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孽缘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锦绣孽缘

锦绣孽缘

锦绣孽缘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桦树风

时间:2019-09-16 14:11

评语:

标签:

自从得知詹高刑失恋后,作为好朋友的余晋鹏也被影响到了,和如胶似漆的女朋友分歧也越来越多。然而他却不知道,就因为这样,发生了一件让他后悔终生的事情。

<

自从得知詹高刑失恋后,作为好朋友的余晋鹏也被影响到了,和如胶似漆的女朋友分歧也越来越多。

看吧,这天又开始了,“我们为什么要陪他去钓鱼啊?”祝喙喙摇曳着他的手臂,向余晋鹏撒娇:“就算你真是他的好朋友,都用不着要陪他来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他用力拥紧她的脸,哄着:“詹高刑刚失恋,我们身为他的朋友当然要常常陪着他、照顾一下他。”

“其实,他都应该不再为戴许露的事而伤心。”祝喙喙皱着眉,甩开他的手,“况且,钓鱼真的很沉闷!”

他赶紧上前追着她,“不要这样吧!来,乖!”

祝喙喙不理会他,迳自前上走。

“今日天气多么好,整日都放晴,很适合去钓鱼。”他续道。

她睨视着他,“你看阳光多么猛烈,晒得我的雀斑都跑出来了!”

“是吗?让我看一看,在哪里?有吗?”余晋鹏双手捧着她的脸蛋,“就算你满脸雀斑,我都不会不要你。”

祝喙喙甜笑着,伸手拍打他的肩膀。

“其实钓鱼这项活动都很适合我们!”余晋鹏语重心长地说:“你想一想,我就叫余晋鹏,你就叫祝喙喙,原本已经是天生一对,再加上钓鱼这项活动,简直就是锦上添花!”

祝喙喙敷衍着他,“嗯,嗯,你说得对……”

他们走到去长堤会合詹高刑。詹高刑老早已经去到了,看到余晋鹏和祝喙喙在远处走过来,他马上跳起来向他们挥手。

“你看他兴奋得不似人形,难保有一天他会叫我们陪他去耍太极。”祝喙喙在余晋鹏耳朵旁边低声说。

余晋鹏笑着挥手回应詹高刑,低声答她:“你说话不要那么刻薄……”

祝喙喙也露出微笑迎上去,“嗨!我期待了今次的活动很久了!”

“没错,今天天公造美,我和祝喙喙一定可以享受到真真正正的钓鱼乐。”余晋鹏虚伪地笑着。

詹高刑笑着抓头,“你们肯陪我来垂钓实在太好了!”

他们在海旁的长堤坐下来,设置好鱼竿。詹高刑望着正端出三明治的祝喙喙说:“这里只有两支鱼竿,那祝喙喙怎么办?”

祝喙喙举起手上的漫画,“不打紧,我只陪着你俩。”

“我们应该把姜灵兰都叫出来。”

听到这句说话,让祝喙喙想起昨天邀请姜灵兰一起来的情况。

“姜灵兰,明天我要跟余晋鹏陪詹高刑去垂钓,他叫你也来。”

“垂钓?神经病!”

祝喙喙强颜欢笑,“她……她说有事要办。”

詹高刑不以为然,还很关心姜灵兰,“我都是怕她困在家会想起伤心事,才叫你们问她来不来。不过,现在都不需要了。我昨天碰上了韦佩佩,她全都跟我说了。”

余晋鹏决定赶快转换话题,“喂,你拿回了那两分了吗?”

他点头,接着又摇头,“不过那两分的代价太大了。”

“不要这样,”祝喙喙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考试完了应该轻轻松松!”

余晋鹏也把手放在他另一边的肩膀上,给予支持。“下次,我们介绍一些女生给你认识吧!”

詹高刑摆摆手,“不用,下次你们陪我去耍太极就行了。”

祝喙喙和余晋鹏立即对望着。

这一天,她们在放学后到排练室排戏。

“导演,这份是比赛的财政报告。”小昭背着书句去找杜兰德。

杜兰德感到奇怪,因为他的职责不包括查核财政报告,“你去找监制就是了,不用找我。”

“请你帮我交给她,我现在要走了。”说罢,她便走开了。

杜兰德正困惑着,于是找雨竹来帮忙。“雨竹,过来一下。”

“是不是佈景板有问题?”

“你先别紧张,有事要你帮忙。”

“什么事?”

这一切都被戴许露看在眼内。

“请你把这份财政报告交奥菲莉娅。”

“她回家了吗?为什么你自己不给她?”

这时,戴许露慢慢走近,“让我来做。”

雨竹疑惑地看着他俩,“你们惹姜灵兰生气了?”

戴许露笑起来,“可是这样说。”

杜兰德尴尬极了,马上支开雨竹,“你回去画佈景板吧!”雨竹走开了,戴许露便把财政报告还给他,“你干什么不自己给她?”

“她看到我会想起韦佩佩。”

“别傻了!”戴许露没好气地说:“你是导演,她是监制,难道你们可以一直不跟对方说话?”

