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爱恋情与伤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十年爱恋情与伤

十年爱恋情与伤

十年爱恋情与伤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慕小软

时间:2019-09-14 17:04

评语:

标签:

若要问起郑微和蒋慕白的关系是什么,他们肯定会说是床伴,对啊,他们在一起十年,关系也就是床伴那么简单,但也并不那么简单,因为她不明白为什么他十年都没交女朋友,也没有换床伴,都要结婚了还给她买戒指不放她走,他们的关系难道就仅仅只能是一段畸形的吗?她不想这样,所以要离开。 18岁时,郑微上了他的床;28岁时,蒋慕白把我踢出了局……

<

我叫郑微,28岁,是我当炮友的第十年。

我卑微的爱了他十年,可在这漫长的岁月长河里,我的爱已经快要被消磨殆尽。

……

他叫蒋慕白,父亲是S市的首富,天之骄子。

18岁的时候,我还是他的炮友。

年轻时的他,总爱抱着我做那种事。整日整日的就在床上,恨不得就死缠绵在那上面。

“微微,微微,你真美。”他吻着我的脖子、脸颊,在我的耳旁说着各种情话。

那时的我总会很配合的问他,“你爱我还是爱我的身体?”

“当然是……你的身体。”

他深埋在我的身体里,像陷入极美的梦乡一样,不愿意出来。

“喔?那你能爱我有多深呢?”

每次这个时候,他都会狠狠地在我身体里冲刺,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他有多爱我……的身体。

上流社会的公子哥私生活都很混乱。

蒋慕白却是这些人中的一股清流,他从不交女朋友,更不会换女人如衣服。

因为他,只约炮。

确切的说,只跟我一个人约炮。

我曾问过他,为什么不多换几个炮友。

像他这种身份的男人,只睡一个女人不会很枯燥吗?

而蒋慕白每次都是高贵冷艳吐出几个字:“不及你有货。”

他这种话看似深情,实则让人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而我则会下意识的认为是假的。

社会阶层不同,我这样家庭的人,是远远配不上他的。

我只想玩玩,他也是。

可最近,他做的很多事情,都越来越让我想不明白。

比如现在,他正在带我挑钻戒,“过来。”

蒋慕白将我往他怀里一拉,修长的腿紧靠着柜台,禁欲矜贵的气质吸引了一众人的目光。

柜台小姐们全部羡慕的看向我,毕竟在她们眼中,这么尊贵优雅的男人,张口就说要挑一整套给我,放谁身上都会非常羡慕。

“你确定要送给我钻戒吗?这难道不是求婚才买的?”我好笑的问他。

蒋慕白经常带我买衣服买包,对于一个炮友来说,他很豪爽。

可钻戒,他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意思吗?

蒋慕白低声沉笑,示意柜台小姐将店内的主打款拿出来。

那款钻戒足足有12克拉,价格在七位数以上,这还不算配套的项链、耳环。

我呆愣在原地,不肯试戴。

“你不戴上,我怎么求婚?”蒋慕白挑眉。

这句话却如一道闷雷打在我身上,我不知道是该惊还是该喜,可隐隐又觉得很不安。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们快要分手了。

哪怕他现在口口声声说要买给我钻戒,要向我求婚。

“不,我不要。”我抬起头,坚定了拒绝了他。

“为什么不要?你不想嫁给我吗?”蒋慕白的脸慢慢贴近我耳边,诱惑的说道,“戴上它,我们在床上的体验会更好。”

他脸上的表情让人陶醉,我深怕深陷其中,挣开他的手就想逃开。

不想嫁他吗?

不,不是不想,是从来都没有想过。那样的梦太美了,我连做一次都觉得是种奢侈。

回到家以后,他一路追来,手里竟然还拿着那枚钻戒,不由分说的就往我手上戴。

我努力的挣扎,却挣不开他的禁锢,只能被他强硬的圈在怀里,感受着他在我耳边的呢喃,“郑微,我要结婚了。”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