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情缘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阁楼情缘

阁楼情缘

阁楼情缘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蓝域鱼

时间:2019-09-16 13:58

评语:

标签:

地铁途中的柯四喜无意间撞到了堂冬朗,还害他鼻血直流。没有道歉之余,她趁地铁到站后毫不犹豫地逃了。后来回到家后听放置了半年多的阁楼终于租了出去,那个新租客却正是今天在地铁上撞倒的堂冬朗,老天爷到底是让他来要债还是还债的呢?!当第二天知道堂冬朗竟是新来的项目经理,柯四喜简直要怀疑是不是改错名了,她应该叫柯三衰吧!那她应该如何应付这个新租客兼上司呢?!烦啊!

<

早上9点25分的地铁一号线里,柯四喜正满心期待地站在车厢门边,她正准备偶遇一个人,男朋友?!虽然她也想,但事实却不是。

每天坐地铁上班的时候,柯四喜总会在车厢里遇到一个帅哥,她用了一个代号去形容这个帅哥,就是“小王子”。

为什么叫“小王子”,当然是因为他的样子长得像偶像剧里的王子,注意不是台湾的那个年轻偶像“王子“啊,而是那种五观分明,眼睛大大的,表情有点萌的那种天真又有爱的王子啊!

那她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个“小王子”的呢?这就要从她换了新公司后的情况开始说起了。

从前上班朝九晚六,每天挤公交地铁是背贴背,脸贴脸的,在这狭小又拥挤的车厢内,谁还有心思去发现身边的美啊!只求能挤上车后准时回到公司别迟到。

自从柯四喜换了新工作后,每天的上班时间就变成了早点十点到下午六点半,错开了上班高峰期,她就开始有时间和空间去留意身边的人和物。

由于下地铁的那个站点人潮比较多,柯四喜习惯站在两节地铁车厢的联合处靠车门的地方,而“小王子”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几乎每天他俩都会遇上。

自从遇上了“小王子”,柯四喜就爱上了上班,她留意到“小王子”是在李公祠站上车,而“小王子”上车后准会站在她右手边的位置玩手机。

柯四喜曾经偷瞄过“小王子”在手机里玩什么,一般是上微博和看书,偶尔会跟人发一些QQ,但有时QQ会用英文与对方对话,看来“小王子”的英文非常不错。

“李公祠站在了,请下车的乘客带集行李物品准备下车!”车厢里的广播开始报站了。

一听到“李公祠”站,柯四喜就开始往车窗外张望,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遇上“小王子”?!虽然对一个二十三岁的女生来说还玩暗恋好像有点不太成熟,但她就是迷“小王子”,哪怕只是每天相处几分钟。

车厢门开了,里面的乘客下车后,站台上的乘客开始走进来了。柯四喜假装无聊地抬头四周看了看,其实她就是想确定一下外面的人里有没有“小王子”。

“叮咚”眼前突然一亮,小王子今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T恤,一张浅灰色的休闲裤,背着一个背包,缓缓地走了进来。

小王子眼神无意间扫过车厢,柯四喜马上心虚地低下了头,刚才两人对视了一秒,小王子那无辜的大眼睛里竟流露出一丝丝的迟疑,大概他也认出了她吧!

只要每天固定坐一躺车,基本上车厢里总会看到一些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柯四喜暗暗高兴小王子竟在自己的脸上停留了一秒,这是不是说明小王子也在留意自己呢?!

习惯性地站在柯四喜的右手边,小王子一站稳后很自然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又开始了他每天的必修课。

地铁开动往下一站开去了,柯四喜故意顺着惯性往后靠了靠,顺便往小王子的方向挪了挪,然后用眼尾有意无意地偷瞄了下他。只见小王子大概有173左右不算太高,但她站在他身边感觉刚刚好,呃,刚刚好的意思就是亲吻时身高角度最好。

除了身高之外,从侧面看,小王子的皮肤很白很干净,手指非常修长均匀,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养尊处优生活下的孩子。

柯四喜正在YY当中,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小丽,快谢谢哥哥把位置让给你!”一把很稚嫩的小女生的声音叫道:“谢谢哥哥”!

原本这种车厢里让座的事很普通,但让柯四喜颠倒三观的是接下来的那一句话,只见那个女人停了停又道:“小丽,你的头发怎么乱糟糟的,你看哥哥的头发扎得多漂亮啊?”

眨了眨眼,柯四喜不由得马上对这句话错愕了一下,哥哥的头发扎得很漂亮?!扎头发的不应该是姐姐吗?怎么会是哥哥?!她不由得顺着声音抬头一看,呃,只见一条漂亮的马尾正对着她,真的扎得很整齐喔!

