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是夏浅陌

时间:2019-09-16 14:46

评语:

标签:

沈喻爱是第一个闯到封靖辰怀里哭的女人。被渣男劈腿,被爆出床照,一时间,她在暮城成为了众矢之的。 封靖辰很给她机会:“睡服我,帮你反击!” 两个人都知道,封靖辰并不是因为爱才睡她,更不是因为她的脸,而是因为她曾经侮辱过他最宠爱的侄子,现在他要一一的侮辱回来! 晚上,沈喻爱在他枕边问:“所以,你跟我相识以来,一切都是装的?” 封靖辰关灯,覆身而上:“除了爱你。”

<

一个月前,谢赫秋问沈喻爱:“如果,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你想做什么?”

沈喻爱回:“离开你,此生此世再也别见!”

谢赫秋满足了她的愿望,谢氏模范夫妻,就此解散。

沈喻爱当初百般设计将自己献给谢赫秋的隐晦过往、也在一个月后被挖了出来,包括——那些亲密的床照。

“啧啧,别说啊,小爱,我怎么没发现你骨子里是这么一个闷骚的!”谢梦梦坐在了沈喻爱的对面,看着桌面上令人血脉喷张的照片,双眼发光!

照片上,几乎都是沈喻爱主动勾着谢赫秋脖子的暧昧动作……

“女人趁着年轻不躁动起来,难不成老了在疯癫乱跑吗?”沈喻爱倪了一眼桌上露骨的照片,心里已经咒骂了谢赫秋几千遍。

离婚是因为他犯了原则性错误,现在却又反咬了她一口,她近来所有的好心情,全部都被这些照片弄没了。

沈喻爱从包包里掏出一百块,狠狠的拍着桌子:“服务员!买单!”

“这就认输了?我早就提醒你了,当初就觉得谢赫秋不是什么好人,怎么样,我的话应验了吧,你说你就是傻,当我嫂子多好,我哥要是欺负你,我准保帮你欺负回去!我这个小姑子都不用收买,绝壁忠心耿耿站在你这边的!”谢梦梦挑着眉奸笑。

沈喻爱狠狠白了她一眼,收回了那100块,旋即双手按在桌上,五官陡然的逼近谢梦梦,眼神犀利,一字一字道:“谢梦梦,你觉得我嫁给你二哥,跟嫁给你三哥的区别是什么!以后不要在跟我提你哥,你四个哥没有一个好人!”

谢梦梦单手托着下巴怔了片刻,就见沈喻爱气愤的摔门而去,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谢梦梦漫不经心搅动着咖啡的自言自语:“当然有区别,只有三哥是亲生的好不好。”-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车来人往。

闷热的夏日午后,却在沈喻爱从咖啡店出来后,突然下起了小雨。

这是南方惯有的阴晴不定,却被沈喻爱视为倒霉。

“连老天都要跟我作对么!”她走到泊车位,看着自己的甲壳虫被两辆豪车夹在了中间,心里的怒火噌的一下被点燃!

人要是倒霉,真的连喝水都塞牙。

自己的车技本来就不是太好,这样高难度的驾驶,铁定要刮到身旁的车。

狠狠的剁了一脚面前的黑色慕尚,紧接着将电话打到了交通队:“喂,有人违规乱停车!我的车开不出来了!”

“什么?不管?交通,交通!交通这两个字知道吗!你到底是不是交通警察!交通警察不管车,小心我投诉你!”沈喻爱气愤的挂断了电话!

还好,这泊车位离咖啡店有一定的距离,不然又让谢梦梦捡个笑。

淅沥沥的小雨越下越大,根本就没有要停的意思。

她也不跟自己的车继续做斗争了,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在了上面。

沈喻爱至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出租车外的雨幕中,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正紧随其后。

那凯迪拉克的驾驶位,坐着一位长相犹若漫画的少年,还未褪去稚嫩,他一边踩着油门锁定目标,一边透过后视镜好奇的说:“小舅舅,这个女人可真有意思,明明是她自己车技不娴熟,还要投诉人家交警。”

后车座的男人,穿着意大利手工西装,此时正双腿交叠,西装裤衬托出他不瘦不胖的大腿肌肉,只见他手里握着一张财经报,遮挡住了上半身。

虽没有看到他的五官,却也能感觉到他周身强大的气场,清冷高贵。

在听到少年的话后,他放下了报纸,漆黑的眸掠过薄薄的笑意,唇瓣微张,嗓音低沉而又醇厚,戏谑的声音寂然响起:“大侄子,心疼心疼你舅,别跟丢了,否则你舅今晚就无家可归了。”

张郁苛拍拍心口自信的保证道:“我这车技好到自己都害怕!小舅你就放心吧!”-

出租车在郊外的别墅区停了下来,紧随其后的凯迪拉克,也在此时停了下来。

沈喻爱付钱下了车,将包包顶在了自己的头上,踩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朝着别墅区可以避雨的楼檐下跑去。

“小姐,等等。”

张郁苛撑着黑伞,追随在沈喻爱的身后。

这别墅区本来就不在市中心,这会下雨,除了她更是没有别人。

莫不是喊她?

沈喻爱脚步放慢,转过头看见如同一个恍若从漫画里走出的少年,正朝着自己迈近步伐。

“小姐,先别跑了,稍等一下。”

小姐?

“叫谁小姐呢!”她这一肚子气还不知道从哪消呢,还有自动送上门的!

“不是,不是,你别误会。”张郁苛解释着,便从兜里拿出一个精致刺绣的荷包,那荷包是红色的,因为年头久远,颜色已经不太鲜艳。

沈喻爱见到这荷包,觉得有些眼熟,但是记得不太真切。

“这个是我祖爷爷留给我祖母的,前段时间我祖母把这个丢了,是你捡到了还给她的,祖母一直都想要补偿你,但是找不到你,祖母在前些个日子去世了,临终前的遗愿就是想让我们跟您说句谢谢。”

张郁苛一只手撑伞,一只手插在兜里在雨中对着沈喻爱鞠了一躬,样子没有丝毫的真诚。

沈喻爱被冰冷的雨点淋的有些发懵,什么情况……

“谢谢,还有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银行卡,我稍后会转十万到你的账户,当做补偿,这样,我们从此以后就不在亏欠啦,也算是完成我祖母的遗愿了。”

沈喻爱半眯着眸,漫不经心的看了那道身影很久,她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身后的别墅区。

“你、不会是想要一栋别墅?”张郁苛惊恐的看着她,狮子大张口啊!

沈喻爱摇了摇手指:“NO,是我家住在这。”她审视着从张郁苛的身上流淌出来的富二代气息,心头的怒火不停的上窜,现在有钱人家的孩子怎么什么事都想着拿钱去解决?

“姐姐呢,很开心,你冒着雨来跟我说谢谢,也很开心,你告诉我荷包的事情,我没想到我一个无心之举,背后竟是这样。但是,今儿呢,姐姐给你上一课!什么叫尊重!下次在给别人鞠躬时,一定要记得把放兜里的手给我拿出来!一点教养都没有!”

沈喻爱嫌弃的白了他一眼,转身继续踩踏着十公分的高跟在雨中奔跑,留下了一脸错愕的张郁苛。

凯迪拉克后座的男人看了看手腕处的名表,漆黑的眸如有实质,正透过车窗望去,见自己的大侄子在那女人离开后,头便落寞了垂落了下来。

怎么了?

男人眉宇间透着几分担忧,迈开长腿,走了下去。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