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与你共渡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余生与你共渡

余生与你共渡

余生与你共渡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温暖如烟

时间:2019-09-13 15:00

评语:

标签:

对于余生来说,江小舟在他眼里,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汉子十足。 他讨厌婚姻的束缚,也许是年少时内心留下的阴影。又或许是他内心深处对爱情的抵触。 他从来不是个心思单纯的人,甚至于为了替母亲报仇,在十岁那年,他便给自己的爱情设下了一个局。却没曾想到,那个局成为他一辈子的魔咒。

<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这样的梦惊醒,醒来时,后背一阵发凉,我瘫软在床上,望着头顶有些发黑掉皮的墙发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会经常梦到余生,那个逗比起来叫人笑到流泪的男孩,而且,他牵过我的手,我们一起步入婚姻的礼堂。

我记得从哪本星座论理上看到过,梦里梦到的事情,倘若是恶梦,不一定会发生。如果是美梦,那就一定不会发生。

慢慢悠悠的从床上坐起,穿着棉拖洗漱做早饭。在白色的雾气以及混合着面包香气的早晨,我开始了双子座固有的通病——臆想症。想象力早已把我带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对于我来说,青春时代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拿着本子写写画画,在某个脑洞大开的时间段,拿出那支余生送我的黑色钢笔,开始写下一句又一句自我感觉良好的句子。

余生曾用力拍着我的后背,对我说:“江小舟,你没事能别矫情的像个娘们儿一样,好么?”

可是我想说的是,我江小舟本来就是个娘们儿。虽然,余生那条逗比鱼从来只把我当男生。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头疼的事情。

余生出生在高干家庭,爸爸和爷爷都是市里的名人,余老爷子还曾经是军区的总司令。

我想,这也许是余生那家伙从小到大一直都很臭屁的原因。

我成长于普通的工薪家庭,和余生本该是八杆子都打不到的关系,只是我们的父母阴差阳错下,曾经有过情感的纠葛,这些都是后来余生悄悄告诉我的。

喜欢余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太多记忆,只是隐约的记得,在我八岁的那年,他跟着余老爷子,来到了凤城,开始渐渐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别看我这么文艺,其实我从小到大就是个女汉子,六岁以后,便很少哭过,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耍。

直到已经溢出来的汤水将我的手背溅伤,我才被拉出记忆。

抬手看了看手上的腕表,七点四十。

狼吞虎咽的吃过早饭,便向公司赶去。自从大学毕业后,我便被荣市的青藤公司录用,是青藤公司总裁二夫人女儿青风总监的小助理。

上能自己扛起一桶饮用水风风火火的送到二十八层总裁办公室,下能穿着抹胸的白色晚礼服蹬着十多厘米的高跟鞋在公司舞会上和男士帅哥们翩翩起舞。

土豆夏潇曾说过,我就是新时期男友力爆棚的女汉子,她很想和她的男友穆玻分手,和我在一起,当然前提是,我是个男的。

接到土豆夏潇的电话时,我正在座位上整理公司的财务报表,女王青风从我身边走过,冷哼一声,关上她的办公室拉门。

“土豆,你的电话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打来,说吧,什么事?”我俯下身子,趴在桌子下面接电话。

“舟舟,余生回来了,今天晚上我们初中同学要聚会,记得来啊。”她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我竖着耳朵屏蔽了电话里的喧嚣,努力的听出了这个有用的消息。

余生三年前在余老爷子的命令下去了法国留学,想来也是时候回来了。

只是,他回来,我却不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他走了三年,怕是在法国寻到了各种新欢,早就把我这个死党红颜忘了吧。

说是死党红颜,不如说他把我当个男人,我就是他心情不好时的垃圾桶。

越想越生气,手下微微一用力,心中莫名生起的悲凉导致我把财务管理的报表撕烂。

好吧,反正从一开始就是我日久生情的喜欢上了那条逗比花心的鱼,我只是他的哥们儿,别无其他。

夏潇曾鄙视的说:“舟舟你就死鸭子嘴硬吧,有谁看不出来你喜欢余生啊,还不承认。”

没错,我从未承认也不想承认我喜欢余生这件事情,无论再好的朋友再多的人和我讨论过这个话题,我都坚决的摇摇头,笑称我是他的红颜死党。

看着因为刚才出神被我撕烂的财务报表,我叹口气,向后转了转椅子,从抽屉里拿出一大卷透明胶布。

左手和右手相互配合,找了半天没有看到剪刀,心急之下,我用一只手拿着透明胶布,雪白的贝齿咬上了胶布,伴随着呲拉的声响,我撕开胶布,小心翼翼的粘财务报表。唇齿间,还残留一股淡淡的塑胶味。

刚把财务报表粘好,桌子上的手机开始不停的振动,我伸长手臂,将手机拿在掌心,接通了电话。

“舟舟,怎么这么久了才接电话?今天晚上初中同学聚会,对了,余生回来了,我今天下午要去买衣服,你和我一起吧?”苏泉温柔甜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微笑着点头附和。

随意扯了很久,电话那边陷入了沉默,身为苏泉死党的我,很默契的知道,沉默是她有事情要我帮忙的前奏。

“怎么了,苏大作家?”我笑呵呵的反问她,她好像在思考应该如何回答我,停顿了一下。

“你记得和陆深说,要他去参加今天晚上的同学聚会,他记忆力不好,我怕他忘记。”

我点点头答应,轻嗯了一声,挂掉电话。

和陆深打了电话,言简意赅的表明了我的来意,苏泉给我的任务顺利的完成,我挂掉电话,站起身,走到了远处的透明玻璃处,向外看去。

苏泉和陆深的关系,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很久之前,我便知道苏泉暗恋陆深,只不过,两人最后没有在一起,彼此心照不宣的继续是好朋友。但是,我知道,苏泉她的心里一直没放弃陆深。

有多少人是以朋友的身份喜欢着另一个人,只不过结局大多成了陌路人,我想,这也是我固执的不想承认喜欢余生的原因。

因为从很小的时候,我便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不抱有希望,就不会失望。

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我和苏泉在约定的地点见面,一见面,她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即,在我面前转了一个圈:“舟舟,你看我新做的发型,好不好看?”

一张圆圆的鹅蛋脸,修长乌黑的头发柔顺的搭在胸前,额前的齐刘海被风吹动,有些大的鼻子上挂了几颗晶莹的汗珠,她温柔的微笑,微黄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明亮的光泽。

我点点头,拍手叫好。陪苏泉逛了一下午的商店,最后,为她挑了一件粉红色的抹胸长裙。

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我被她拽去了一家发型屋,等到天色渐暗,发型屋里的灯光刺的眼睛生疼,我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

此刻,我才相信,发型对一个女孩来说,有多重要。

圆圆的脸蛋被黑色的卷发遮盖,高挺的鼻梁,镜中的我睁着一双大眼,眼睫毛轻轻的扑闪着,好奇的望着镜中的自己。微白的皮肤在屋里暖气的作用下泛着淡淡的红晕,轻轻一笑,那两个酒窝显露出来,苏泉尖叫着站起身,扔下手中翻了一半的时尚杂志,走到我面前。

“舟舟,我决定要你成为我下本书的女主角。”苏泉低低的笑,挽着我的手臂向发型屋外走去。

去饭店吃饭的路上,苏泉带我回了她的家。换好衣服,她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粉红色的抹胸长裙衬托出她诱人的身材,不知不觉间,苏泉已变成了如此美好优秀的女孩子。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