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品香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花都品香

花都品香

花都品香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品香修

时间:2019-09-13 14:32

评语:

标签:

老婆自当从小养,美女自然多多益善,从小获得传承的叶子是否能在花都之中花丛品香。

<

阳光透过窗帘射进屋里,屋子里暖洋洋的,一张大床上一个长着圆圆大眼睛的小女孩儿用胳膊撑起半边身子,另一只手慢慢掀起边上地被角,露出一个蒙头睡觉的小男孩儿来,男孩梦中皱皱眉又蜷了蜷身子。

小女孩儿轻轻地摸了摸男孩儿的脸,嘟起红红的嘴唇狠狠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慢慢的躺到床上,满脸幸福的笑容。看男孩儿下意识地擦了擦脸上的口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小女孩儿皱了皱鼻子钻进了被窝搂住男孩儿。

男孩儿终于被折腾醒了,揉了揉紧巴巴的眼睛,紧接着又大了个大大的哈欠,小女孩儿把他还挡着眼睛的手拉了下来,娇声说:“叶子,和我一个床睡的好吧,你昨天哎不愿意呢,看你都睡不醒了。”说着她自己呵呵地笑了起来,又顺势要亲男孩儿粉嘟嘟的小脸儿。

男孩儿才清楚是和羽裳这个丫头同床呢,心里不由得埋怨起妈妈和美玲阿姨来,自己睡自己家多好,怎么非要听这个小丫头的话,让她和自己一个床呢,她睡觉一点儿都不老实,还不让人睡觉,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虽然白天愿意和她一起玩儿,可晚上和她一起睡至五年的不好。武器自己的脸不让她亲。“哎呀,月裳,你别亲我了,每次都弄得我一脸口水,要亲你亲月裳姐姐去。”

“小气鬼,我不亲了了好不好。”羽裳慢慢地把男孩儿的手拉下来,“啊,怎么又闭眼睛啊,赶紧睁开,不然我亲亲了啊。”

男孩儿无可奈何地睁开了眼睛,想翻身可让小丫头给抱得紧紧的,“好羽裳,咱们起床吧,一会儿妈妈该叫我们吃饭了。”他又尿了想去方便。

“不用着急,今天是周末啊,我们不用去上学,再说叔叔和阿姨刚刚出去锻炼,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被窝多好,我最愿意懒床了,嘿嘿,妈妈还总说我是懒床的丫头找不到婆家呢。”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嘿嘿笑了。

男孩儿让她自己说个不停,无聊的看着门口,多想妈妈推门进来,有尿了不让去撒,什么人啊,“羽裳,让我起来,我给你拿一盒你最最喜欢的光明牛奶好不好?”

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小丫头用一只手扭过男孩儿的脸,两人脸挨着脸,让她忍不住又亲了一口,也不管男孩儿的抗议,“笨叶子,你都不知道现在不能喝奶了吗?妈妈说里面有毒哎,笨笨地。”

不知道她又想起了什么,半趴在男孩儿身上,“叶子,你知道不,小李老师要结婚了。”可男孩儿现在哪对这里又兴趣。小丫头很不满意,又正了正他的头,“妈妈说,我以后也要找一个喜欢的男孩子结婚的,我很喜欢你啊,我嫁给你好不好?”一脸期盼。

“我们好像不可以哎”,男孩随口回答。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太失望了。

男孩儿终于有了兴趣,很得意地说:“因为我们不是一家人啊,这你都不知道,我看你才是笨笨。”小丫头一脸迷惑,他只得又解释。“你看,我妈妈嫁给了我爸爸,你妈妈嫁给了你爸爸,你奶奶也嫁给了你爷爷,他们都是一家的呀。连这个你都不知道真是笨笨,亏呢还总说比我大了一岁。”

小丫头一听很生气,也不顾的身上光溜溜‘噌’地坐了起来,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比你大了一岁有什么,人家说女大一,抱金砖的。”气呼呼的一副大人样。

