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处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原点处

原点处

原点处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梓轩

时间:2019-09-16 16:46

评语:

顾冰离开了,他给周扬留下一封信,等有一天,我从原点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我会回来的。

<

“顾冰,刚刚的那段录音再来一遍,这边声音调试出了点问题。”“哦,好的。”顾冰坐在录音棚里,右手食指扣住拇指,朝外面的导演比划着一个OK的手势。屋内屋外的两个人都会心的笑了,似乎忘记周围在场的别的工作人员。坐录音棚外面最中间戴耳机听录音效果的是导演,他叫韩哲,是顾冰最好的搭档,从大学开始他们就在一起合作,到现在总共也有七八年时间了,所以他们之间默契的配合是无人能及的。电台因此破例给他们开了一档栏目,让这两个年轻人自己去发展。起初韩哲在大学是学的摄影,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转到了播持系,成为顾冰的同班。每次顾冰问韩哲当年转系的原因时,韩哲都万分得意的说,是因为自己聪明,一年就把摄影方面的学问都钻研透了,没东西可学。顾冰姑且就相信他了,她不像别的女孩喜欢把时间花在这种无聊问题上面。在韩哲来顾冰班上之前,顾冰的专业成绩并不出色,她和很多同学搭档过,可是每次都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这对要强的顾冰来说无疑是最大的遗憾。直到后来和韩哲来了,她大学的遗憾才从此结束。起初他们是作为台前最好的主持拍档,顾冰气质稳重,韩哲幽默诙谐,中西结合的台风很受全校欢迎,后来一次节目大概是因为缺摄像,韩哲就主动担当了老本行职位,开始慢慢就从台前走向幕后,成为顾冰每一场主持的导演。刚开始一个人主持顾冰并不习惯,还是韩哲慢慢引导,顾冰才又勇敢的登上台去的。顾冰和韩哲从来关系就好,但唯一让众人不解的是默契了这么多年,他俩却依然只有单纯的工作关系。“OK,今天的录音就这样。可以了,明天我们到演播厅继续录。”韩哲透过录音棚的玻璃冲里面的笑,顾冰显得没有精神,很缓慢的摘头上的耳机,眼神没有一点光泽。抬头望望玻璃外面墙上的挂钟,时针又已经指到了新旧分隔的12上面,顾冰疲惫的走出录音棚,边从椅子上提包,边仰天打着哈欠。“大家一起吃点宵夜再回家睡觉吧。”“韩哥,我们都累死了,哪儿还想吃啊,还是直接回家睡觉吧。明天几点钟录。”“下午3点。”“好,那我就一觉睡到2点半,留半个小时坐车。”“你小子……”“韩哥,冰姐,走啦。”“好,你们明天别迟到啊。”韩哲靠在椅背上,冲他们离开的那条路径喊,空空旷旷听到几声恐怖的回音。“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不用那么叮嘱。”顾冰边穿戴围脖边说,“难说,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的孩子责任心都不强,一觉就能把工作给睡过去。”“省省吧,你怎么就像个老爹似的,好像已经工作了几十年。拜托,咱们和他们是一代的,所以怎么也应该有点信任吧。”“好好好,好久不上台了这嘴皮子也说不过你了,算你赢一回。”韩哲坐在中间椅子上,看着一本正经的顾冰,摇着头笑。看顾冰戴好手套,韩哲问,“到哪儿吃点宵夜去。”“不去了,这两天都太累,想好好回家睡一觉。”顾冰边说边看看录音棚周围一片漆黑的环境,也是这些日子来,忙录节目顾冰几乎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在整个工作组中也是数一数二工作时间最长的人物。