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他是人间炼狱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爱他是人间炼狱

爱他是人间炼狱

爱他是人间炼狱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缚瑾

时间:2019-09-13 15:08

评语:

标签:

我遇见林维止在我最灰暗的二十一岁。 未婚夫背叛,父亲出轨。 他犹如一束阳光,顶着我姑父的身份,踏入了我的人生。 有人问他:维止,你这么理智,为什么要毁掉自己。 所有人都发出疑问,觉得他疯了。 可世间情爱都是命,他也逃不过命。

<

我二十一岁生日前不久,严潮提前给了我一份大礼。

严潮是我谈了五年的男友,前不久刚订婚,他是我初恋,可他初恋不是我。

他之前情史比较花,因为他家里有钱,小姑娘都主动往身上粘,最多同时交往过四个,他和我在一起后收敛许多,风言风语也再没听到过,要不是闺蜜告诉我他出轨了,我还一直蒙在鼓里。

我闺蜜安然在酒店做前台,有天晚上忽然给我打电话,说严潮带着一个特别性感的长腿辣妹开了小时房,而且是四个小时,她在电话里揶揄,“真行嗨,我见过情侣开俩小时的,你爷们儿真牛掰。”

我握着电话愣住,问她什么时候的事,她说就现在。

我当时刚脱了衣服要洗澡,光着身子站在阳台上,风一吹冷得要命,我让她等我,她电话里咯咯笑,有点幸灾乐祸。

当初我和严潮在一起,几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阻截,我爸妈不乐意,安然不乐意,听说他爸妈也不乐意,我爸和他爸当初是老邻居,后来他家忽然发迹了,搬到这座城市的富人区,就此断了联系,可我爸对他家那点事门儿清,一屋子吃软饭,吃的是严潮姑姑软饭,确切说是姑父。

严潮父亲有个妹妹,是严潮的爷爷老来得女,而严潮父亲很不争气,游手好闲嗜玩成性,听说和严潮他妈就是舞厅里跳舞认识的,他爷爷去世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这个女儿,这十来年严潮一家之所以过的这么好,都倚仗在上海定居的姑姑,还有做大生意的姑父。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爸嫌弃我家书香门第,穷酸迂腐又自大,还掌握了他家许多老底,不过对我还可以,我俩前不久订婚,双方父母的见面饭拖到现在还没吃。

我出家门时我爸问我干什么去,我扯了个谎说逛夜市,他一脸严肃放下报纸,对我郑重警告,“我告诉你,夜不归宿决不允许…”

我心都快着火了,哪有功夫敷衍他,他后半句没说完我就把门甩上了。

严潮九点开房,我九点四十到了酒店,大厅三三两两办理入住的客户,等安然忙完我冲过去问她哪间,她偷摸塞我一张房卡,“可别闹大了啊,老娘这吃官司呢。”

我看了眼卡上号码,206。

我转身往楼上跑,安然蹙眉在一堆房卡里扒拉半天,脸上迷迷糊糊的,一直嘟囔是不是。

我像一樽屁股被点燃的煞佛,带着一身竖起的刺,冲向了决定我婚姻生死存亡的那扇门。

我站在206门口,发现门没锁,敞开了一条缝隙。

我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门缓缓推开,屋里一个人也没有,昏暗的灯光笼罩着每一处角落,窗纱是束起的,到处很整齐,空气也没有事后的腥味。

宽大的床上整齐摆放着男式西裤和衬衣,我盯着大床愣神,仔细寻找女人的痕迹,忽然浴室内传出哗哗的水声,打破了这份沉寂,我吓了一跳,立刻看过去,半透明的磨砂门上隐约透出一个男人的轮廓,站在花洒下冲洗身体。

严潮不会这么快就结束战斗,看来是转移作战地点到浴室了,我忍着怒火伸手推开门,蒸腾的热气喷出,缭绕的白雾将视线里的每一件事物都变得模糊不清,男人背对我,精壮魁梧的身躯让我察觉出不对劲。

严潮虽然才二十岁,可他不喜欢运动,臀部有点垮,腰上还有一圈肥肥的肉,显然线条这么紧实健硕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我手足无措的同时男人开口说,“谁允许你进来,把衣服放在门外。”

声音也不对!

我仓皇咽了口唾沫,刚想转身溜,他忽然在这时关掉了花洒,转头看我,我没看清他长什么模样就落荒而逃,可我脚下穿着橡胶底的鞋,在这样湿泞的瓷砖上站不稳,脚下一滑直接朝前面栽过去,跌撞在坚硬的瓷砖上,手抓不到可以扶住的东西,贴着墙壁滑下,最终重重跌在地面。

到底什么情况,安然故意陷害我?

严潮喜欢男人?

这两个猜忌从我脑海闪过,我下意识看着面前男人脱口而出,“你是鸭子?”

我问出口自己就否决了,他明显比严潮年长很多,而且这种气质出众的鸭子,估计早被富婆包走了,不会还打男客人的野食吃。

他忽然一把将我扯住,从地上拉起来,我重心不稳扑向他怀中,他警惕扫了一眼门外,确定没其他人跟进来,才将目光落在我脸上,一只手捂住我的嘴。

“别叫。”

我和他紧贴着,他高出我一头,他没有来得及擦拭的身体挂着无数透明水珠,越来越烫的温度几乎要焚化我。

我瞪大眼睛看他,嘴唇在他掌心控制下没有办法出声,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被他浸湿。

“出去。”

他松开我,毫不怜香惜玉将我往门外一推,我犹如一只八爪鱼被驱逐出去。

我浑身湿漉漉逃过一劫,万幸这男人够大度,连问都没问清楚,更没有找我麻烦,否则他告到酒店那里安然工作就保不住了。

我拔腿要跑,一名穿着工作服的年轻女人提着一袋衣服从门外进入,“林总您房间门怎么锁上….”

