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痴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步步痴心

步步痴心

步步痴心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美心文

时间:2019-09-16 14:18

评语:

标签:

她原本以为只是孤儿,被所的人抛弃,当他说他爱她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珍藏这份感情,一步一步,不让自己出半点错,直接她出现,她抢走他的未婚妻,抢走她仅有的温暖,更令她惊讶的是,她还抢走了她的亲生父母。

<

邹兰腰间系着一条有大白兔图案的围裙,一边轻声哼着歌儿,在厨房里里里外外地忙活着。洗菜、切肉、下锅,别看邹兰家境富裕,烧起菜来却非常地麻利。

厨房门口,在她家中做事的蒋阿姨不时地探头往里面瞧上一眼,动作拘谨,脸上都是不安的神色。

之前在邹家做事的阿姨辞职回老家去了,她新来这里不久,本来正是需要好好表现的时候,谁知邹家的小姐——邹兰却非要亲自下厨,这也罢了,谁没有个新鲜劲儿?可她偏偏还不让自己帮忙,嫌自己多事把自己赶了出来!

这……万一让其他人知道了,保不准会怎么颠倒黑白地挤兑她呢!不过看眼前的情况,邹兰竟像是做惯了这些事情,莫非她以前也常常亲自下厨?

“咦,料酒没有了……”

这厢蒋阿姨在那担心着,那边的邹兰却专心忙活着手上的这顿晚餐,丝毫不知别人的心思。

“柜子里有,柜子里有!”蒋阿姨仿佛如释重负一般,连忙进了厨房帮忙拿出准备好的料酒,倒入料酒壶中。

邹兰看了蒋阿姨一眼,见她脸上还残留着些许不安,心下了然。她们这些在别人家做事的人都挺不容易的,更何况蒋阿姨还是个新来的,难免有些过于在意了。

邹兰的念头转了一转,作势看了一下时间,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好像光由我自己来做,时间上有些来不及了呢,这样吧,你来帮我打蛋?”

蒋阿姨闻言立刻笑逐颜开,连声说着“好好好”,就拿出新鲜的鸡蛋做起了事情来,嘴上还说着:“小姐真是孝顺,还亲自动手做晚饭,等你爸爸回来,肯定会很开心的。”

邹兰笑着没应声,等她做好晚饭,她的爸爸——邹杨兵就回到了家中。

邹杨兵今年约六十多岁,整个人看起来还算精神,就是头顶的发有些稀疏,用了很多的办法都不顶用。别人只知邹氏企业从外面上看起来很风光,但是哪里想得到经营者的辛苦呢?这是他邹杨兵打拼了多年,才挣下来的家业。

邹杨兵下了车,手上提着一个公文包,脸色却有点阴沉,看样子回家也没能让他的心情好起来,不知道是遇上了什么事情。

邹兰听到动静,连忙迎了上来,甜甜地喊了声:“爸!”一边从邹杨兵手上接过公文包说道,“您回来啦!我做了一桌子菜,都是您爱吃的哦。”

邹杨兵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他露出一个微笑说道:“哦,我倒要看看我的宝贝女儿为我做了什么。”

“您过来看了就知道了。”邹兰亲昵地挽着邹杨兵的手臂,和他一起往屋里走去。

两个人在餐桌边坐下,邹杨兵扫了一眼一桌子的菜,果然见到了好几样他偏爱的菜色,脸上的表情又好看了几分,将工作上遇上的烦心事彻底抛在了脑后。

邹杨兵还有一个儿子,比邹兰大几岁,叫邹本宇。不过他自从念完了中学之后,就几乎不在家里吃晚饭了,那时他的生意正是紧要的关头,也没空就这些小事管邹本宇。

现在邹本宇早已经是大人了,能独当一面了,而且大家也都忙,虽然都在邹氏做事,却各有各的安排,一般聚不到一起吃饭,倒像是外人一般需要事先约好才行。

想到这里,邹杨兵更觉得邹兰这个女儿的贴心,心里不禁暖烘烘的。

邹兰给自己的爸爸夹了几口菜,邹杨兵笑呵呵地吃了,这是女儿的心意嘛!

“嗯,不错。外面的大鱼大肉吃多了,都腻味得很,还是我的宝贝女儿贴心,做的这些家常小菜最合爸爸的心意。”邹杨兵心情一好,忍不住开口夸赞道。

邹兰的心里也是甜滋滋的,她的心意达到了,虽然小时候并不是在爸爸身边长大,但她还是很感谢邹杨兵找到了她,给了她现在这样富足的生活。

“那您就多吃一点儿!”邹兰一边说一边又为邹杨兵夹了些菜放到他的碗里,“尝尝这个吧。”

邹杨兵很是高兴地吃着晚饭,却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随口向邹兰问道:“你跟那个方宇,现在怎么样了?”

