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掉的爱情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脱掉的爱情

脱掉的爱情

脱掉的爱情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陌果

时间:2019-09-14 14:30

评语:

标签:

那些年,我在台上跳艳舞,台下陪着客人笑,我被人叫做婊子,即使我不脱衣,不mai身。 我不相信爱情,直到那个男人出现,让我迷失了我最初坚定的心。 他给了我所有的宠爱,却是亲自对我说,我不会有名分。 当我沉溺于他给的宠爱时,他却毁灭了我的一切! 一年后,我换脸换身份重新出现在身边。 这一回,不再是他百般逼迫我做他的情妇,而是我千方百计勾引他,只为了复仇。

<

我洗下脸上的妆容,连忙赶去上班。

即使我加快速度赶去餐厅打工,但因为早晨我竟然是躺在司少怀里一直到七点,所以我还是迟到了。

果然,领班的脸色很臭,愤怒的说道:“哟,大忙人啊!晚上太忙了,所以这才在床上起不来吧!”

我知道,他是在挑刺,为了昨天受的屈辱,拿捏着我不敢反驳,我没理他,径直越过他,走向餐厅。

换好工作服再出来以后,发现别的同事对我指指点点的。

我只是抿抿嘴,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继续干着自己的活。

客人来了,招呼客人,端茶递水上菜传菜。

隐约间,听见他们吐露的几个字眼,无非是司少为我出头,领班受了屈辱。

领班在餐厅里是不大受待见的,为人贪色还待人苛刻,奈何,他总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对付老板,以至于我们这些被他押着的小员工,为了高薪,敢怒不敢言。

“讨论什么?赶紧干活。”

我听见了领班的吆喝声,他大概是真的气急败坏了吧,不然,平常他绝对不会这样没素质的大声说话。

从而影响了客人就餐。

“瑜白,等会下班的时候别急着走,领薪水呢。”一个刚来的同事对我说道。

“恩,谢谢。”我的嘴角处露出真挚的微笑。

尽管她不说我也知道,但是难为她在这么多人都讨论我的时候还来接触我,不怕掉入舆论的漩涡中。

可是一转头,就看见刚刚那小女孩和另一些讨论我的人在一起说着什么。

我低着头,默默的擦拭着桌子。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是一个社会,而我很显然在这里,被视为是异类。

我知道她们都在背地里指着我,说我是小姐,我也知道这些话到底是谁传出去的,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去反驳和解释一句。

只是因为……他们说的是事实。

这些天的疲倦让我头晕,我没大在意,这在之前也是常有的事,我只是晃晃脑袋,便继续干活。

便就是在我转身准备走进厨房端菜的时候,一阵晕眩向我袭来。我晕倒了,摔下的姿势一定很丑,因为我在失去意识的一瞬间看见了领班诧异的眼神。

我是在一阵消毒水的味道里醒来的。

入目洁白,还有医生的护士在走廊处穿行。

我眼睛四处转了转,就看见坐在床边的阿秀。

我撑起身子,想要做起来,哪知道四肢发软,愣是将我好不容易撑起来的身子狠狠摔在床上。

“你醒了。”阿秀急忙帮我扶好床的高度,在背后垫了个枕头。

“阿秀。”我砸吧着嘴说道。

阿秀似乎是察觉到我的动作,立马起身给我倒了杯水。

我在喝水的时候,她说起我了。

她总是这样,改不了絮絮叨叨的毛病,却是我在这座城市里唯一的朋友。

为我好,我知道,于是我左耳进右耳出的听着阿秀说着我不好好照顾自己,低血糖了还不吃早餐去工作等等。

她说了半天,见我没应答,气不过,一把抢走我的杯子。

“瑜白!我在和你说话,你听没有?”“当然有了。”我眨巴着眼睛说道,在阿秀下一个爆发来临之前急忙说道,“我下次会注意的。”

“下次,下次,你自己好好想想这是你第几次躺着进医院了?”

阿秀说着句话的时候,我不好意思的起来,似乎每次的‘下次注意’就是把自己送进医院。

看着头上吊瓶的液体,一定又花了很多钱吧。

我不禁一阵肉疼,噘嘴道,“其实也没有多严重,根本就不用来医院。”

阿秀是不知道我的事的,在我步入这个城市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没人知道我来自山村。

当我的脑袋被阿秀用食指戳的一动一动的时候,我撇着嘴。

“阿秀。”

“你饿了吗?”我轻晃头,低着头,开始想起这个月的开销还够不够。

除去房租水电费生活费,还差点给家里人寄过去。可是如果少吃点也就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放宽了很多,钱没了还能挣,可是下次一定真的要注意不能把自己在弄进医院了,进一次,可就代表着白花花的银子往外面溜走。

“怎么了?”