大概也感觉到了周围异样的眼光,堂冬朗只是轻扯了扯嘴角,然后转身就往柯四喜的方向挪过去。

在堂冬朗转身一刹那,柯四喜有点惊艳到了,本来以为留着长头发的男生一般都是那种搞艺术的或者是那种非主流,这两种人都会让她觉得有点不修边幅,甚至会让人感觉脏脏的。

眼前的堂冬朗却完全不属于那两种类型,只见他五官分明,样子长得还蛮清爽干净的,一件白衬衫下面穿着一条牛仔衫,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背包,把全部头发扎成一条长马尾的他,没有艺术家的颓废,也没有非主流的做作,中肯地说一句,长马尾还蛮适合他的。

总觉得有两道炽热的目光盯着自己,堂冬朗抬头与柯四喜一对望,四眼交集,“砰”的一声,电流闪过,sorry,各位看官,那声音不是爱的火花,而是地铁突然加速了一下,导致产生刚才的反应。

最近的地铁越来越不靠谱了,总会站与站之间突然加速一下,让没扶紧的乘客倒扑一下。柯四喜正好是那位没扶好的乘客,她刚与堂东朗四眼对视时,就因为地铁加速而整个扑向他。

“哎呦,痛死我了!”柯四喜不停地揉着头顶,尼玛,地铁员工是不是很久没涨工资啦,为什么最近这种行车不安全的频率越来越高啊?!

奇怪了,刚才她的头是撞哪里了?!怎么觉得撞到的有点软软的,不像是扶杆那种硬梆梆的东西啊?!柯四喜抬头一看,呃,一双大眼正近距离看着她。

忙往后退了一步,柯四喜满眼戒备地看着堂冬朗,小声地道:“他干嘛靠我那么近啊,想借机揩油吗?!”

虽然很小声,堂冬朗还是听得一清两楚,他睁大眼看着柯四喜,嘴里却没说一句话,但眼神里饱含怒意。

被他无情瞪着,柯四喜马上有点不悦,刚刚是他想揩油,现在干嘛瞪着她啊?!难道以为现在的女生很好欺负吗?!于是她立刻反瞪着他。

两人互相瞪了几秒,柯四喜明显感觉对方的双眼是比自己大的,她有点埋怨她妈怎么没把她的双眼生得大一点,那现在的情况就不会太吃亏了。

瞪不过她,柯四喜仗着附近有那么多人,她忍不住开口道:“喂,你瞪什么瞪啊?刚才明明是你故意靠那么近,想揩油还装凶?”

被她无端端指责说想揩油,堂冬朗抿着嘴一字一句道:“喂,小姐,你说谁故意想揩油?”

糟糕,周围的人好像都开始看着自己了,小王子也在看着,怎么办?!呃,绝对不能让小王子觉得我是一个懦弱的女生。

咽了咽口水,柯四喜强作镇定道:“当然是说你啊,你别以为现在的女生都是任人欺负的,我不怕你啊!这里这么多人,我警告你别乱来啊?”说着,她却害怕地后退了一步。

双眼依然没有离开她,堂冬朗冷冷地道:“小姐,你冤枉人也要看情况吧,刚才是你突然撞到我身上,我还没告你揩油,你现在倒恶人先告状?”

虽然有点害怕,但她也不想让其他人以为她是耍花痴。柯四喜马上反驳道:“我是一时站不稳,但绝对没有扑到你身上啊!好啊,我知道了,你现在是被我揭穿了所以才做贼喊贼,无耻!”

指着自己的鼻子,堂冬朗努力稳住情绪道:“小姐,刚才你的那个铁头狠狠地撞到我的鼻子,难道你还说没撞到我吗?”

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鼻子,笔挺没凹陷,柯四喜撇了撇嘴道:“切,我看你的鼻子没红没肿没缺陷,简称一点事也没有,你想坑我也说点有水平一点的吧!”

突然两条血红的鼻涕应声而落,堂冬朗刚被柯四喜撞了一下鼻子后,就觉得鼻腔有点湿湿的,腥腥的味道。他其实已经努力地往回吸,结果被柯四喜一激,那两条鼻血马上控制不住,直奔出来。

被眼前的情景给吓住了,柯四喜整个人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旁边的一个看热闹的阿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喊了声:“哎哟,鼻血啊!”

堂冬朗马上伸手捂着鼻子,糟糕,真的流鼻血了,难怪刚才鼻子被撞后那么痛,鼻梁应该没断掉吧?!

旁边的乘客本来也一直在竖起耳朵听着他俩在争吵,结果事情却发展成这样子,大家也忙收起看热闹的心情,纷纷地关心扶着堂冬朗坐了下来。

还在原地愣着的柯四喜这时才意识到发生的事,原来他的鼻子真的被撞到了,而且撞到他的人极有可能是自己。呃,那刚才自己冤枉他说揩油的事不是丢脸丢在家了吗?!糟了,我在小王子前的形象肯定毁掉了?!

见大家正七手八脚地帮堂冬朗止鼻血,柯四喜忍不住偷偷地瞄了瞄小王子的方向,只见他也正一脸紧张地看着堂冬朗的方向。

呃,惨了,连小王子也在看着那个男人,我该怎么办?!要不在站后马上逃走?不行,明明是自己撞到人家还不负责任地溜了,以后怎么面对小王子啊?!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