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小魔女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邪魅小魔女

邪魅小魔女

邪魅小魔女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不回来

时间:2019-09-14 14:28

评语:

标签:

一纸契约成了他名义上的妻子,他伤害自己,甚至伤害身边最亲的人。可是那有怎么样呢?她苦涩的想着,女人的心都是最柔软的,她没有办法选择愤怒和怨恨。

<

女人的心都是最柔弱的,面对着一个伤害自己,甚至伤害自己身边最亲的人,她也是没有办法选择愤怒和怨恨。

一个女子站在夜色之下,她双眼空洞,那样的无神,她全身的肌肉绷紧着,那精致的小脸蛋红通通的,这是一个曾经被爱情伤害的女孩子。

她的名字叫于珊,今年于珊已经二十四岁了,这样一个年轻并不大,也不小,像她的岁数早应该明白爱情到底是一件什么东西。

她从小到大一直都不缺乏爱情,她生得便是一张美人脸,精致的五官,瓜子脸,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无害而单纯,身穿着白色的边轻纺衣,下身是蓝色的牛在短裤,穿着一双平底鞋,她是那样的青春。

从大学毕业已经有二年的时间,但是她身上依旧是那种脱俗的气质,像是那遥远天际的仙女,和世间的一切都没有关系。

于珊,那样的美丽,她从来就不缺乏喜欢和追求自己的人,但是,出身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大概是她唯一的不幸运,但是幸运的是她有一个疼她,爱她的母亲。

所以毕业了以后,于珊便是出去工作,早早当家,她辗转了几家公司以后终于在一家名为凌氏企业的庞大集团找了一份总裁助理的公主。

凌氏企业的总裁,自己便成为了他的秘书,哪想到就是这个人,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凌少铭,可以说是于珊见过那么多男人里面最优秀的一个,他年龄非常的轻,和自己差不多,但是像那样的人却成为了国内最大企业的总裁,他长的非常的英俊,穿身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套在里面,配上他那一米八二的个子显得非常帅气。

他笑起来的时候非常阳光,有着一种可以勾人的味道,想必任何一个女孩看见都会喜欢上他。但是,于珊和他工作那么久却没有看见过他笑,他一直都是板着一张脸,他心里面想是积累着许多的事情。

渐渐的,伴随着工作的相处,凌少铭对于旁边的女孩才留意了起来,于珊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她的甜美,她的活力最终感染了这一位冷酷总裁。

凌少铭是那一种霸道的男人,他想要的,必须要得到,好几次和于珊在一起他都表达过自己这种想法,只不过于珊一直都拒绝着他,凌少铭很优秀,但是于珊觉得他并不是真心喜欢自己。

徘徊在凌少铭身边的女人太多太多了,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而这时候,洪风炎便是出现了。他是那种成熟的男子,一直以某种企图靠近着于珊,他的暧昧是那样的直白。

洪风炎是洪氏企业的总裁,是属于没有背景靠着自己一手奋斗而得来的成果,所在的企业虽然没有凌氏那么大,但在国内也属于是不错的企业,洪风炎是成熟而有魅力的人,与人相处总是显得很幽默,他年龄并不算特别大,如今也差不多到了三十岁。

后来,于珊的母亲因为一场疾病而需要大笔高昂的治疗费用,得知此事以后,凌少铭便是提出了要借一笔钱给于珊,当然,前提之下是需要于珊签定契约成为自己名义的妻子,对于这事于珊自然不愿意。

但生活无奈,最后却是答应了。她可以成为他名义的妻子,这个期限直到自己母亲得病得到治疗。

于珊有一个好朋友名字叫张柔,是那种个性鲜明,性格正义的人,早年被父母送进军校中当过兵,出来了以后总有一股正义感,她很特别,所以后来洪风炎认识了张柔后对她一直都有着强烈的好感。

张柔知道于珊,凌少铭两人的事情后非常反对,可惜也没有办法,最后他们两人还是走到了一起,并且在以后的生活中渐渐产生了关系。

于珊熟悉了凌家的一切,包括凌少铭的生活习惯,性格,各种爱好,嫁入了他们家以后更是知道他们家所有的人,包括他们家的管家红姐,还有其他女佣。

后来,洪风炎却是一步步的故意接近着于珊,凌少铭两人,以第三者的方式插足在两人的身旁,后来于珊才知道,洪风炎之所以那么做是为了破坏两人的感情,洪风炎小时候因为一场大火而导致自己成为孤儿,他的父母全都死了。

