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生的桎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爱是一生的桎梏

爱是一生的桎梏

爱是一生的桎梏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梨可辛

时间:2019-09-16 14:53

评语:

标签:

金臣,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亲切地叫着你的名字了。我真想回到我们以前的生活,牵着你的手,摘着还没有成熟的葡萄,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故事,我曾多少次幻想我们手牵手一起老去的情景。可是今天,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就连这个美好的梦也破灭了。你是掳走我心脏的罗密欧,可我已经不再是掳走你心脏的朱丽叶了。 梅秀清绝笔! 他们的爱情,因孙文惠和云潇的到来而引发了一次次战争。

<

这春雨下起来,就没完没了。

今夜的雨,稀稀疏疏下了一整夜,屋檐下被水滴溅起的小水窝,可能又大些了。

大家都说一场春雨一场暖,春天的微风,就像是母亲温暖的手掌在亲抚孩子的脸,而这从门缝里吹进来的风,就像是后娘,左给了人一耳刮子,右又是一耳刮子地打着,还发不断发出呼啸的声音。

梅秀清翻来覆去地在床上睡不着觉,听着呼啸的风声,更是久久不能入睡。

自从五岁的时候妈妈去世后,就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间屋子里长大,好像是长在墙角的一棵小草,一直都是生长在阴暗的角落里,从来没有人理睬,时间久了,就渐渐习惯这种孤独寂寞了,一个人就在那里自生自灭。

还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母亲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深得父亲的疼爱,爱屋及乌,自己也成了父亲的心肝宝贝,掌中宝。

慢慢地,母亲因为父亲的移情别恋,得了抑郁症,父亲就很少来看望她了,渐渐地就忘记了他这个女儿。

直到五岁那年母亲去世,一个月后父亲就将外面的女人娶了进来,做了这个家的女主人。

到现在为止,她在这个家里,都只是一个落寞的大小姐而已。

十六岁的时候,她遇到了云潇哥哥,她的生活才有了快乐,有了色彩,她才又明白原来世间还有真情存在。

想起云潇哥哥,这三年来给她的快乐,给她心灵上的安慰,秀清才在后半夜勉强睡了两个小时候。

“小姐,你看这小河里的小鱼儿是不是很快乐,它们一大群这样游来游去,多么自由自在啊!”香儿和秀清坐在河岸边上,手里折着柳条,惊奇地看着河里的鱼儿。

“它们是要比我快乐多了。”秀清目视着水平如镜的水面。

她又继续说道:“它们至少从生下来后就是自由自在地活着,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还有很多伙伴陪在他们的身边。不像我,别人看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要什么有什么,衣来张口,饭来伸手,过着丰衣足食,无忧无虑的生活。却不知道我还没有像这水里的一条鱼过得快乐。我真想我自己是出生在乡下,虽然那样是过得苦了一点,但从小就有父母疼爱,一直都是父母掌心的宝。”

“小姐,你又说这些了,你不是还有云公子嘛,你看云公子对你这么好,自从有了你,其他的女孩子,他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心里就只装着你一个人。”

秀清听着香儿在夸她的潇哥哥的时候,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香儿又继续说道:“不像香儿,就只有小姐这么一个朋友,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自己的父母在哪里,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抛弃我,不要我……”香儿想让秀清开心些,她这样安慰她,或许小姐就能够找到心理平衡了。

香儿觉得小姐的悲惨身世,和自己比起来,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香儿在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梅家,那个时候秀清才三岁。

秀清的母亲去街上看到香儿在街上乞讨,看她很可怜又长得乖巧,聪明伶俐,所以就把她带了回来,从此照顾秀清,做她的一个伴儿。

秀清长长叹了一口气,“是啊,我还有香儿,还有潇哥哥,只有你们不会抛弃我,只有你们会一直陪着我。”边说边用手去拦着香儿的肩膀。“是吧,香儿。”

“嗯!”香儿看着秀清真诚地说,“香儿永远不会离开小姐的。云公子也不会。”