邹兰一听这话,握着筷子的手就明显地停顿了一下,连送到了嘴边的菜都忘了吃进去。她眼神躲闪,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敢看自己的爸爸。

邹杨兵见状脸色一沉,立刻阴云密布起来,因为他的心情变化,也弄得整间屋子里面都好像阴了下来,方才其乐融融的氛围立刻消失不见了。

邹杨兵重重地丢下手中的筷子,只听“卡拉”一声,他冲着邹兰沉声说道:“说!怎么样了!”他的声音还有他的表情都说明了邹杨兵此时的怒意。

邹兰在他丢下筷子的同时,身体被吓得抖了一抖,他的爸爸在温和的时候是个好爸爸,但凶起来也是个很可怕的人。邹兰曾经见过他训斥自己手下的人,那场景……说是惨不忍睹也不为过。

邹兰放下筷子,脑袋也垂了下来,不敢去看自己的爸爸。

“快回答我的问题。”邹杨兵更加不高兴了,“装可怜没有用!”

邹兰考虑了半晌,做了许多的心理建设,才终于鼓起了勇气,决定和邹杨兵说个清楚。只是面对发怒的父亲,她仍然习惯性地感到害怕,连音量都变得很小很小了,她喏喏地说道:“我……我讨厌那个姓方的!”

“你说什么!”邹杨兵猛地一拍桌子,“你倒说说看他怎么个讨厌法!”他每一句都说得很重,脸上的乌云更是因为邹兰的那句话而变得更加浓厚。

而他每吼上一句,邹兰的心里就是一个哆嗦,她实在很怕邹杨兵发怒。但是,这次说什么都要把话说清楚了,邹兰勉强壮了壮胆子,看向自己的爸爸说道:“我想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我就是不喜欢他那样的人。我现在还年轻,这件事可以慢慢来的,爸爸,您不需要过早地担心……”

邹杨兵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这么说来,你讨厌方宇的理由只是因为‘不喜欢’?”

“这种事情要看缘分的嘛……”邹兰的脖子缩了缩,小声地辩解道。那个方宇虽然家境不错,但是邹兰和他怎么都相处不来。她想要和一个在一起时能够感到很快乐很幸福的人相伴一生,这样的人绝不是方宇!

“你懂些什么!爸爸这都是为了你好。”邹杨兵丝毫没有理解女儿的意思,“现在,立刻打电话给方宇,跟他约好明天出去约会,立刻打!马上!”

邹兰听了邹杨兵的命令,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不打,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以后不用再见面了。”

邹杨兵眯起了眼睛,“翅膀硬了,学会自作主张了是吧?方宇是我选中的最适合你的人选,无论家世还是人品都没的说,最重要的是,”邹杨兵的语气突然松了一些,“他不在意你的出身,你想找到有他这样的条件的人哪有那么容易。”

邹兰愣住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爸爸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的出身……邹杨兵是在瞧不起她的出身吗?可是,这一切不都是他造成的吗?别人可以在乎这一点,他怎么可以也这样呢?

邹杨兵看着面前的女儿,她几乎都要哭了,他的心里突然觉得很难过。在接她回来之后,他一直把邹兰捧在手心里,想把最好的一切都补偿给她。也因为这样,他才找到了方宇,想把女儿嫁给他,那是在他看来,对邹兰来说最好的选择了。

邹杨兵心中内疚不已,应该好好跟女儿说的,但是他这么多年来的脾气哪有那么好改,他也不习惯对别人认错,安慰别人的事邹杨兵也从来没有做过,因而他只是沉默着。

邹兰捂着脸低声哭了起来,她丢下一桌子精心准备的,却没怎么动过的晚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都说遇到难过的事情只要哭出来就好了,可是邹兰的眼泪流了好多心里却还是很难过,而且她的难过还在不断增长。邹兰擦了擦眼睛,掏出手机拨通了闺蜜陈瑶的电话。

陈瑶和邹兰是从小玩到大的,她们幼年时期一起玩泥巴,小学时一起跳皮筋,中学时一起讨论自己暗恋的男生……她们一路都是这么走过来,长大了以后也是,两人形影不离,有什么好事坏事全都一起分享。邹兰一直都在庆幸,庆幸自己有陈瑶这样的朋友,可以一起分享快乐,一起诉说悲伤。

邹兰和陈瑶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就拎起包匆匆离开了这个让她感到压抑,让她觉得难过的家。

邹兰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了地址。她不想自己开车,因为她打算去大醉一场,而家里的司机……估计邹杨兵是不会同意让他送邹兰出去的吧。

华灯初上,街上人潮涌动,逛街的逛街,约会的约会,这时间正是消闲的大好时光。邹兰望着窗外色彩缤纷的世界,心里却是阴沉沉的,她眼角还是有些微红,那是哭泣留下的痕迹。

等见到陈瑶就好了,邹兰这么想着,想起自己的密友,心里泛起一丝暖意。

只是她没料想到的是,在她单独离开家中之后,有三名男子坐在另一辆车上,悄悄地尾随在了她叫来的出租车后面。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