里的辈份,徐小天管她叫婶,可她也才二十岁而已。

水灵灵的脸蛋,吹弹可破,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又大又亮,瓜子脸,两边两个小酒窝,年轻漂亮。虽然与其他乡村妇女一样下地干活,但皮肤水灵灵的,像城里人,身上总是有一股幽幽清香。

“不这样,难道还要弄得全村人都晓得我徐小天今儿个爬你的床?”徐小天一双手不客气地游走在陈雪芳光滑的身体上。

“讨厌。”陈雪芳捶了捶徐小天,仰着脸俏皮地问:“唉,富贵叔咋舍得把你这个宝贝儿子放出来了?”

“他们在干仗呢,俺也不小了,待在家里不方便不是嘛,俺说到李家道看电影,老两口也就没拦着。”

说话的同时,一双眼睛也没闲着,直直盯着陈雪芳胸部。

雪白的胸脯暴露在徐小天的眼里,藕绿色的胸罩,紧紧地包裹硕大的软肉,随着陈雪芳越来越紧促的呼吸,一颤一颤,挑动着徐小天的神经。

“干仗?”陈雪芳愣了愣,但很快就明白了徐小天的意思,脸上飞过一抹红晕,低着头,声音也低了,“小兔崽子又给富贵叔抓河鲜了?”

“那当然,要不然,哪能跑出来看电影。”徐小天得寸进尺,伸出手就要解陈雪芳薄薄的衬衣。

“看电影咋还看到俺家了呢?”陈雪芳调笑。

“那当然是想干仗了。”徐小天哈哈一笑,抱紧了陈雪芳。

陈雪芳扭了扭身子,挣脱开徐小天的怀抱,羞红着脸,“别,别,干仗到屋里…”

说完,就走向堂屋。

陈雪芳上身穿了件薄薄的衬衣,仅仅能够遮住小肮,下面除了一条可爱的小内裤之外,不着一丝片缕,一双苗条的腿完全暴露在徐小天的眼睛里。

陈雪芳走得不急,但身子一动,衬衣的下摆就随着摆动,露出只穿着一条粉色小内裤的屁股,一摇一摆,冲击着徐小天的神经。

“咕咚”一声,徐小天咽了口唾沫,快步跟上前去。

进了屋,两人干柴遇烈火,很快就抱在了一起,徐小天满头大汗,陈雪芳娇喘连连,亲了小半天,传来陈雪芳郁闷的声音:

“咋解不开呢,你这咋系的啊?”

陈雪芳正火急火燎,哪晓得正关键的时候,徐小天的皮带出了问题,就是解不开,越急,越乱,越解不开。

徐小天贼贼地笑了笑,摸了一把酥胸,“还是俺自己来吧,你好好享受就是了。”

抹了一把汗,解开了皮带,不管其他,抱着陈雪芳就要啪啪啪。

陈雪芳媚眼如丝,一脸期待地等待即将而来的暴风雨,可是等了半天,只感觉到手忙脚乱,可是却没有进入的感觉,皱眉道:

“你瓜娃子欺负了那么多女娃,原来还是个雏,还是姐姐来吧。”

说着,一把把徐小天拉倒在了身上。一股香气扑来,徐小天才感觉到肉体与肉体紧紧相拥的时候,要比隔着一层衣服舒坦得多了。

陈雪芳一双小手抚着徐小天的背部,撩拨得徐小天脸红脖子粗的,就希望把他带进去,享受一把,可等了小半天,除了一直摸着他的背以外,陈雪芳没有其他的动作,不由得问:

“看你平时会的那么多,不会也是雏吧?”

“义民小时候受过伤,那家伙软得跟面条似的,哪能…”陈雪芳羞红着脸。

陈雪芳跟徐义民结婚的时候,乡里乡亲就传言他们婚姻长久不了,因为徐义民身患隐疾,那时候徐小天还不懂是啥隐疾,会影响到两个人的婚姻。

现在经陈雪芳一提醒,倒反映过来,也怪不得徐义民结婚的第二天,就背着行礼打工去了,三年来没有回过一次家,原来不是个真正的男人,满足不了女人的需求。

陈雪芳还是个雏,再看陈雪芳娇羞的样子,跟刚嫁的姑娘似的,徐小天就笑了,摸了一把陈雪芳滚烫的身子,

“录像看过没,咱们就学人家录像上那么来。”

说着,一双手就在陈雪芳的身上游移起来,关键部位更是得到了重点照顾,虽然手法生疏,不像一些老手技术那么丰富,但还是把陈雪芳挑逗得兴致高昂。

陈雪芳经此一逗弄,哪里还受得了,身体紧绷,等着徐小天的抚弄,谁知这时院门却“呯呯”地响了起来。

“谁啊?”正在兴头上的陈雪芳停止了动作,推了推徐小天,不高兴喊道。

“呯呯呯…”

