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高高在上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甜妻高高在上

甜妻高高在上

甜妻高高在上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公子修

时间:2019-09-16 15:21

评语:

标签:

顾君齐此生做过最勇敢的一件事,就是对宋微然见色起义,借酒装疯把他给睡了。 一觉醒来,宋微然眯着狭长眼眸:“你睡了我,得对我负责。” 顾君齐故作无辜的眨巴着双眼:“怎么负责?” 宋微然慢条斯理:“让我睡一辈子。” 婚后得知,白袍翩翩枪眼的外科医生竟然是个斯文败类。 莫非嫁给他是要为民除害? 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白头偕老。 遇到顾君齐的时候,宋微然就觉得,不找了,她就是。

<

顾君齐把宋微然给得罪了,他加班回来连主卧都没进,就在对面的客房睡下了。顾君齐也是起来喝水的时候才发现,于是悄悄溜进客房,爬上了宋微然的床。

钻到他的怀里亲他漂亮的睫毛和单薄的嘴唇,睡眠中的宋微然尚有一丝神智,抬起手非常嫌弃的推了推她。

顾君齐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他,在男人线条清析的身体上蹭来蹭去,还冲着他的耳朵不停吹气。

其实在床上顾君齐是没什么技术可言的,平时都是宋微然取悦她。这次不过意识混沌,所以把持不住,挑开眼皮看了一眼,像是确定眼前人是自己老婆,这才翻身覆了上来。

即便意识模糊,主动权还是自然而然到了宋微然手里。

他知道她所有的敏感带,稍稍上下齐手,顾君齐就已气喘吁吁。

宋微然偏偏停了下来,眯着眼睛非常冷静的看着她,显然已经醒透了。

“就你这姿色,是打算诱惑我吗?”

顾君齐一阵空虚的睁开眼,笑嘻嘻的:“夫妻之间说什么诱惑,人家是想你了么。”说着就来揽他的脖子,笑得像只魅惑众生的妖精。

宋微然偏首躲开。

“把话说清楚,别不明不白的。”

瞧瞧,她说什么来着?宋微然绝对是个小气的男人。就因为早上他说晚上一起吃饭,结果她跟刘圆圆看电影给忘记了,等想起来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在电话里冷声冷语,说他加班,有个大手术要做。

接着就挂断了,连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她。

这会儿顾君齐是有意讨好他,所以假声假气的:“我是真的想你了么,微然,我都已经有一天两夜的时间没有见到你了。”

宋微然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没有天赋,就别学人家装温柔。”推开她就要下床去。

顾君齐见到嘴的鸭子要飞了,使出杀手锏,抱着他的胳膊连声说:“老公,老公,我爱你,我爱你呢……”

宋微然停下动作,漆黑的眸子看了她一会儿问她:“以后乖不乖?”

顾君齐就像只哈巴狗似的不停点头:“乖,我什么时候不乖了。”

宋微然这才又重新吻上她。

整个上床的过程很持久,久到顾君齐筋疲力尽,连呐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就那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还是被家里的座机吵醒的。

她“呼”地一下醒过来,什么也顾不上,光着脚下床接电话。虽然已是阳春三月,木质地板还是有冰凉的触感,忍不住的让她一个激灵。

是经理钟家宜打过来的。

她说:“顾姐,打你手机也不接,没办法就打到家里来了。”

顾君齐才想起她的手机在主卧,哪里听得到。

稳了下神,问她:“怎么了?”

钟家宜说:“你忘了,今天王小姐来试婚纱,你说过要亲自帮忙的。”

顾君齐一阵狐疑:“不是明天么?”

“顾姐,你记错了吗?是今天啊。”

顾君齐马上问她:“今天几号?”

“四号。”

顾君齐懊恼的一拍脑门,瞧她这该死的记性,难怪宋微然会发脾气,原来昨天是他的生日。

钟家宜“喂”了声:“顾姐?”

顾君齐握着听筒说:“我在听。”然后又说:“你让王小姐等我一下吧,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马上去洗澡换衣服,到了这个时候宋微然当然已经上班去了。

由于时间紧俏,她连妆都没怎么化,简单的洗漱一下,换好衣服就直接开车去“盛妆”。

钟家宜看到她的车子开过来,连忙过去将店门打开。

顾君齐摘掉太阳镜,问她:“王小姐呢?”

“在里面换婚妙,我让小李进去帮忙了。”

顾君齐扔下包说:“我去看看。”

诺大的试衣间里王丽娜那件雪白的婚纱已经穿上身,小李正蹲下身来帮她将曳地裙摆铺陈好,身体线条一下被拉长,整体效果都出来了。

“怎么样?还满意吗?”顾君齐从帘子后面走进来,笑着问她。

王丽娜回过头来一脸欣喜;“太漂亮了,我很喜欢。”

出自米兰设计师之手的婚纱,价格也是不斐,当然有它的过人之处。

“喜欢就好,早上才从米兰空运过来,我还没有看过,这样一看真是惊滟。”

见小李已经弄好了,于是把帘子一把拉开,钟家宜连带两个店员一起走过来。对婚纱的效果都是赞不绝口。

顾君齐走近,用专业的角度审视之后,问她:“再仔细看看,有没有不满意需要修改的地方。”

王丽娜望着镜中的自己,只觉得华丽又闪亮,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笑着说:“都满意,超出了我的想象之外。”

客人满意就是对他们最大的肯定。

顾君齐点点头:“那就好,也省去了修改的麻烦,以免耽误你的婚期。”毕竟来订做的时候离婚期就已经很近了,她也是和米兰那边勾通之后加急赶制的,还担心时间太赶没法将活做细。

现在这种顾虑完全打消了,连她都跟着松了口气,几万元的利润就已入帐。

闲聊时问她:“卓先生怎么没陪你一起?”