这样大的工作压力,工作强度,一个男孩都很难承受住,何况是这样一个较弱女子呢。“好吧,那我送你回去,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说着,拿起椅背上搭着的外套就往身上套,“人老珠黄了,哪儿还有什么不放心啊。”顾冰关录音棚里仅剩的一盏灯说。“顾冰同学,你看看你,不是我说你了吧,刚还说自己和那群小孩是一代,现在又说自己人老珠黄了,你说你是不是自相矛盾啊。”顾冰没有回答,只是很无奈的笑了笑。“你真不陪我吃点夜宵啊,咱们可都一天没吃饭了。”韩哲转过头对副驾驶上的顾冰说。“我真的好可怜啊,一大把年纪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到晚上吃宵夜还连个陪我的朋友都没有,顾冰你可不能这样绝啊。”她靠在座椅上,脑袋微微的转了个小小的角度,艰难的睁开眼睛,“你没女朋友能赖我啊,不要总把这事推我身上,明天就放你一天假自己去找去。烦死了。”闭上眼睛,转过头又睡了。车窗外不知哪儿来的一阵强光像利剑一样向他们这刺来,这辆车已经静静的停在这里好长一段时间。她太阳穴轻轻的抽动几下,睁开眼睛,看见韩哲坐在驾驶位置上睡着了,前面驾驶台上还放着一袋快餐。顾冰静静的坐着,看熟睡的他。那是他们的青春,是他们的记忆,顾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再也不能这样近的看他,什么时候他们再也做不了好搭档。迎面而来的另一辆车带着利剑般的光和刺耳的叫声,惊醒了宁静的一切。“你醒了,怎么都不叫我。”韩哲揉眼睛转脸问顾冰。“我也刚醒,我上去了。”说着已经打开车门,“唉,等等,这个,带上去吃吧。”韩哲把汉堡递给顾冰,她愣住了,“你不是闹饿吗,你自己留着吃吧。我家里还有几箱泡面。”“女孩子少吃泡面,叫你拿着你就拿着。”把一袋快餐往顾冰手里一塞开着车就跑了。看韩哲跑远的车,顾冰无奈的笑,风衣里搜出手机再看看时间,现在已经凌晨3点了。她心里想,这真是个要命的工作,都觉得媒体工作者是最光鲜亮丽的,可谁又知道这背后是由多少个通宵的日日夜夜构成的。她在台前,所以她的付出都还有人看到,那些真正幕后的工作者就没有这般幸运了。想着顾冰替他们叹了口气。此时她也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进门,趁着落地窗透进来的月光,也不开灯,脱下风衣,踢开高跟鞋,把围脖往沙发上一掷,直直的朝卧室进去。因为太累,躺在床上没两分钟顾冰就睡着了。空空的房间安静的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和仅剩一点的微弱月光。懒猪起床、懒猪起床……如果没有闹铃的呼叫,顾冰绝对不会醒来,她多么希望自己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睡上几天几夜。“顾冰,起床没,提早点过来化妆记着。”“我已经起来了,刷牙呢,马上过来,不会迟到的。放心,我你还信不过。”“不是信不过,呵呵,其实是想让你早点过来商量点事。”“我就知道你找我准没好事。”顾冰边敷脸边说。“再等半小时我到。”面膜顾冰很少敷,只是昨晚熬夜眼袋太重,早上起来眼睛也水肿的厉害,想着今天还要出境,就不得不敷上一张。要平时顾冰就是闲死肿成一头大象也不会用的,所以同事们都说台上台下的顾冰就不是一个人。简直就是一个干练美女主播与邋遢家居女的鲜明对比。“挤死我了,今天公交好多人。”“冰姐,有车不开挤公交,你有毛病吧。”“这不是为了找点生活素材吗。”“没人认出你来吧”旁边一个年轻孩子看着她半带玩笑的问。“我觉得我素颜也挺好看的啊。”边说边往化妆台的镜子前面凑,一手抚水肿的眼睛。化妆师背着包进来了,不是他那声谄媚的“亲爱的”,估计大家都不会知道他来了。“小美人,来我看看。”化妆师是个男人,学化妆多年之后就变得有些不伦不类了。他把顾冰转过来正面对自己,“天呐,亲爱的,你眼睛怎么都肿成这个样子了。