没有人回话,只是又传来了更加急促的声音,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

“哪个狗日的没事敲老娘的门,以为老娘一个人好欺负了是吧?”陈雪芳的声音很高,顿时惹起了一片“汪汪”的狗吠声,整个村子也被惊动。

但那敲门声仍然很固执地响着,倒不像什么毛贼。

陈雪芳一惊,担心其他人撞见他们的事,催促徐小天赶紧穿衣服,她自己也麻利地穿起了衣服,整了整装,顿时整个人正经了起来,一点儿风骚劲儿都没有。

推开堂屋门,示意徐小天藏在门后,随时准备溜走,挽了挽头发,径直走向院门。院门一开,“嗖”的一声一道人影蹿了进来,二话不说,关上院门。

陈雪芳一惊,吓得缩着身子,还以为遇到了毛贼。抬眼一看,哪里是什么毛贼,而是村里的后生李家俊,正色眯眯地盯着她青春的身子,下意识拉了拉衣服问:

“这不是高材生嘛,哪阵风把你小子吹到俺家来了啊?”

李家俊并没有理会陈雪芳,猛的蹿了过来。

陈雪芳还没有反映过来,就被李家俊一把抱在了怀里,有些害怕地问:“你,你想干嘛!”

“不想被人知道你们爬墙的事,就大声地叫,让乡里乡亲都知道你们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徐小天就在你床上!”

陈雪芳寒着脸,没想到她与徐小天这么隐秘的事竟然被李家俊知道的一清二楚,咬了咬嘴唇,压低声音问:

“你想咋的?”

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李家俊只是觊觎美色。双手用力地分着李家俊抓着自己的手,一双脚噔着地面,蹬的地上的碎树叶“哗啦哗啦”响,想要惊动躲在屋里的徐小天。

“不咋!”李家俊阴阴一笑,一只手托着陈雪芳的身子,一只手慢慢解着陈雪芳的上衣纽扣,啧啧出声,十分激动,不紧不慢地说:“徐小天咋的,我李家俊就咋的,如果不同意,大不了,大声地叫出来。”

说着,压低嘴唇就要亲向陈雪芳青春美丽的身体。

堂屋里的徐小天,担心与陈雪芳的事被人撞破,大气不敢出地躲在门后,等着机会溜出去。

可是等了小半天,只听见院子里传来很低的说话声,扑腾扑腾的声音,还有树叶哗啦哗啦的响声,却没有听见关门的声音,也没见人进来,就起了疑心,如果是一些熟人断不会是这般动静。

探了探头,看向院子,正好看见李家俊抱着陈雪芳正要亲上去,不由得脑门火起,捡起一块坷垃,瞄准李家俊就砸了过去。

“啊”

李家俊松开抱着的陈雪芳,捂着脸,蹲了下来。

徐小天不像武侠小说中那么神乎其神,但刚才那一记土坷垃,却说巧不巧的擦着李家俊要亲下来的嘴砸了过去,又是含怒而发,只一下就破了皮。

“徐小天,我跟你没完!”李家俊冷冷看向堂屋,认定了背后使阴招的就是徐小天,但他也不敢大喊出声。

不是村里的其他乡亲,只是被他欺负惯了的书呆子李家俊。徐小天一点儿也不怕了,索性也不藏了,走出堂屋,扶着受了惊吓的陈雪芳,旁若无人地撩了撩了她的头发,为她系上纽扣,却连看一眼蹲在地上的李家俊也没有。

002欺负的就是你

“什么?跟老子没完?少他娘的装大尾巴狼,有蛋子儿就没完一个给老子瞧瞧!”

李家俊开学正上高三,不说品行咋样,至少学习方面甩徐小天几里地。

他比徐小天大那么个一岁,但身体既没有徐小天高,也没有常干农活的徐小天结实,经常被徐小天欺负来欺负去。

徐小天让他赶狗,他不敢逗鸡。可徐小天就想不通了,李家俊这小子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想女人竟然想到了徐小天的头上。

李家俊身子一哆嗦,但想到如今徐小天有把柄在他手里,哪里还怕他,挺了挺胸板,说:

“今天陈雪芳要是不陪我李家俊睡一觉,俺就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抖出去,让村里的大爷大娘都晓得你们的丑事!”

陈雪芳一听慌了,正所谓寡妇门前事非多,没有的事都能传得有模有样,真被抖了出来,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吓得一双小手不由的抓紧了徐小天的手。

徐小天拍了拍陈雪芳,安抚好她的情绪,取出一包烟,点着抽了一口,冲着李家俊喷了一个烟圈,没事儿人似的说: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