秀清将手里的柳条编制了一个花环,戴在头上,“小姐的手真巧,编的花环都这么漂亮。”香儿夸奖道。

人只要是长得好看,就是不用做任何装饰都很美,况且秀清正是十八九岁的,像花一样的年纪,出落得亭亭玉立,如花似玉,眉清目秀,就算是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都不为过。

她的人,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的美,一样的秀气。只是一直在家里,受着冷落,都是寡言少语,不冷不热的。只有出了梅家的门,和香儿出来逛街,或者和潇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感到快乐,她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是存在的人。

“真的吗?”秀清双手握着头顶上的花环,笑着对香儿说道。

“骗您我是小狗。你这样戴着,云公子见了也会喜欢的。”香儿自信地说道:“唉小姐,都那么久了云公子怎么还不来啊,说好不是让我们在河边等他吗?”香儿边说边向云公子以前来的方向张望。

香儿说的云潇,虽不是出生在名门望族,官世显赫的人家,但父亲做的小生意,也足够养活他们一家人,所以云潇从小还是衣食无忧,又饱读诗书。

家里人打算让他将来子承父业,做一个踏踏实实的商人,婚姻方面对他也是自由,从来对他不做强求。

秀清也觉得来了好一会儿了,都不见她的潇哥哥的人影,还是勉强安慰地说道:“我们才来等好久啊,再多等一会儿吧!”觉得无趣,就用柳条搅动着河水,河里的浪花溅起又落下,落下又溅起,河里的鱼儿被她这么一折腾,都躲的远远地,只是在远处观望着这里的动静。

“唉,来了来了,云公子来了小姐。”香儿的眼睛都快看穿了,终于看到云公子来了。

香儿索性站了起来,拿着柳条招手道:“云公子,我们小姐在这里。”

云潇走了上来,香儿识趣地走开了。

“清儿,来很久了吧!”云潇边坐下边着急地问。

“潇哥哥,你怎么才来啊,人家都在这里等你老半天了,都不见你人影,你要是再不来我就都回去了。”秀清撒娇似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来了吗,不要生气了,啊!”他用手重新固定了一下秀清头上的花环。

“这是香儿那丫头做的吗,真好看。”

“是花环好看还是人好看啊?”秀清说道。

“花环好看。”云潇不假思索地说道。还没等他说完,秀清就将拳头打在他的肩膀上,眼睛睁大了许多,眼珠咕噜噜地直盯着他转,不断地在他身上绕来绕去。

云潇赶紧笑着说道:“花环是好看,但再好看都没有我的清儿好看,清儿最好看了。”说着用手刮了一下秀清的鼻子。

“那是当然,我不好看谁还比我长得好看啊!”秀清靠在云潇的肩膀上,自由自在地说,双脚还不停地摇来摇去。

“潇哥哥,你们家什么时候来提亲啊!”

“我已经跟我母亲说了,她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婚事,等下半年秋收的时候就来你家提亲。只要你们梅家人同意就一切都好办了,现在你就只须等着做我的新娘了。”云潇诚恳地说道。

“我们梅家人有什么不同意的,父亲向来都不管我的死活,我的婚事,他也不会过问的。”秀清自信地说道。

现在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支撑着她的信念,只要从梅家嫁了出去,嫁给一个爱她的人,从此她悲惨的人生就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她从此就再也不用过那种卑躬屈膝的日子了。

“来过来我给你说。”云潇拉了秀清站起来。

“去哪里啊潇哥哥。”

“跟着我走就是了。”

云潇拉着她到了河边的柳树旁,河边一直在寻找着什么,突然来到一棵最大柳树旁,使劲儿地在兜里摸,终于摸出了一个做工十分精致却有古老的镯子。

“现在我将这个镯子给你戴上,从此你就是我云潇的女人了。”秀清吃惊又满怀着惊喜的面孔露出腼腆的笑容。

“这是我奶奶的奶奶留给我奶奶的,后来我奶奶的奶奶又送给我奶奶,之后就一辈送一辈地传了下来,现在我把她给你戴上,从此你就是我们云家的媳妇了,就是我云潇的女人了”云潇真诚地说道,漆黑澄江的眸子中溢满着爱意与幸福,将镯子给秀清戴在了手腕上。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