昨晚又熬夜了吧。”没等顾冰回答,他继续说。“冰啊,女人要对自己好点,特别向你这种搞台前的,靠的就是你这张脸了。”听到这话,顾冰显然有些不高兴,脸瞬间就沉下来。这么多年了,自己最厌烦的就是别人说搞台前的是靠脸吃饭。也许别人是这样,但自己一定不是这样,她极力想改变这种说法。“顾冰,这是今天的主持内容,你看看。”韩哲走过来,把一沓稿子递到她手里。“早点录完早解放。”韩哲正对着正在被化妆的顾冰,靠在化妆台边说。“今天是有什么约会吧,着急成那样。告诉你啊,管你有多着急的约会,先把工作做好才准走。”“是,领导。”韩哲笑着应到,整个化妆间的人都笑了起来。“说正事,你不是有是要来和我商量的吗,什么事。”“这事啊,现在不方便,录完咱俩私下再说。”“韩哥,你什么时候变这么羞涩了,不都说搞播持的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脸吗,你怎么都给忘本了。”韩哲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手甩过去打在那个年轻男同事脑袋上。“去你的,给我干活去,机位都调好了吗。跑来瞎掰,走走走。”说着把那个男孩往外面推,自己也跟着出去了。化妆间里只剩下顾冰和那位姓刘的化妆师。“看来你俩还真有一腿啊”“Mr刘,你好好化妆吧。还赶着录节目呢。”顾冰厌烦的根本不想在这类问题上多费口舌。但她心里已经猜到,这次韩哲要自己帮忙的肯定是件私事,帮吧,反正好朋友之间帮点忙也没什么。这么多年都是韩哲在帮自己,有时候真的觉得对不住他。还记得大学刚和韩哲合作的那会儿,青涩的站在台上多说会儿话就不好意思,经常被专业老师骂。所有人说自己不行,只有韩哲是永远站在自己这一方。那次,回课本来背的滚瓜烂熟可是一站到台上,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两腿就不由自主的哆嗦,心里更是有团火焰不断的往上冒,那还知道该说什么。“顾冰,你看看你回的是什么啊。”老师把一叠的资料往前面的桌子上一甩,背靠椅子,看都不想看她一眼。“以后出去别说你是我学生,简直就丢人,谁跟你一组谁倒霉。”看了看我身边的韩哲。“老师,你凭什么这样伤人。顾冰只是紧张,她要克服了紧张谁都比不过她。”说完把手上的朗诵稿一丢,拉着我就跑了。所有人把我俩想当怪物的一样的看着。“你别拽我了,我不想拖累你,你回去吧。”我甩开韩哲的手胡乱大叫。“我本来就是我们班最差的,我也从来就没想过要做主持工作,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静静的写点东西。我根本就不适合站在台前,都是他们逼我……”那天下午在夕阳下我说出了所有的怨言,韩哲就坐在我旁边静静倾听。待我抱怨完一切之后,他告诉我,“顾冰,我学摄影这么多年,我知道你上镜是最好看的。没有什么大不了,考不进中文系,你可以转用嘴皮子来书写另一种不同的人生。我告诉你,这辈子只要你真从事媒体工作了,那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搭档,所以你不要想轻易把我抛下。”这算是一种誓言吗,我觉得是,至少这些年来韩哲都在为这个誓言而做事。“准备好了吗,顾冰”我坐在台前自信是的点点头,台下导播厅韩哲戴着耳机,一脸严肃的盯着转接进去的每一组画面。七年了,时间过得真快,一晃我们已经一起合作七年了。总有一种担心,不知道我们还能否合作到下一个七年。“录的不错,非常棒。小张,你把今天的带子交给后期让他再在字幕上做点处理,明天我交给领导审片。”“行,今天就到这吧,大家幸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同事们都拖着疲惫的身体,拿上各自的行李走了。顾冰还在化妆室自己卸妆。“Mr刘,走了吗。”“嗯,我叫他走的。”顾冰盯着面前这块透亮的镜子,扯下粘在眼皮上的假睫毛。