那一场大火正是因为凌少铭的父亲而造成了,为了攻击洪氏企业的恶劣手段。后来在洪氏一名老员工,刘叔的帮助之下,洪风炎才顺利的活下来并且创造了新的洪氏企业。

洪风炎为了报仇进行着一步步的计划,后来于珊的母亲因为治疗而出事成为了植物人,负责治疗的医生名字叫齐子哲,是一个好人。

于珊一直都把齐子哲当成是大哥哥,但后来却是被洪风炎告知,齐子哲是故意在手术中把自己的母亲变成植物人,原本自己的母亲是可以治疗的。

而齐子哲之所以那样做是因为他被凌少铭收买了,得知这一件事情以后于珊彻底的崩溃了。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真相,但它却真真实实的摆在了眼前,叫她不想面对也难。

她承认,她一直就不是个坚强的女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只要遇到一丁点困难,就能轻易将她打垮,现在她又被无情的现实打垮了,她感觉自己此时正站在悬崖上,明明不想往下跳,可残酷的命运却仍是逼着她纵身一跃,落入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她伸出白皙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摩挲着妈妈的掌心,努力想要抚平她满是褶皱的指纹,泪水像断了线般不停的自眼角滑下。

小时候,她看过太多的童话故事,本来她是不相信那些完美的爱情的,可是自从那天凌少铭向她求婚后,她的想法就改法了。

那一刹那,当她对上他真诚的眸子时,她竟真的相信自己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经历重重波折,她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

之后的几天,她心里虽然为两人能不能重逢而一直都处在惶恐不安中,但每次只要一想到那天的情景,幸福的感觉就会不自觉的涌出来,将她的心填得满满的。

可是为什么,仅仅只过了几天,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就将再次流走,她舍不得,好舍不得,可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就真真实实的躺在那儿,她成为植物人就是她最爱的男人一手造成的,她纵然再不想面对,也得坦然接受。

接受这样的真相意味着什么,她心里十分清楚,她低头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指,中间那颗漂亮的钻石时刻都在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可却再也照不亮她的内心世界,从刚刚齐子哲承认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已经由光明变得灰暗,前方长路漫漫,可却没有她要走的路。

她和凌少铭的爱情注定要解体,这是她最不想接受也必须要接受的事实,这枚钻戒曾给她带来满满的幸福,可是现在,她却无法留住它了。

于珊睁着无神的大眼睛整整发呆了三个小时,在这三个小时里,她想了很多,妈妈的养育之恩,还有她刻骨铭心的初恋,但想的最多的就是,她和凌少铭日后的路要如何走?

他让她最爱的妈妈成为了植物人,说不恨他那是假的,可是恨,她又实在恨不起来,这又爱又恨的情感交织在心中,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中午的时候,护士送来可口的饭菜,可于珊却一口都吃不下去,她拿起妈妈的那一份,慢慢的喂她一口一口的吃着,眼眶却红肿一片,喂的时候手都在发抖。

在她的记忆中,妈妈从来都是不倒的大树,从小一直站在她身边,为她遮挡刺目的阳光,可是现在这颗给她安全感的大树却因为她而倒了。

看着妈妈那双空洞的眼睛,她就心如刀绞,她是孕育了自己生命的女人,可却因为自己而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她大概算是这世上最不孝的女儿了吧,齐子哲说他有罪,其实她才有罪,她犯了不孝之罪,罪无可恕。

“呕……”饭菜喂到一半,妈妈就吐了出来,于珊赶忙拿过一边的纸巾为她擦掉嘴角的饭渣,接着又舀了一勺米饭喂到妈妈嘴边,却怎么也喂不进去了。

“妈,你再吃点吧……,求你……”于珊哽咽着,带着哭腔哀求着将米饭一次又一次往妈妈的嘴边送,可是无论她怎么哀求,妈妈就是紧闭着嘴,再也不肯吃一口,到最后她无力的放下饭菜,趴在床头上哭了起来。

她知道,妈妈是在生她的气,所以才不吃饭的,她在气她和凌少铭在一起,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她。