阿秀见我半天不说话,以为我怎么了,停下手里的动作,带着关心的眼神看着我。

“没事。”

我笑道,“点滴什么时候能完?”

“这是最后一瓶了。”阿秀说完,房间里保持了短暂的沉默。

我看出阿秀的心不在焉,便好心出口道,“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就先走吧。”

“我没事。”

阿秀立马反驳道。

我一笑,“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忙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真的吗?”

阿秀似乎还不放心。我用没打点滴的左手拍了拍胸脯,“也不看看我是谁。”

“是,你是瑜白,最厉害的瑜白。”

说完,我们相视一笑,随后在阿秀的百般叮嘱下,以及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和我一在保证的情况下,阿秀这才离开了。

我渐渐的睡着了,我觉得我的眼皮恨沉重,我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但是我却是做不到。

我只模模糊糊的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烟草气息……

应该是我的错觉吧!

第二天,我的身体好多了以后,当我去缴费时,却被告知有人缴过费用了。

我一想,应该是阿秀。

我想着晚上碰见她的时候在把钱还给她,就离开了医院。

餐厅那边,因为我的突然昏厥,老板好心的给我放了半天假。

也就是说在接下来将近四小时的时间,我没有工作可做。

那么,就先去给家里人寄钱,然后回家睡觉。

我来到自助存取款机上,看着卡上的余额,给自己留了一千,剩下的全部寄了过去。

应该够一个月的了。

夜幕降临,我的夜班时间到了。.

我赶到了会所。

只是,我正准备进入夜总会的时候,发现门口站着两个女人,走近了看,其中一个是同行刘青。

她的头发被狠狠抓住,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烂了。

不用想也知道,家里的那位找上门来了。

“你不过是婊子养的!”

“自以为老胡天天包你会娶你!他不会是玩玩而已!天底下只有傻瓜才会娶你们这种不要脸的婊子!呸!破坏家庭!”

“不要做白日梦了……好好的坐你的小姐!死狐媚子……”

刘青站在原地一声不吭,被那中年妇女拉着头发。

其实那些话又何尝不像是刺一样深深的扎入到我的心脏中。

只因男人来是为了消遣娱乐寻乐子,很少有男人会傻到把夜总会的小姐娶回家,流落风尘的女子带回家,说出去,怎么也会遭人诟病。

我没有走过去,因为按照这种情况,往往几分钟后保安就会赶到,清除掉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当保安将哭骂着的女人请走以后,刘青抬来,我才看清楚她的眼睛,平静得就像是死水一般。

她看着远处跟着老婆离开的男人,嘴角处露出苦涩的弧度。

我站在原地,刘青应该是……动了真情吧。

因为她的一向是泼辣的,平时都会在内部和那些故意找茬的小姐们吵架,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却是异常的安静,整个人都是呆滞和麻木的。

突然,她回头,我的视线和她的视线交汇在一起。

她的眼眸里是淡然的,很快就离开了。

因为这件事情,我耽搁了准时进夜总会的时间点。刚一踏进门口,就看见妈妈桑在张望着。

在看见我进来之后,妈妈桑脸上的笑容瞬间堆起,“瑜白,你可算来了。”

我不动神色的移开被抱着的胳膊,淡淡的“恩”了一声。

妈妈桑曾经一度想让我下海,我只能在其中不断的周转,但其实若不是她护着,我这三年也不会安然无恙。

“瑜白,1801包厢又专点你了哦。”

妈妈桑说着,我听的却是心头一颤,他又来了么?

虽然是这样想着,可我还是露出了一点微笑,“我知道了,我去准备一下。”

再次被点

阿秀回到等候室休息的时候,我正在化妆。

我讲医药费拿出来递给她,说道:“阿秀,你不用替我付医药费的……”

然而阿秀却是惊讶的看着我,摇了摇头,说道:“这……我没有……”

我愣住了,不是阿秀?

那到底有谁还会替我付医药费呢!

莫名的,我想起了那淡淡而熟悉的烟草气息。

但是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纠结这些,因为妈妈桑已经在催促我了。

而我怔怔的望着镜子里我的脸。

掀开刘海,还能看见伤口结痂。我用手指抠着它,想把它扣下来。

我有轻微强迫症,见不得这种东西占据着我脑门。

看着又隐隐渗出鲜血的伤口,我胡乱的用水清洗了下。

镜子中的我,刘海微湿,用不晕妆的化妆品画出来的妆容就是好,即便沾了水,它依旧附在我脸上,就像这些年我一直带着的面具一样。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