“说吧,让我帮你干嘛呀。”韩哲有些尴尬,走上前来身体靠在化妆台前。言语有些吞吞吐吐,“我妈他们要来我这呆几天,今天晚上8点钟的飞机,我想,想让你和我一起去接下他们。”“啊,这事。”顾冰抬起头望着韩哲,一半边脸还铺满粉底。“不是让我去冒充你女朋友吧,到时候怎么介绍啊。”韩哲把手托在下巴前,“不会,我实话实说,就说咱俩是同事。有你在他们唠叨也会少点的,你就让我有个片刻安静吧。”“我怎么就觉得这是不靠谱,就算你今晚安静了,那以后几天呢。”“以后,以后又再说嘛,再说了咱们过两天不是要到外地去采景吗,又有机会躲了。”说完一脸哀求的看着顾冰。顾冰慈爱的心被这一脸的哀求激发的四处散漫,“好吧,就帮你一次”“你是说8点钟吗,赶快吧,要来不及了。”她放下手中的粉扑,起身准备走。速度快的让韩哲有些跟不上节凑。“是8点钟的飞机吗,怎么还没看见叔叔阿姨啊。”顾冰把手机握在手心,刚刚看时间已经8点半了。“可能飞机误机了,不好意思啊,让你在这陪我等。”“没事,咱俩还说这话。”这时候一大群人开始往外走,韩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一团人。顾冰无趣的四处张望。“爸妈,我在这。”韩哲激动的挥起右手,身体前倾着就快翻进栏杆似的。顾冰朝韩哲挥手的方向望去,半天也没有看到像韩哲爸妈的人,他们混在一堆年轻人里面还真辨不出谁是谁,“叔叔阿姨都好年轻啊。”顾冰感概的说。待两位老人走进之后,顾冰才真正看清他们的庐山真面貌,果真是非常年轻,如果不近看还真看不出是两位老人来。“爸妈,这是顾冰,我们电台的同事,我的老搭档了。”“叔叔,阿姨好。”大家伸出手去握手。好久不见面太激动了,韩哲一个劲儿的跟父母聊,顾冰被冷在一边,“哦,对了,叔叔,阿姨你们行李还没拿吧,我去拿。”顾冰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只听到韩哲妈妈说,“这怎么好意思啊。”“刚刚到站的那班飞机行李是在这拿吗?”顾冰问机场工作人员。“是的,如果不急您可以稍等一会儿吗。现在秩序太乱了。”顾冰站在那里,无聊至极,拿出手机上起网来。在一个喧噪的环境里,即使自己再安静有时候还是会被卷入其中,顾冰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挤得不知换了几个位,这还不要紧,更气人的是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强力,压迫自己把手上的手机也丢了。手机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来不及捡起来,一只男士鞋从它的身上压过,然后一只手将它捡起来,顾冰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的傻傻的,站在那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手机。“你的手机吗?”那个踩了自己手机,又帮忙捡起来的男孩朝自己走过来。一瞬间顾冰变得更呆了,瘦了,瘦好多,但是发型没变,气质也没有变。“我踩了你的手机,给。”顾冰的眼光从手机转向这个男孩,迟疑的伸出右手接过手机。男孩肩上挂着单反,背上还背着个旅行包,走近说,“我去旅行了。”“顾冰,你在这啊。我还到处找你呢,行李拿到了吗。”韩哲走到顾冰和男孩的中间,顺着顾冰的眼神,他转脸朝对面望去。“咦,这不周扬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刚”“你小子,这几年把世界的大好河山都走遍了吧。”说着朝周扬走去,一只手往他的肩上搭。“你俩认识?”韩哲站在对面问顾冰。“不认识啊,刚刚我踩了她的手机。”周扬不屑的说。“是这样吗,顾冰。”顾冰点头,但是脸色并不好看。“顾冰,你别难过哈,我这哥们家里有的是钱,让他赔个新的给你。”“是吧,周扬。”韩哲把脸转向周扬,周扬冷冷的笑了。