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情缘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花想情缘录

花想情缘录

花想情缘录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单小亮

时间:2019-09-16 16:28

评语:

航海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总统套间里。 少女宁佩望着镜子里面自己婀娜多姿的青春胴体,有些痴迷。她深处自己的手,爱怜的对着镜子抚摸自己丰满的双峰和小蛮腰,以及那细长笔直的大腿,如同在抚摸一件艺术品,这是她的心中却有一个想法:老色狼,你要征服我,没那么简单!

<

航海市是我国中西部地区的一个中小城市,有两百九十多万居民,是一个历史沉淀和文化氛围浓厚的古城,和沿海地区的发达城市比较起来,这里有些落后。没有那么急急忙忙的

步伐和喧闹,多了一些闲适和安逸。

又临四年一次的市级领导班子的换届选举了,这对于领导班子来说的确是一件大事,但是大部分的市民对此毫无想法。他们一直是对自己的领导和政府保持充分信任的。再说在老市委书记田丰,特别是年轻有为的市长薛鹏的在职期间,对产业结构的调整进行了大范围的进行,并且添加了现代化的管理理念,注重民生事业和不可再生资源的循环利用,关了部分污染企业和用电大户,这些举措使得航海市的经济得到大幅度的增长。

薛鹏是省里面的红人,曾经是作为改革的先锋人物得到党中央领导人的接见与嘉奖,他的名字也常常出现在国内的报刊杂志上,是航海市民心中的标兵和榜样。

立恒公司是一家大型国有控股公司,它建立于1941年,是当年入侵的日本鬼子建立的。后来解放后改革为国有公司,曾经为我国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薛鹏就是从这里开始起步,由一个最平凡的工人到厂长,最后坐到了市领导的岗位上。从上任开始,他在市内大行改革,作风雷厉风行,毅然关闭了这家用电污染大户。这样的举措曾经在市内引起惊涛骇浪,有赞扬的也有责骂声,工人们示威游行甚至集体卧轨,尽管过去很久了,但是仍然在人们的心里挥之不去。

晚上的风吹在人们脸上,让人们感觉心身愉悦。在立恒公司员工生活区的外面的马路边,两条长长的地摊上摆满了商贩们的物品们。职工们谨慎的选购着。对于拿着城市最低生活工资的他们来说,每一分钱都不能浪费。

一群满面污垢的少年,都是十几岁不等。在摊位前来回游走,他们从西部来,经过了漫长的跋涉,最近来到了航海市。除了偷点东西之外,他们腰间都系着刀子等武器,是专门来混黑活的。所谓的混黑活,就是帮人拉帮结派的打架或者要债寻仇,甚至干上了打劫的营生。这些少年来航海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却什么也没有捞着。这里都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听起这些事情都走的远远的,害怕不过。为首的叫做虫子,什么生意都蛮谈成,他有些急不过。

忽然起风了,看向天空,一片乌云黑压压的过来了,转瞬之间,便笼罩在了航海市的上方,眼看就要下雨了。商贩们立刻收拾货物起来,人们也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小轿车驶过来,停在不远处的一棵梧桐树下。车窗缓缓摇下来,一个带着黑色眼镜的男人,远远的看着这群刚脏的少年。

这个人叫做何成光,原先也是在立恒公司工作的,喜欢听戏,是厂里的文艺骨干。现在是航海市最大的光辉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不一样的是,他的脸上多了两撇胡子。

航海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总统套间里。

少女宁佩望着镜子里面自己婀娜多姿的青春胴体,有些痴迷。她深处自己的手,爱怜的对着镜子抚摸自己丰满的双峰和小蛮腰,以及那细长笔直的大腿,如同在抚摸一件艺术品,这是她的心中却有一个想法:老色狼,你要征服我,没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克制不住的伤感便涌上了心头。她凝神思考着,于是门外响起了一个清脆的青年男子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催促说道:宁小姐,你的澡洗完了吗?可不可以快一些,我没有什么时间了。

宁佩听到了这些话,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急个什么!这么热的天气,出了好些汗,怎么能不好好洗洗?如果实在是等不了,那就下一次吧。反正本小姐我别的没有,却多的是时间,保证叫我我就会到。

门外的男子忍了忍这口气,还是没有发脾气。

他的名字叫做王明军,大学本科毕业之后在市政府里面做司机的工作,但目前仍然是一名临时工。

宁佩窥探出了门外男子的想法,在浴室里笑了起来,又重新打开了水阀,一边冲洗一边欢快的哼起一首正流行的曲子来。

王明军咳嗽了一声,轻声说道:宁佩,你要知道,男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尤其是对一个有权有势的成功男人,更加是这样。

宁佩的眉毛扬了扬,小脸蛋皱了一下,话里有些挑衅的意味:本科生,你在大学里面学到的只是比我多,但是我想问你的是,在这个社会里面,难道越是有钱有势的成功男人就越是横行霸道没有教养没有风度吗,这样的流氓,算是个什么好东西?

