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寿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情深不寿

情深不寿

情深不寿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弟弟123

时间:2019-09-16 14:38

评语:

标签:

看着他的房间及本人的背影,张月月甚至冒出了个荒唐的想法:这人不会是GAY吧?她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是糊涂,还没住进来的时候,陶艺成就已经告诉她了,他的女朋友在国外留学。 不过有这样一个爱干净、懂得收拾的男朋友,还真是省心省力啊!

<

许久没有来菜市场了,闻着空气中新鲜与腐败共融的气味儿,陶艺成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他有轻微的洁癖,若不是近日来超市里蔬菜价格疯涨,排队人数仍然不减,他才不会来这里。

地面上到处是被丢弃的腐烂菜叶子,怎么看怎么恶心。陶艺成难以抑制地皱起眉头,微微低着头,一边走一边小心地避过。

刚才卖鸡蛋的老板听说他要买生菜,好心地建议他到后面的一家买,说是那一家历来都很便宜,菜又新鲜。

可走着走着,只听到前面一片纷扰之声,抬起头来,原是一群人站着堵住了走道。人人脸上是不耐烦,听了旁边人的抱怨才知道,三九菜市场的第三条道,也就是眼前的这一条,在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就已经堵住了。

一直堵到现在。

陶艺成有些不太相信:真的堵了这么久?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这就堵的有点儿久了啊。

旁边的人十分肯定地点点头:人人都这么说,那还能有假?

时间有些久,成功地勾起了陶艺成的好奇心,他拎着自己的鸡蛋往前挤了挤,或许因为他一米八的高个子,那淡如水的眸子,以及偏向清冷的气质,周围的人不自觉地就朝旁边挪了挪,给他让出一条刚好一人通过的窄道来。

挤到人群里方才看清,里面有两个男人在吵架,一个是寸头,长相普通,穿着有些旧的黑色皮夹克;一个头发上落了一些灰,面相粗犷,裤腿朝上卷着,腰间有一黑色腰包,隐约看到人民币露出边边角角。

这么一观察,陶艺成确认那个带腰包的男人,是这里卖菜的。

那个寸头大声说道:让你快点儿找位置,你是跟我哆嗦什么?!

带腰包的男人膀大腰粗,声音很是雄厚:要不是你来晚了,我们的生意会被耽搁吗!

我不是已经道过歉了吗,还说那么多废话!还不如赶紧把菜给卸了!

老子正在找位置,闭上你的臭嘴!

看着那口水横飞,或者在空中撒下小小的水花,陶艺成无语地抽动了一下嘴唇。图着菜市场这里是专门卖菜的,本身竞争力大,肯定价格便宜又很少人排队。谁知道就来这么一次,就碰到这么两个奇葩。

他伸长脖子看了看别处,要绕道吗?那要转好大一个圈子的!想了一下,他用一种使人觉得淡定的口气问道:两位大哥,你们到底在吵什么呀?

寸头和带腰包的男人一齐扭过头来,但见眼前问话的年轻人相貌堂堂,不具凌人之势,也不知怎的就不吵了。

寸头把脸撇到了一旁,带腰包的男人急于发泄心中的不满,张嘴便道:还不是这小子!昨天在他家菜棚子预定了几种菜,说好在今天早晨五点送到。我左等右等,他迟迟不来!

寸头一听,不满地扭回头来:车在路上出了问题,我有什么办法?

不想再听到两人的争吵,陶艺成及时问道:难道不能重新派车来吗?

寸头无奈地摊摊手:我也想啊,可其他的车早安排好了运送表,一时间一辆空车也腾不出来!我这不修好就赶过来了吗!

带腰包的男人冷哼了一声:你来的时候早市都过了!我少赚了多少钱,你知道吗!

那调子有些高,寸头忍不住也喊了起来:已经这样了,我也道过歉了,还想怎样!

眼看带腰包的男人气的整个身体都在抖动,陶艺成不禁担忧他们会不会打起来,于是长腿一伸,踏到了两人中间,对那菜摊老板说道:这位大哥,他来晚了确实是他错,可已经这样了,倒不如先把菜给卸了吧?

菜摊老板皱皱眉,语气中透着一丝迟疑:已经卸了一半了,我这里位置放不下

寸头扬了一下下巴:那先放在这外面呗!他指的是外面供路人行走的道路。

菜摊老板的脸上透着浓浓的迟疑:我也想,这不耽误别人走路?