“董小姐,您怎么哭了?”这时,护士进来换点滴,看到于珊趴在床上哭,走过来问道。

“哦,没什么?护士小姐,我妈妈一直都不想吃饭,是不是消化不好啊?要不要让内科的大夫再给她检查一下?”于珊抹掉眼泪,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妈妈,扭过头看着护士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你得去问齐主任,他是病人的主治医生,不过我个人觉得,病是一方面,家人的陪伴也很重要,你别看她躺在这一动也不动,其实她还是有意识的,比如经常给她做做按摩,陪她说说话,她的心情就会好很多!”护士边说着自己的经验之谈,边快速的换好点滴,走了出去。

之后,于珊望着病床上的妈妈,又开始走神,其实护士说的很对,她是应该经常来陪陪妈妈了。

“嗡……”正在她神思恍惚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看了一眼,当看到上面闪着的“老公”两字时,本能的就要接,可一想到妈妈憔悴的样子,她一咬牙就挂了电话。

可没过几秒钟,电话又响了,这次她干脆关机,将它装进兜里。

先前在未知道真相前,仅仅是怀疑,她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凌少铭,现在真相摆在眼前,她更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去指责他吗?可是再多的指责也换不来妈妈的健康,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关机以后,她的世界暂时清净了,再没有人来打扰她,齐子哲也没再来找过她,一个下午她都呆在专护病房里守着妈妈,悉心的照顾着她,尽着一个女儿该有的孝道。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当她握着妈妈的手,静静的诉说着小时候的往事时,她竟奇迹般的发现,妈妈的嘴角好像若有似无的弯了弯,那样子好像是在笑。

那一刻,于珊激动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她终于相信,妈妈一直都是有感觉的,是她太不孝了,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少陪伴她。

有了这个发现以后,她在欣喜的同时,决定以后常来医院照顾妈妈。

下午6点钟的时候,她喂妈妈吃过晚饭,才不舍的离开了病房。

当路过齐子哲的办公室时,她本能的顿了下脚步,盯着他的门看了半响,才又迈着步子走出了住院部。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晚霞的红晕照亮了半边天,也将于珊的脸映得红通通的,再加上妈妈刚才的微笑,让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就在这时,两个护士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可能是新来医院的,她以前并没有见过,所以也没有多注意,可她们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她看,其中一个人还小声的议论起来“喂,你看,那不是昨晚电视上说的那个女人吗?”

听到她的声音,另一名护士扭头在于珊脸上扫了一眼,疑惑的说道“嗯,是有点像,不会真的是她吧!”

“绝对没错,我听说呀,她先前还是总裁的情人呢?后来又和洪氏集团的总裁好上了,听好还要订婚,闹得整个离溪市都沸沸扬扬的。”

“可为什么昨晚在电视上,洪总裁要公然退婚呢?她之前可是洪氏的准新娘啊?”

“谁知道呢?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就知道傍大款,谁有钱有能力就去爬谁的床,人家洪总呀,总是知道她以前跟过我们总裁,所以就不要他了,要知道洪总和我们凌氏集团一向都是面和心不和,又怎么肯要死对头的女人呢?”那个护士在说的时候,回头狠瞪着于珊,眼里有着浓浓的鄙夷。

这时,另一名护士又开口了,口气同样不屑“是啊,如今这社会呀,什么东西都涨价,就是某些人的人格呀,太低贱,这种女人就活该被人甩!”

“哈哈,你看她那个样子,活脱的就是一娼妇”

“嘘,你小点声,别让她听到”

“听到怎么了,哼!”

于珊定定的站在原地,两名护士的冷嘲热讽被她一字不差的听在耳里,也痛在心里,她昨晚一回到卧室就倒在了床上,不曾看过什么电视,也不知道洪风炎公然在电视上退婚的事。

她想,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羞辱她,让她成为整个离溪市的笑柄,同时也让凌少铭跟着她成为焦点人物,一起蒙羞。

他做到了,她现在的确有点抬不起头来的感觉,因为那两名护士的议论声不止传到了她的耳朵里,也让医院里的其它人听了个一清二楚,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或是路过的病人,全都围在于珊身边,朝着她指指点点,那些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可无论她们怎么说,于珊都不去反驳,至始至终都是面无表情,也可以说她已经被骂得麻木了。

她向老天发誓,她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和自己深爱的男人相携着走向婚姻的殿堂,在幸福的旅程中,两人慢慢的一点点的变老,但却永不离弃,可为什么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却这么大?

她只想过最平凡的生活,为什么也这么难?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