王明军显然流露出尴尬的表情,半天才说道:宁小姐,你不会忘了是谁把你从那个地狱里面拯救出来的吧?如果不是这样,你也成为不了一个无限风光的职业模特,也许你到现在还在夜总会陪唱陪酒啊!人不能不知道感恩,应该要学会知恩图报。

这些话唤起了宁佩心中那黑色的记忆,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胸前的那块生肖玉佩,独自陷入沉思中。玉佩的形象是一个可爱的小猴子,是她的夜总会姐妹郭倩的护身符。是郭倩在自己危难的时候送给自己的礼物。当时,宁佩被一个有钱的老板纠缠,有钱老板和夜场的妈妈桑串通好要玷污自己,灌了宁佩很多酒,在这么危难的关头,比她早出来混几年的郭倩挺身而出救了她。后来,宁佩为了感谢郭倩,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星星形状的玉佩送给了郭倩,那上面有着自己的亲生父母给自己取的小名。夜总会的女子们往往都不透露自己的年龄和真实名字。而当时郭倩笑着对宁佩说:我知道了,你的小名叫做朵朵。宁佩也笑着回复说:我也知道了,你也是属猴的,和我一样大,我们都是同年生的啊!

王明军又敲了敲门,这一次的语气中有了些哀求的成分。

宁佩回了回神,不屑的朝门口的方向笑了笑,表情不慌不忙,继续往身体涂抹着沐浴露。

王明军受不了又着急的看看手表,他终于忍不住了,提高音量说道:宁小姐,你能快点吗,我求求你快点出来吧,不然我就要冲进去了!

宁佩听到后还有些惊讶,后来仔细一想,冷笑一声的说道:切,只要你不怕你的主子怪罪你,那你就闯进来拉我出去啊!王明军,不是我看不起你,是你真的敢吗?

浴室外王明军的语气显然低了下来:好吧,好吧。别再胡闹了!快穿些衣服出来吧。

宁佩调皮的回答道:我偏不出来,你有本事就进来啊!

她对着面前这个因为自己无理取闹而想不出办法的大学生有了一些好感。于是她决定好好的逗逗他,看看他到底多能忍受。

我叫你姑奶奶行吗?

哼,不行。

那我叫你祖宗总可以了吧?

我才不要当你们家的祖宗,薛鹏才是你们家的祖宗!

你到底出不出来!

我就是不要出来!

那我就真的闯进来了!

你有种你就闯进来啊!

一……二……三……四。

宁佩不去理会王明军,浴室里面的水声又哗哗地响起来了。

王明军有些心急,一赌气,就硬着头皮朝门上撞去,他的力气用的并不多,但是门却砰的一声打开了,他来不及把自己的步伐收回去,就摔了下去。原来门锁刚才就被宁佩给悄悄的打开了。

浴室里面,水阀正在不间断的喷洒出水花,洒向并没有人的浴缸。洗完澡后的宁佩穿戴的整整齐齐,年轻火辣的身材,粉嫩嫩嫩的脸蛋,浑身散发的魅力使人无法直视。宁佩大笑着看着王明军。

但是宁佩确实有些害怕的,她一边用眼神勾引着王明军,一边加紧穿上衣服。

王明军拿下了捂着眼睛的手掌,眼前的景象使他有些呆了。

几分钟之后,宁佩坐在王明军驾驶的一辆低调的宝马车上,不急不缓的向着南方郊区一栋别墅开去。

虫子虽然眼睛被布蒙上了,在原地转了一会儿,彻底辨别不出方向之后,就尾随着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又转过了几个弯,来了一个隐秘的房子里面。

戴眼镜的男人把虫子安排在房子中间的一张床上,小声的交待了一些事情,就离开了。

虫子的心七上八下的,即有点兴奋又有些从未体会过的害怕。凭着自己的第六感,他觉察到这是一桩大买卖。但往往越是这样,就越是危险。

你现在能摘下你的眼罩了。一个有些苍老沙哑但又浑厚的声音传来。

虫子急忙扯去了自己的眼罩。他很着急的想知道,到底是在和怎样的人物在打交道。即使他知道这样是和这一行的规矩是相抵触的,但毕竟他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有着同龄人都有的好奇心。但是他有些失望了,因为对面的那个人只有个背影留给他。

中间隔着一个巨大的老板桌,皮座椅上坐着的那个男人慢慢的说道:我认为,我的部下已经和你沟通过一些大致的问题了,现在我要跟你谈的是一些具体的细节,也是最最重要的问题。只要你能够答应我这些要求,价格什么的都好说。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现代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都市小说 女生小说 都市甜宠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想看最全面最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都来一叶文学网!不管是狗粮满满,还是虐恋情深,不管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更不管是污力滔...

查看更多>
好看的小说
好看的小说

提供起点小说阅读网、创世中文网、久阅小说网、等各类的小说推荐,帮助您方便快捷的找到最好看、热门的小说大全

查看更多>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这里是一个钢筋水泥的都市,充满了各种诱惑,霸道总裁、香艳御姐、萝莉清新让你身临其镜,欲罢不能。有落魄少女奋发图强成功逆袭...

查看更多>
女生小说
女生小说

这里提供符合大部分女性的口味,以女性为经验主体、思维主体、审美主体和言说主体的文学。包括了言情,耽美、同人、女尊、穿越、...

查看更多>
都市甜宠小说
都市甜宠小说

都市甜宠小说以主人公之间的爱情甜美故事为主,这样的故事可以是你侬我侬,也可以是相隔两成的异地恋。去哪看小说网集合了大家喜...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