陶艺成不禁笑了一声,成功地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到了自己脸上:大哥,现在已经耽误到别人走路了。他伸出手指了指身后的一圈人。

菜摊老板黑黑的脸立刻红了,尴尬无比。

所以还是卸了吧,先让司机把车开走,你再把菜挪地儿。

看热闹的人一听,都发出了赞同的声音。寸头和菜摊老板以及他的妻子,当即弯下腰开始卸货。

身后的人群逐渐散了一半,还是有些人像陶艺成这样,坚持留下来等待,等车开走了,好从此路通过。

虽然不似夏日,却也有骄阳当空而照。陶艺成微微仰起脸,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当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不禁微微一愣。

对面站着一个个子中等的女孩儿,里面白色T恤外面绿色外套,底下是蓝色牛仔裤,绑了个稍高的马尾辫,显得人很清爽朝气。

她的长相和打扮都没有问题,问题是她为什么用一种鄙夷的眼神儿看自己?

陶艺成疑惑地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确定自己没穿错衣服,身上也没沾到什么脏东西。抬起头来,女孩儿仍然是那种眼神儿。

他疑惑地看着她,用眼神儿询问自己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得罪了她。但见那女孩儿撇撇嘴,使了个眼色。

陶艺成看看她示意的方向,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是让自己去帮忙。他重新看向那女孩儿,却是耸了耸肩,表示不愿出手。

那女孩儿看懂了,于是眼睛一瞪,目中鄙夷增强。

陶艺成视若无睹,却见她突然扬起了手:来来来,让一下。为了让人发现她的存在,她的手臂伸长到了极限,那模样说不出的可笑。

围观的人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她拼了命地往里面挤,就不怎么情愿地让了路。

那女孩儿到了最里面,极其爽气地招呼了一声:这么多菜呢,我力气大,我帮你们搬吧!

寸头司机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反应地继续忙自己的,菜摊老板瞟了女孩儿一眼,但见她细胳膊细腿儿,就不怎么相信。

女孩儿似乎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对着菜摊老板的妻子叫了一声:大姐,我帮你们的忙吧!

老板娘愣了愣,对于她的热情实在有些不知所措,等回过神来时,发现那女孩儿已经挽起袖子,弯下了腰。

那姑娘的动作很快又利索,四人一起动作之下,菜很快卸完了,车开走后道路通畅,围观的人就渐渐地散去了。

那帮忙的姑娘不太白的脸上红扑扑的,汗水濡湿了额前的刘海,很朴实的样子。老板娘累得靠着石板气喘吁吁,她却只是抹了抹头上的汗。

看的陶艺成真是瞠目结舌,这女人绝对拥有男人的力气!要知道那菜目测也有四五十公斤。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女朋友,幸好她不是这种力气大的女人,幸好他们俩鲜少争吵从不打架,否则他铁定输掉还被揍得很惨!

姑娘,谢谢你呀!老板看人家帮了这么大的忙,一点儿怨言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连忙弄了一袋子的菜给她:谢谢你!

对于那袋子的菜,这姑娘应该是一开始没想到的,所以眼睛都瞪大了,接过袋子就高兴地跳起来。

陶艺成侧头看了看她跳的高度,不禁无语地摇头:这么大的力气,这么矫健的能力,不去做运动员真是太可惜了!

他很快找到了卖鸡蛋的老板给他推荐的一家菜摊,果然看到新鲜欲滴的生菜,整整齐齐地摆放成了小山。

老板,你这生菜咋卖呀?

三块钱一斤。

他一脸的吃惊:啥,这么贵?

老板摆摆手:不贵不贵,现在都是这个价。

陶艺成微微侧了脸,语气中有着淡淡的讽刺:不是吧,我刚刚从那边过来的,人家都两块钱一斤。你这可是贵了整整一半啊!

他的眼神是如此的坚定,底气十足地让老板反而有些心虚。

行行行,两块钱就两块钱!

陶艺成摇摇头:还是贵。

啥?菜摊老板有些难以置信:都卖两块钱,你凭啥还说贵?

陶艺成一眼都没看老板,而是瞥向附近的几家菜摊,突然指着其中一家地问道:咦,他的菜和你的好像不太一样?

老板仔细瞅了一眼,笑道:咋可能,我们是一家菜棚子进的货。一样一样滴!

陶艺成摇头表示自己不相信:人家的菜叶子明显比你的大,我就喜欢那样的。

老板连忙说道:哎呀小伙子,我这真不算贵了。麻辣烫知道吧,那里一片生菜叶子都卖四毛钱的!

陶艺成摇摇头,脸上带着一点无辜:不知道,没吃过。

老板被堵了一下,陶艺成翻弄着生菜:看起来还行,你再便宜一点儿,我争取多买一些。说着,他伸出手:给我个袋子。

这形势有些进退两难,老板很是迟疑,给了袋子就代表会再便宜一些,不给袋子吧又不想错过客人。

陶艺成不耐烦地催了一下,老板终是把袋子递给了他。他挑挑拣拣地弄了一大袋子生菜,按一斤一块六来买,末了又让老板套一个新的袋子。

欣赏了一下老板忧大于喜的面容,陶艺成心满意足地往菜市场门口走去,冷不防就跟人撞了一下。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