她看到我,又看到了我身后走出来的男人,当时张大了嘴巴,白皙削瘦的手压在唇齿间,有些不知所措。

“林总…您。”

她估计不知道说什么好,也没想到会有女人出现,被称呼林总的男人不再赤身裸体,他腰间围了一条白色浴巾,非常冷静从她手里接过衣服,背身站在床尾慢条斯理穿好,“她走错了,带她去严潮的房间。”

我一愣,他怎么知道我来找谁?

我刚要问他,女助理已经走到我面前朝我点头微笑,“严潮在209,我带您过去。”

女助理没有等我自己走,她直接拉着我走,我一边被迫跟着她,一边回头要质问男人,可惜门砰地一声从里面关住,呛了我一鼻头风。

安然没骗我,严潮真的在酒店,她就是手忙脚乱给错了我房卡,我刷开209房间时,他正光着趴在一个女人身上大幅度运动着,那女人叫得特别爽,颤抖着一个劲儿翻白眼,她还没有叫完,我脱了运动鞋直接拍在她脸上,拍出好大一个鞋印。

我突然闯入让严潮愣住了,他动作停滞下来,女人被从天而降的一只鞋也拍醒了,他们两个特滑稽从对方身体里分开,严潮有些惊慌,他喊了我一声,女人抓着他肩膀问这是谁,严潮没搭理她,他一手摸衣服一手撑住床铺翻下来,金鸡独立穿裤子。

女人不依不饶,她大声问严潮我是谁,他不耐烦瞪了她一眼,“是我未婚妻!”

女人一听就炸毛了,“你不是说你单身吗?你不是说你刚和女友吹了吗?你玩儿我?”

严潮也没被她吓唬住,他穿好裤子从皮夹里摸出一沓钱,直接甩在女人赤裸的怀里,“够吗?别装得这么情深似海,打着模特幌子就不是出来卖的了?我骗你什么了,打个炮而已,这种事谁嘴里还能说实话吗?”

女人本来还要发火,但她看到散乱在床上的钞票,粗略数了下,大概有两千多块,立刻忍了回去,送我过来的女助理看到这一幕没有惊讶,我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身份,好像和严潮认识,她走过去说了句什么,严潮怔了怔,抿唇没吭声,脸色很难看。

长腿辣妹穿好裙子捏着钞票走过来,她笑着朝我抛媚眼,“你老公活儿不错,就是太粗鲁了。”

我将头别开,严潮踢了她一脚,让她立刻滚,女郎啧啧嘴,“过河拆桥,爽完骂鸡。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

严潮还要上去动手,被我满脸嫌恶拦住,我问他知道自己现在多恶心吗?

他理亏,没和我犟嘴,垂着眼眸不说话。

严潮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胸无大志,大四实习我催他找份工作,他不耐烦说不还没毕业吗,现在毕业两个月了,他还一直伸手找家里要钱,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要不是当初我和他在一起闹得轰轰烈烈,多少眼睛都等着看我在这个公子哥身上栽面儿,我俩早就完了。

爱情这东西,春风得意时有多信誓旦旦,破灭后就有多打脸。

我从房间出来,他在我后头跟着,一个劲儿道歉承诺,我停下刚想质问,看到他胸口和背部一道道红色的抓痕,喉咙中像梗着一个巨大的石子,很坚硬,刺得难受,吞咽不下去,又没法吐出来。

他急不可待解释,“我晚上喝了点酒,她是我一哥们儿带过来的,然后脑子一热,就…”

他说话时一直谨慎观察我,把所有责任都推卸在那个女人身上,不断诉苦自己多委屈,是上当受骗了,根本不是本意要背叛我。

我看着他烦躁崩溃的撕扯着自己头发,像在做着多么懊恼的忏悔和挣扎,我怎么都觉得他在跟我演戏。

对,严潮最大的优点,除了啃老啃得特别理直气壮,还有一个就是美国奥斯卡在民间的遗珠。

他红着一双眼睛忏悔了半天,还抽打了自己一巴掌,央求我原谅他,几乎就要跪下了,我始终无动于衷。

他试探着朝我伸出手,我盯着他掌心熟悉的纹路,我牵了五年的手,无数个寒冷的夜晚和白天给予我安全感和温暖的手,忽然变得无比陌生,令我抗拒。

我想着他在有了我之后还肆无忌惮抚摸亲吻过别人,也许不只一次,就觉得像闻了一坨又黑又干的屎那么恶心。

“原谅之后呢?严潮,今天会是一根刺,狠狠卡在我心上。”

他一把攥住我手腕,我有些抗拒想抽出来,但没有成功。

“刺可以拔出来,难道吃鱼不小心卡住了喉咙,就一直不管吗,任由它那么难受的卡着,总有方式恢复正常。”

“你改得了吗?”

他立刻说改得了,语气铿锵有力。

我冷笑了声,趁他不注意将手狠狠甩开,他喊着我名字还要追过来,被女助理直接伸手拦住,“严先生,您还是不要再强求了,给她一点冷静的时间。”

严潮有些不满,“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陪林总到这边出席一个应酬,中间空出的时间他下榻这家酒店沐浴。”

女助理话音未落,206那扇门从里面拉开,一道欣长清瘦的身影投洒在地面,男人声音有沐浴后的慵懒和沙哑,无比低沉在空气中散开。

“发生了什么。”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