“哈哈,笨死了,女大三,抱金砖的好不好。”

这么一说,小丫头更不高兴,眼泪刷的流了出来,“呜呜,就知道你喜欢姐姐,大三岁有什么了不起,她不就是会给你洗澡吗?等我比你大三岁了我也能给你洗,呜呜,呜呜,我也要比你大三岁,我要嫁给你,不让你娶月裳,呜呜。”也不给月裳叫姐姐了,双手揉着眼睛,身子扭个不停。

傻眼了,要是让妈妈知道自己把羽裳弄哭了没有好果子吃,喜欢喝的核桃奶又只能一天一盒了,哦,对了,刚才羽裳好象说不能喝奶,里面有毒,哎,不知道妈妈还能不能让喝,好可怜的叶子,他想喝奶。男孩儿也坐了起来,傻傻的想着喝奶,倒是忘了怎么哄人。

“别哭了,月裳姐姐也和我不是一家人,也不能娶的呀。”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男孩儿想了一阵终于说了一句。

还真的有效,小丫头立即不哭了,捂着眼睛的双手也放了下来,眼睛红红的,脸上还有眼泪在滑落,“真的嘢”。虽然还很不高兴但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拉起男孩儿的手,“真的嘢,你不能娶她哎,咯咯,太好了。”笑了几声觉得还是不保险,摇晃着男孩儿的手,“你可不能喜欢她,她都不愿意带我们两个出去玩儿,要娶就要娶我,我以后也会给你洗澡,就不用她了,省的她洗澡时还打我们两个的小屁屁。”人小也有策略,诋毁别人抬高自己。

男孩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觉得讨好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伸出小拳头锤了几下,威胁着说:“你想办法,你只能娶我,我回家也让妈妈想点儿办法,妈妈可厉害了,一定能想出好办法,好了,不想这个了。”说着又把男孩搂住。

小男孩儿这才想起来,刚才就知道高兴忘了要去尿尿,可又被人搂住了,很憋,“放开我,我要去撒尿。”

小丫头不但没有放开,还搂的更紧,小脸一抬,“那你答应娶我”,男孩儿现在只想撒尿,毫不犹豫的说:“好”。小丫头狠满意,小嘴一撅,“那你再亲我一下”。

男孩儿飞快地印上她粉嫩嫩的小嘴(小丫头的定义:亲别人要亲脸,亲她只能是嘴,别处不算亲亲),就要起床,小丫头一看立即全身缠到他身上,眉开眼笑,“笨叶子,你还是真的笨哦,我也没有答应你亲了我就放开你哎。”

男孩儿快憋不住了,翻身就要起来,小丫头见自己被翻下来,哪能让他这么如意,起身扑了过去,正好压在男孩儿圆鼓鼓的小肚子上,还颠了颠。

叶子一直想憋住的,可这么一颠,再也憋不住,感觉腿上一热,原来一股尿已经被压了出来,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尿床了,幼儿园的阿姨说不尿床的孩子才是好孩子,今天怎么就不是好孩子呢。

哇的一声,叶子大哭起来,小丫头羽裳以为是给他什么地方压疼了,赶紧从他身上翻了下去,女孩还是又哄人的天赋的,一边揉小叶子的肚子,一边说:“好叶子,不哭哦,姐姐以后不这样了。”

她不揉还好,这么在小叶子肚子上一揉一按的,尿一会儿流出一股一会儿流出一股的,几次以后,叶子有尿可怎么也尿不出了,急得更是哭的厉害。

小丫头以为哪里真的压坏了,掀起被想检查一下,原来是有人尿床,也不揉了,坐到床上咯咯大笑,一边笑一边点着自己的腮部,“叶子,真丢丢哦,四岁了还尿床,一会儿我要告诉妈妈,还有芸芸阿姨,还有爸爸还有姐姐,还有……”也不管人家哭的厉害,把她认识的人几乎都说了一遍。