“韩哲,你们聊吧,我去取行李。”顾冰捏着手机转身就走了。“你女朋友?”“什么女朋友,老搭档。老哥我现在还单着呢,哪像你桃花运是一波接着一波的。”周扬冷冷的笑了,“韩哲,有空咱一起吃顿饭,我现在有事,先走了。手机号还是原来的。”说完转身就走了。顾冰拎着行李看他渐渐远去变小的背影,眼睛始终盯着那个背影。看韩哲过来,顾冰问,“是这些行李吗,我没少拿吧。”韩哲看看,赶忙接过手来。“不少,就这些。”“噢,顾冰刚那哥们性格就是那样,挺冷的,你别介意哈。”顾冰我望着出站门口,“没事”“说实话,要不是他那孤傲的性格,就他那长相,早就应该有个稳定的女朋友了。”韩哲叹口气继续说,“追他的女孩倒是不少,多半都相处一段时间就分手了。这兄弟呀,就是太有钱,家里给惯的,总以自我为中心,一点不知道顾及周围人,你说哪个女孩子愿意呀。”顾冰转过脸来,“得了吧,分析别人的问题头头是道的,你自己呢。”这话说得韩哲不好意思了,挠挠头,“唉,我爸妈在那边吧。”把话题岔开。从机场出来到韩哲家又经过一个多小时,到韩哲家时已经10点钟了。顾冰帮着把行李拿上楼,又坐了一会儿,方才离开。“叔叔,阿姨你们好好休息吧,我明天早上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有什么不方便的给我打电话。”韩哲的父母看到顾冰满意的直点头,“好孩子,改天阿姨给你做我的拿手好菜,到时候过来吃饭。”扭过头正想对韩哲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走上前来开始穿外套了。“走,我送你。”“不用了,你好好陪陪叔叔阿姨吧。”“大晚上的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说着已经把鞋套在了脚上。父母都开心的看着这对年轻人笑。弄得顾冰有些不好意思了。一路上顾冰都在抱怨,“韩哲,我怎么觉得叔叔阿姨对咱俩有点误会啊。你回去可千万得解释清楚啊。”韩哲偶尔顽皮的冲顾冰笑笑,“是,领导。”“对,顾冰,明天你是要到台里开会吧。把咱们缺专业摄像的事和领导说说吧,不然过两天的外景我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韩哲一本正经的说。“嗯,我也打算提提这事的。咱俩又想到一块去了。”顾冰看着前方的霓虹灯,一盏盏从自己眼前闪过,就像再也回不去的青葱岁月一样,也许人的一辈子就是这么转瞬即逝。她想把今天在机场的一切都纳入她的日记本中,但似乎又没有什么好写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决绝。第二天,台里领导开完会,顾冰就给韩哲打电话。“咱们栏目缺专业摄影的事,领导说可以考虑,但是一定要保证收视率还是全台第一。”“没问题,有你这么负责的年轻美女栏目主任,再加上我这个科班出身的摄影导演,还愁什么,第一肯定是咱们的。”“你能别这么‘不要脸吗’”“呵呵,又拿这句话开涮我,哦,对了,一会儿我妈做饭,我来接你。”“行,我到学校去听会儿课再来,你一会儿到这边来接我。”高考虽然没有如愿考进中文系,但顾冰始终没有放弃自己对这个梦想的执着。大四毕业本来打算考汉语言专业,继续读研,可是家里经济条件实在不允许顾冰再有这样奢侈的举动,所以她只得选择边工作边读研。今年是她考上研究生的第一年,也是他继续学习的第一年。工作和学习成为她必须要去平衡的一对矛盾。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内心是那么的纯净,这里的一切都是最纯净的。爱情也是。看着一对对情侣手拉手从自己身边走过,顾冰嗅到关于他们身上幸福的味道。如果时间可以倒流,那么我会选择在大学和他谈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不论结果怎样,我都要爱一场。她心理想着,眼睛久久停留在那情侣身上。