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期限是一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爱你的期限是一生

爱你的期限是一生

爱你的期限是一生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冬雪雨

时间:2019-09-13 17:08

评语:

标签:

爱一个人到底有多久?当残酷的现实与最初的理想相背离时,曾经的海誓山盟是否还在?可以在面对金钱的诱惑与职位的提升下,不做集团大亨的情人,又为何会拜倒在对自己虎视眈眈的董事长门下?人生过往,当走过了一段艰难的人生之路后,已陷入往事不堪回首的境地,她还会获得他的真爱吗?当面对了现实的种种变迁之后,谁,才是你一生一世的守护与唯一的情感归宿地?

<

七月的一个上午,某省城重点高校。热闹非凡的校园里,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全是师生。

图书楼前,王旭生站垂柳下焦急不安的向图书楼门口张望,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轻轻的柳枝在他面前随风飘动,他在垂柳下的竹椅上坐下来,是的,他是在等一个人,一个至少对他来说很重要的女孩子。风吹乱了他的思绪,他在内心里对自己说道:也许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一定要对她说出自己的心声,舒郁,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明白这四年来对你的一片痴情!

半个小时后,果然从图书楼出来一个穿着干净整洁、身材纤细、面容清秀的女孩。

哦,她出来了,他自言自语的说道:大学已近尾声,这是我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次机会失去,那么,我们就算是彻底的无缘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给她的只有祝福。

他望着那个叫舒郁的女孩渐渐的走来,她似乎看上去有点憔悴,好像有什么心事在缠着她,是毕业之际,找寻工作给她带来的困扰吗?王旭生又想到美院那位每天与她一起上课的名叫郑兴的男孩子,每次想到他,王旭生的心里总不是滋味,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嫉妒还是什么,他甚至希望毕业就分手这种现实情况出现在他们之间,他无数次设想过他们分手给他带来的机会。如果有这样的机会,那么真是上天对他的眷顾。

他站在垂柳下睁着一双忧郁的眼睛静静的望着她,终于鼓起勇气欲上前与她说话,却看见她正从包里拿出手机在拨号。她要给那个男生打电话吗?王旭生有点看不起自己,为什么四年来自己没有勇气向他表白呢?光是因为她已经名花有主吗?

我在图书楼前呢,你上午有考试啊?我说呢,我的手机一上午这么安静,那好吧,我去画室找你!舒郁打电话时脸上一直洋溢着一个幸福的微笑。而那个幸福的微笑感染着他,让他感觉自己是一个要破坏别人快乐的人,而这种感觉一直伴随了四年。她爱郑兴,郑兴也爱她,他们是校园里一对令人羡慕的恋人,男才女貌,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四年不食人间烟火的恋情对于这样一对情人来说是要得到祝福的,而他此时要干什么?要她平静的生活之中突然出现一个他吗?可是,让他放弃去喜欢她那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呢?他暗恋她,暗恋总是心酸的、绝望的。四年来,他无数次望着她的背影,下定决心的每一次表白居然都是以失败告终此时,再次望着她从面前经过又渐渐走远,她的声音也随之模糊了,风轻轻吹佛着她渐渐飘远的淡粉色长裙,乌黑的长发也随风美丽的飘动着远去,远去,他若有所思的苦涩的摇了摇头,失落的心情再次滴落到低谷。他想:算了吧,就把这当成是结局吧,既然,她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与幸福,我深埋四年的感情只能是一场梦而已。王旭升无奈的靠在一棵树上,闭上眼睛沉寂在自己凌乱的思绪中。有时候,王旭生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与美院的郑兴竞争这份感情,不管怎样,自己也是本市某局局长家的公子啊,在别人眼里,自己的各方面条件并不是那位天天围绕在舒郁身边的郑兴所能比的。可是,在这段感情里,他却觉得自己好自卑好渺小也好没用。算了,爱情是世界上最无法说清楚的东西,也许郑兴在舒郁的心中才是最完美的?否则她怎么会那么多年爱他如一呢?王旭生想到这里,苦笑自己这么多年不成熟的情感带给他的困惑。

舒郁,是02级经济系的学生,她与王旭升同系却不同班,她不仅是校园文艺宣传队有名的歌手,还是校舞蹈队的队长,每次学校举办文艺演出总少不了她。她不仅才艺好,气质佳,容貌娇媚,她的美丽倾倒校园里无数男生,她是他们私下常常谈论的完美女生。所以,在学校里,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她拒绝过众多男孩子的求爱,无论是显赫的富二代,还是自居自傲的官二代,在她舒郁看来都比不上那位美院里的男生——郑兴,郑兴的家境虽然不好,父母都在乡下,可是,郑兴却对她百般爱护,体贴有加。但是,郑兴却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这样宠着她,他生性活泼,却有时候又喜怒无常,他们会常常吵架,吵架过后,他会几天不理她,也不向她道歉,最终,总是舒郁会跑去找他化解一些相处中的小矛盾,所以在别人看来,他们一直是恩爱的恋人。有一次,舒郁问郑兴为什么可以好几天不去找她?他的回答是:我不能把你宠坏,我很爱你,但一定不能把你宠坏,我们要理智的恋爱。这样的回答,舒郁思考很久,虽然她并不满意他这样的答案,可自己知道,她是不能没有他的,她爱他,说不出什么理由,或许爱情并不需要理由。何况,恋爱中的男女吵架也是正常的不过的事情,所以,舒郁对此从来不去追求。