小叶子让人给压出尿来又被这么一说哭的更是委屈,更让他想哭的是还有尿但怎么也尿不出,可羽裳小丫头不管这个,她就知道别人尿床了她很高兴,笑过了之后觉得叶子和她尿尿的地方不一样,怎么多了这么一块肉,很奇怪,用手摸了摸。

这一摸不要紧,本来小叶子尿不出尿来,哭了一会儿刚有点儿放松,尿就撒出来了,可这么一摸,尿了小丫头一手,可尿又被憋了回去,还感觉有点而疼,哭的更厉害,小丫头生气了,让人尿了一手的尿,还有几滴崩到脸上,能不生气,找住罪魁祸首,狠狠地掐了几下,还想来点儿更狠的,被小叶子剧烈的哭声吓住。

羽裳小丫头嘟嘟囔囔地顺着床出溜到地上,打开门去洗手,用了香皂,用了肥皂,用了洗衣粉,又用了洗发水,仔细地搓洗了小手和脸蛋,终于觉得没有了尿味儿,这才注意到叶子还在哭,有点害怕,不怕别的,怕晚上不让她和叶子一个床睡可怎么办,可不愿意和姐姐一个床呢,她一点儿也不好,反正就是不好,不喜欢她。

磨磨蹭蹭走到床前,还是把叶子哄好,不让她告状不就好了,可让尿憋的很痛苦,小鸡鸡又被蹂躏的小叶子是那么好哄的?现在才不稀罕夹心小酥饼和德芙巧克力呢。小丫头直叹气,看着床单上湿湿的一块,又要和姐姐同床了吗?

对,立功赎罪,真聪明,呵呵,羽裳是最聪明的,把叶子尿湿的床单给洗了能顶下把他弄哭的错误了吧,行动,赶紧行动,争取芸芸阿姨回家前洗干净,这时候的小丫头一点儿也没有想到她会不会洗能不能洗。

叶知秋、欧阳世杰、李香芸、姚美玲四个人完成坚持了4、5年的晨跑,买了早点急匆匆往家里走,四个人都是大学的好朋友,毕业后工作分配到同一个城市,同一天结婚,又一直是邻居,关系好的不能再好。欧阳世杰和姚美玲结婚第二年就生了一个女儿欧阳月裳,过了两年又生了个女儿欧阳羽裳(架空历史,没有怎么紧的计划生育,允许要二胎),而叶知秋和李香芸直到婚后的第四年才生下了儿子叶倾城,小名叶子。

欧阳羽裳从小就喜欢和叶倾城一起玩,两家因此有给他们订下娃娃亲的玩笑,欧阳羽裳可能长大有成为醋坛子的潜质,四岁的时候就不愿意别的小女孩儿和叶倾城一起玩儿,在幼儿园里她及其霸道,整天‘保护’着叶倾城,回到家也不愿意她的叶子对姐姐比对她好,不然她就生气,不和姐姐说话。

这不,昨天叶倾城主动亲了月裳一下,羽裳同学很不满意,说什么也不和‘情敌’姐姐一起睡,赖到了叶子的床上不走了,说什么也不走。五岁的羽裳平常是很懂事的,两家大人就让她住到了这里,也没有怎么担心,月裳倒是很高兴,以后都不回来才好,终于可以自己一床了,愿意怎么翻身就怎么翻身,没有人再到妈妈那里告状说她故意压人。

两家都在三楼,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李香芸拿出钥匙,一边把手里的豆浆递给叶知秋一边说:“美玲姐,不知道两个孩子醒了没有,一起到我们家吧,不知道羽裳会不会找你,我们家叶子偶尔我回家之前醒了,也会乖乖的躺在床上。”

姚美玲走在后面,弯腰拍了拍李香芸裤脚上的一点土,刚要说欧阳世杰接过了话,“羽裳醒得早,总是缠着月裳让和她说话,呵呵,今天怕是小叶子也睡不好。”

还没有打开门,就听到家里有人哭,李香芸急匆匆的把门推开,抬头吓了一跳。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