王丽娜说:“他去国外出差了,哪有时间陪我。”

顾君齐说:“也好,这样结婚的时候就能给他惊喜。”

“希望如此。”王丽娜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

顾君齐让钟家宜招待王丽娜,并将婚纱送到府上去。她还有事,于是跟王丽娜说了声,就先离开了。

先去专柜给宋微然买礼物,两颗袖扣,小小的黑色钻石,嵌在红丝绒的盒子里煜煜生辉。和宋微然那种内敛典雅的气质很相符,顾君齐看过之后非常满意,一边让店员包起来,一边去刷卡付帐。

然后驾车去医院。

宋微然正送客到门口。

那人伸出手来:“宋医生,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母亲可能就没命了。”

宋微然挂着招牌式的笑容,回握道:“您客气了,我应该做的。”

即便如此,对方还是千恩万谢。

顾君齐猜对方来头不小,否则不会请动宋微然。谁都知道宋微然不仅是中创数一数二的内科医生,更是这家私立医院的总裁。这种高处不胜寒的人物,已经很久不上手术台了。一般有钱有势的也不见请得动他,简直千金难买。

人一走,她快步走上去。

“微然,我来了。”

宋微然抬头看了她一眼,转身回办公室:“进来。”

顾君齐问他:“你昨晚就是给刚才那人的家属做的手术?”

宋微然“嗯”了声。

“对方是干什么的?”

宋微然整理桌上的文件,头也没抬:“你问这个做什么?”

顾君齐实话实说:“我猜对方来头不小,否则怎么用得起我老公宋微然,谁不知道我老公开膛破腹的本事一流。”说话时,眼角一弯,得意洋洋的样子。

宋微然嘴角微斜,那样子算是笑了。

“你这是表扬我?”

“当然了。”顾君齐笑嘻嘻的走过来,抱着他的胳膊,真心实意的道歉:“微然,对不起啊,我最近太忙了,竟然把你的生日忘记了,真是该死。”

宋微然挖苦她:“你一个大老板日理万机的,怎么好拿生日的事麻烦你。”

“还在生我气么?”她厚着脸皮凑近来:“我今早不是已经肉偿了。”

“噗嗤。”

身穿白大褂的苏瑞忍不住笑出声,示意性的叩动门板:“不是我偷听,是你们说私房话不关门。”

顾君齐一张脸扎进宋微然的怀里,完了,没脸见人了。

宋微然一手揽着她,板着脸看向门口的方向:“滚蛋!”

苏瑞隐忍笑意,讪讪离场。

“得,当我撞到枪口上了。”

人一走,宋微然挑起顾君齐的下巴,将人移出来。

“这会儿装脸皮薄的了,口不择言的人不是你?”

顾君齐红着脸:“我哪想到会进来人。”

宋微然瞪了她一眼。

顾君齐从包里摸索出袖扣,转而笑起来:“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宋微然打开看了一眼,大概还算满意,嘴角弧度温柔。

“算你还有点儿良心。”

这么大的一个男人竟然像个孩子,一对袖扣就打发了。顾君齐不得不承认,大多时候宋微然其实对她挺宽容的,否则以她粗枝大叶的劲头,宋微然稍微跟她计较,两人都没有办法过下去。

顾君齐笑了声:“你喜欢就好。”

宋微然问她:“你早上吃饭了吗?”

“哪有时间吃饭,被电话吵醒就直接去了店里。”

宋微然曲指在她脑门弹了下:“天天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吧。”

顾君齐胃不好,一日三餐稍有懈怠,就易引发胃痛。宋微然三令五申让她好好吃饭。可是,有的时候真的是太忙了,想吃都来不及。

她讨好似的笑着:“今天不是特殊情况嘛,我什么时候不听你的话了。”

宋微然哼了声,顾君齐的乖张没人比他更知道。抬腕看了眼时间,已经中午了。叫上她:“去餐厅吧。”

顾君齐揉了揉胃,确实有些饿了。

就说:“好啊。”

去餐厅的路上不断有人跟她打招呼,这家医院里很少有人不认得她。没开“盛妆”之前,整天无所事事,就时常来医院找宋微然玩。

他工作的时候,她就窝在他的办公室里看闲书。为此,宋微然刻意给她换了一张舒服的沙发,宽大的,整个人能陷下去的那种。先前顾君齐还知收敛,坐在上面人模狗样。时间久了,半点儿顾虑全无,赤脚缩在里面,有人来了也不害怕。况且连宋微然那样讲究的一个人都不说她,渐渐胆子大了起来。就连出入宋微然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都目不斜视,见惯不怪。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