画室里,四五个同学在画画,其中一个穿着时尚前卫的,梳着短发的大眼睛女生向门口望了一眼,转而对她傍边的郑兴大声喊道:郑兴,你的模特来了!此话一出,大家都抬眼向门口望去,望着郑兴美丽的女朋友开始谈笑纷纷。这话不假,她确实是他的模特,半年前,在他的要求下,她生平第一次在他面前裸身做了他的人体模特,她以为那次,他一定会向她提出非分的请求,但他却只是画了她,并没有做她不愿意的事,他说这是艺术,在她没有准备好的时候,他不会侵犯她,舒郁穿好了衣服,很感动的在他额头上印下深深地一吻。她觉得郑兴尊重她,懂得尊重一个女人的男人,总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郑兴探出头望了望门口的舒郁,对她微微一笑,然后将画笔一丢,对刚才那个短发的大眼睛女生说道:喂,说话注意点,不要那么大嗓门,小心嫁不出去!都大三了。

女孩伸出脑袋,逗趣道:嫁不出去,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着的哪门子急啊?怕我逼着你娶我啊?

是——,郑兴是不急,可是舒郁急啊,你每天缠着郑兴,他呢,又是那种特容易拜倒在女人石榴裙下的人。说不准哪天,他真的会舍弃善良的舒郁而成为你的俘虏呢,呵呵呵她身边的一个男孩子逗趣道。

是啊是啊,咱们小妖是谁啊?对付男孩子,尤其是像郑兴这样的男孩子,那可是有一套啊,否则就枉费小妖这个名了,哈哈哈

是啊,舒郁可得当心了,呵呵呵

大家七嘴八舌的开着玩笑,原本安静的画室里,由于舒郁的到来而顿时笑声满屋,热闹不已。

舒郁摇了摇头,安静的站在门口,微笑着听大家兴高采烈的说笑着,心想,美院的学生就是活跃。每次来找郑兴,他们都要放肆的开上一顿玩笑。舒郁从来没把这些当回事,她已经习惯了他们的玩笑。也只有他们还有心情这样兴高采烈的说说笑笑,而自己已经大四了,一个大四生是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去开别人玩笑的。

郑兴起身,一边笑骂着这群开玩笑的同学一边拉了舒郁的手风似地向外面跑去,他要逃离这种喧嚣。外面的阳光很好,郑兴伸了个懒腰望着舒郁问道。

舒郁,最近,工作的事情怎样,还是没有合适的单位吗?

舒郁望着郑兴帅气的脸,苦涩的摇了摇头。

没有啊,不过,我已经决定,只要有单位接收我,我就先去上班。利用休息时间再抽空联系理想的单位,这叫骑驴找马。我必须先找到属于我的那头驴,然后再去寻找那匹马。

嗯,你说的也对,不过,你暂时就先在省城里找吧,女生出去找工作,总是不让人放心。一年很快就过去了,明年,我毕业,咱们再共同做新的打算,舒郁,你只需要等我一年,一年后

他们一边聊着,一边向餐厅走去,餐厅里,早已是满满的学生。几个窗口已经是排了几条长龙,看来,没有十几分钟是打不到饭了。

我去打饭,你先找个座位坐下!郑兴去那边的一个窗口排队,舒郁好不容易才在靠近窗户边找到一个双人座位坐下。她望着窗外,餐厅门前那几株漂亮挺拔的白杨树已经开始掉叶子,四季轮回草荣草枯已经过去四个年头。啊,难道已经进入初秋了?可是算算离入秋还有将近一月呢,唉,想想自己的工作,想到前途一片茫然,她的内心满是失落与惆怅。她蹙起了眉头,一双眼睛迷离的望着餐厅外面的那几株高大的白杨树。这一切全被坐在不远处的王旭生看在眼里,她望着窗外发呆,而他正静静的望着她发呆,她依然穿着那一身淡粉色的裙子,白色的精致的凉鞋,一头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她美丽而安静,在王旭生眼里,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与她相比,无论是才学、性情、长相。

但是在舒郁的眼里,对王旭升却是另一番看法。他是个少言寡语的男孩子,平时不怎么和人交往,凡事都是独来独往。他父亲是省城里的政府官员,外公是商界里有名的人物,生意一直做到国外。毫无疑问,这样的男孩子在学校里那是十分抢手的男朋友人选,他身边当然不乏追求者,可他淡漠的帅气的面孔却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平时,他们虽然是同一个班级,每天一块儿上课,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很少有细节上的来往。对于王旭生这样的公子哥,从小生在偏远小镇的舒郁是从来不主动接近的。她把他划为生活条件优越的官二代兼富二代,避而远之。但是,这四年来,她却万万想不到自己在这个官二代兼富二代心中享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想不到他对她那份痴痴傻傻的爱慕。

饭后,郑兴要准备结业考,自己先回教室里复习去了。餐厅前,只剩下舒郁一个人慢悠悠的向宿舍走去。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