那是一种带几份羡慕的眼神。叮叮叮……手机铃声把顾冰带回现实。“我在南门,你快出来吧。”回不去了,就算回去,我还能大胆的告诉他吗。她心里想着,无奈的望着天蓝的苍穹摇摇头,“马上到”挂掉手上的电话。“每次走进大学都好有感觉。一种关于青春的悸动吧,太多的回忆,也太多的遗憾。”韩哲坐旁边看着煽情的顾冰,一脸茫然。“当然,和你相识是我最大的荣幸。”顾冰对韩哲说,他的表情这才正常化。韩哲母亲是好客的人,见顾冰到来一个劲的往他碗里加菜,让她多吃点。“姑娘,上次那么大晚上来接我们老两口真是不好意思。叔叔阿姨也没啥好感激你的,就随便做了点家常菜,也不知合不合你口味。”“挺好吃的,阿姨,您别见外,我和韩哲朋友这么多年了,平时都是他帮我忙,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所以这次也是应该的。”“行,那就不说了,多吃点。”边说又往顾冰碗里挑了一大块肉,好不容易吃下去的小山又堆了上来。顾冰无奈的望着对面的韩哲,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只听韩哲说:好,那一会儿见,哪儿个酒吧。之类的话,顾冰估计他一会是有约,吃得更快了。“谁打的呀?”阿姨着急的问。“以前大学同寝室一个哥们,好就没见面了,叫我一会儿出去聚聚。”听是个男同学,阿姨松了口气,侧过脸微笑着看着顾冰,潜台词好像是说,我帮你问清楚了,不是别的女人。顾冰被这突如其来的笑搞的有些不知所措,尴尬的低头吃饭。韩哲看出其中的蹊跷,赶忙说。“顾冰,咱一会儿一起去吧。那哥们你应该也认识,就是上次机场见到的那个。”顾冰突然停下手上一切动作,定住。“算了吧,不太熟,还是不去了。”“去嘛,也算为工作,这哥们也搞摄影,拍得还不错,咱部门不刚缺个这样的人才吗。以后咱忙不过来了叫他过来帮帮忙总是可以的呀”“是啊,多结交点圈内人总是好的。”不怎么言语的叔叔也开口了,顾冰没再回绝的勇气,她内心似乎也隐隐有一线希望。到KTV,周扬已经坐在包间里了。他们一起一定干过很多事情,不然一个“老地方”韩哲怎么就准确无误的找到呢,男人之间的兄弟情。顾冰边走边想,时不时还好奇的看看这里的环境。很快就来到周扬订下的包间,这就是他们经常聚会的地方吗,在这里他们都谈论过些什么,又是否谈论过我呢。“周扬,看来咱们兄弟之间的默契还在哈,我刚还在想如果不是这个地方,我就到下个基地去了。”周扬见韩哲和顾冰进来没有任何姿势的改变,依然很享受的靠在包间沙发上,“刚是想过在那边的,只是一瞬间觉得还是这里比较有感觉些。”韩哲看到周扬惊异的看门口站着的顾冰,“瞧我这记性,不过你俩应该也认识了吧,”这句话一放出来,周扬和顾冰都紧张了一下,“上次机场手机,你把人家的手机踩坏了。呵呵,你们互报姓名,就算是认识了吧。”说完韩哲就坐到点歌机前点歌,偶尔看看这两个朋友。听韩哲这样一说,周扬立刻站起来,坦然的走到包间门口,冲顾冰介绍“周扬。”顾冰见周扬这样,也显出十万分的冷淡,“顾冰”然后就直直的走到韩哲身边,感觉很开心的点歌。“你小子,把世界各地的风光拍够了吧,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出本摄影集啊。”见顾冰对点歌感兴趣,韩哲凑到周扬身边叙起旧来。“还记的咱们大一那会儿每星期都到这来玩,有时候半夜翻墙还出来玩。”“说句实话,你小子的第一个女朋友是不是这里交到的。”包间没有人唱歌,隔音效果太烂了,还是韩哲的语调太高,周扬看到斜对面的顾冰瞬间停下了手上的活,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胡乱的选了一首。周扬没有回答,把酒瓶放在嘴间,呷一口,笑了。“就知道你最不老实,有啥事都不说,当不当是兄弟啊。”“这两年到处跑,应该也结识不少女孩吧。现在有稳定的吗”“呵呵”周扬冷笑两声。“是哥们,今天咱们就静静的喝会儿酒,这些事不想谈。”说完就叫服务员要加啤酒。韩哲尴尬了,没再说下去,转过来和顾冰说话。