“她也没有找我,她可能不想跟我说话。”

戴许露不理会他,走开了去念剧本。杜兰德还是吩咐殷红玉交给姜灵兰。

姜灵兰推门进来的时候,跟每一个人都有打招呼,唯独没有跟杜兰德说话。

殷红玉走过来,把财政报告递给她,“导演叫我交给你。”

“财政报告?”姜灵兰翻开文件,“为什么他不直接交给我?”

殷红玉耸耸肩,转身跑去检查道具。

姜灵兰想去找杜兰德问清楚,可是杜兰德却在这个时候召集演员开始排练。

“男主角呢?”

“还未到……”

“有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有一个男生举起了手,“昨天他去溜冰的时候,弄伤了左脚。”

众人议论纷纷,低声地讨论起来。“那怎么办?”

“他要躺卧在床好一段日子。”刚才那个男生又说。

最担心的戴许露扯着杜兰德的衣角问:“该怎么办?”

姜灵兰站在后方想了一会儿,高声叫:“导演来演吧!”

众人听了,回头望着她。姜灵兰继续解释,“导演在这里最熟悉男主角戏份的人,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岗位,现在又没有人可以站上这个位置。”

杜兰德没想到姜灵兰会叫他来担演。“但是……我需要替你们排练。”

“那我兼做导演好了!”姜灵兰一力承担过个责任。

殷红玉点点头,“就算男主角在一个月之后回来,也赶不上排练的进度。”

“现在唯有是这样做。”祝喙喙在旁说。

“我赞成监制的决定。”

姜灵兰拍拍手,“现在开始排戏吧!”

杜兰德胡里胡涂地被推进人群中排戏。不知道是他和戴许露假戏真做的关系,还是他投入了蒂莫西这个角色,他和戴许露都演得非常好,根本不用姜灵兰提醒剧本上的细节。

排练完毕后,戴许露、杜兰德和姜灵兰留下来开会。“姜灵兰,我觉得你这个决定很明智!”戴许露笑得很开心。

杜兰德难以置信地问:“你为什么要找我来演?”

“因为找你的好处多的是。”姜灵兰淡然地解答。

戴许露坐近她一点,“我也觉得是。”

“我以为你不喜欢我……”杜兰德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疑虑。

戴许露和姜灵兰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我怎会管你们,更加不会讨厌你。”姜灵兰说着,戴许露还在笑。

“我早对你说过,叫你无需担心。”

连杜兰德都觉得自己这样想很傻,“我还不敢找你说话。”

“难怪你一直避开我。”

戴许露帮忙解释,“他说是你先不跟他说话。”

姜灵兰怪叫起来:“是他先避开我,我才以为他不在这里。”

他们三个同时笑起来。

杜兰德还是有点疑问,“但是,你当初很反对我们交往。”

“因为那时的我还未想通,其实我都很明白你的心情,我都曾经是第三者,我亦承受着你所说的报应。”

提到报应,杜兰德想起他都会有报应。

戴许露微笑着,“我知道,全赖詹高刑把你的思想扭正了。”

“詹高刑真是很像一个老人!”

“不是很像,他根本就是一个老人!”踏入二月,天气乍暖还寒。

邵闻钦捧着几本参考书,由课室走到图书馆。他一劲儿把书放在还书处的桌子上,现在温习的韦佩佩抬起头来,看到邵闻钦,微微一笑。“全部都是还的吗?”

“没错。”

“没有课吗?”

“刚刚下课了。”

韦佩佩正替他办理还书的手续,邵闻钦则低声对问:“今天是情人节,晚上一起去吃饭吧。”

“我又不是你的情人,”韦佩佩掩着嘴巴,“你去找你那些兄弟。”

邵闻钦用粗话咒骂他的朋友们,“你都知道那些兄弟全部都是大情圣,情人节晚上当然要陪女朋友,哪个会有空?”

“詹高刑呢?他应该很欢迎你去找他吃饭。”

邵闻钦抓抓头,“他说他约了姜灵兰去吃饭。”

韦佩佩低下头,“我今晚有事要办,不去了。”

他有点失望,挥挥手便离开了,“再见。”等到他走了后,韦佩佩才抬起头,因为她不想被邵闻钦看到她说谎的样子。

她看一看手表,发现自己应该下班了,接更的同学亦都来了。她挽起手袋离开汇明,上了公车往市中心的方向。

她下车后,走进一间X市料理餐厅。

“小姐,多少位?”

“不用了,我的朋友先来了。”

韦佩佩左顾右盼,终于找到詹高刑和姜灵兰,急不及待在他们面前在下来。“对不起,我来迟了。”

詹高刑很有风度地说:“不打紧,先看一下想吃什么东西。”

韦佩佩点了菜之后,便跟他俩聊起来,“刚才很危险。”

“为什么?”姜灵兰关心地问。

詹高刑却抢着答:“我知道,邵闻钦离开了图书馆后,立刻致电给我。”

“他跟你说什么?”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