“顾冰,你点那么多能唱完吗,我可不记得你是麦霸。以前聚会K歌,你不是死活不唱的吗”“我替你点的行吧,话多”顾冰的回答更是让韩哲尴尬,他喝下满满一杯啤酒,拿起话筒就吼起来,顾冰和周扬坐在他的两边,一言不发。激情澎湃的唱完一首歌,气氛缓和不少,周扬也不知多少杯酒下了肚。“喝一杯”绕过韩哲,周扬把杯子递到顾冰面前,她狠狠的抬头盯着他的眼睛,看也不看桌上的酒杯里的酒有多满,就随便抓了一个起来往周扬的玻璃杯上碰,没等这两个男人反应,一杯酒已经下肚了。周扬喝下他手上的这杯酒,拍着空杯子叫好。“美女,豪气。”转过脸对韩哲说,“韩哥,你确定这位不是你女朋友。”韩哲有些羞涩,“别乱说啊,我们是老搭档。大家都还单着”“搭档,是大四那年我帮你们录毕业作品的那一个吗。”周扬小声的只有自己能听见。“既然这样,我可以追她吗”周扬突然很大声的冲韩哲吼起来,顾冰放酒杯的手呆住了。包间的气氛分外凝重,时间也像是为这句话特意禁锢了几秒。而打破这一切的是一个突然闯进包间的陌生女子。“周扬,你又要追谁了,你不是要对我负责的吗,怎么能这样。”女孩娇嗲的走进来质问周扬,一只手紧紧拽者他的一只胳膊。“亲爱的,别哭别哭,我怎么会抛下你不管呢,我只是帮这哥们追女孩。”说完得意的看看韩哲,然后把女孩拥入怀中,很自然的给了她一个吻,他们站在包间中央,毫不介意的现场直播。“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目前的女朋友,毛倩。这位是我大学好哥们,韩哲。这位……”没等周扬说出口,那个偎依在他怀里的女孩就指着韩哲兴奋的叫起来。“哦,是他女朋友。”顾冰被这荒唐的行为与语言气到极点,有一瞬间她幸福过,但现在的一切只能让她更加憎恨眼前的这个男人,一辈子,永远……现在她准备去抓起韩哲刚开的那瓶啤酒,往自己肚里拼命的灌,然后把瓶子狠狠的摔在这对男女面前,拎起包大方的走出去。顾冰想好了一切,可最后还是被自己的理智阻止了。“你不能喝太多酒,对嗓子不好。”韩哲拽下顾冰手里的那瓶酒。“我有些累了,你们玩吧。”没有设想好的一切前奏,顾冰拎起包包就走了。韩哲没有出来,他还在和这位昔日的大学好哥们叙旧。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让顾冰心痛,她不知道自己是擦拭了多少回眼泪才艰难的把这一段经历记录下来,难道周扬留给她的就永远只有伤心痛苦的记忆吗。夜深了,顾冰坐在椅子上,抱着双腿思考着。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现代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都市小说 女生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想看最全面最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都来一叶文学网!不管是狗粮满满,还是虐恋情深,不管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更不管是污力滔...

查看更多>
好看的小说
好看的小说

提供起点小说阅读网、创世中文网、久阅小说网、等各类的小说推荐,帮助您方便快捷的找到最好看、热门的小说大全

查看更多>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这里是一个钢筋水泥的都市,充满了各种诱惑,霸道总裁、香艳御姐、萝莉清新让你身临其镜,欲罢不能。有落魄少女奋发图强成功逆袭...

查看更多>
女生小说
女生小说

这里提供符合大部分女性的口味,以女性为经验主体、思维主体、审美主体和言说主体的文学。包括了言情,耽美、同人、女尊、穿越、...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