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放弃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爱到放弃

爱到放弃

爱到放弃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慕思香

时间:2019-09-13 14:20

评语:

我不停辗转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在几段感情交织中,所有人都遍体鳞伤,最终,我们用这样的方式结尾......再见了,曾经的爱情。

<

场景的变化可真是十万八千里呀!

现在我站在韩国的钟国3路,正把我的行李摆进民宿当中。

我答应沙织千绘,让我们关系冷静一段时间。这个答案在我认为,并不是她最想要的却是现阶段能够为我们皆受伤的心灵,寻求一个解套。

于是她狠心地告诉我,她要到韩国去找那个男人,她想要见他,确定来往信中的那个韩国男子,是不是同信中那般独立,自主,成熟,外加隐隐透露的忧郁。

虽然压着淌血的伤口,我发挥男人该有的大方,主动帮她写英文信给那个男人,她即将到韩国跟他见面的事情。没想到那个男人隔一天回信,十分期待她的到访。

既然如此,送佛就送上天啰!我愿意充当她的翻译兼护花使者,如果那个男人是个无赖的话,我也需帮她把鬼请走。

等待沙织千绘放行李的时间,随意走在附近的街道,这里洋溢着古风,从空气中能够嗅到韩国给人朴实的一面。说真的,我对韩国的不好印象跟别人没有两样。倒是为这次的韩国自助之旅,在准备资料的时候,使我了解到韩国人强悍的个性是由于长期被各大国欺压而演变过来。纵然可以理解,却仍无好感。

沙织千绘通信的那个男人,是传统的韩国男人吗?大男人主义,脾气暴躁,爱喝酒。他们的口味那麽重,沙织千绘怎麽受得了呢!光是他们每餐必吃的泡菜,包管沙织千绘吃一口就吐上一个晚上。

不过,不可否认跟她通信的那个男人,英文程度和学识涵养值得赞许。

“走吧!”沙织千绘面无表情站在我的身后。

望着她的脸,我喉头那一触即发的酸意立刻浮起,怎麽一个月前还在电话里亲得死去活来的对方,现在却变得如此陌生。

我收回眼神即瞥见她那细白的手掌,在往前的时候,有一股冲动想要握着那手掌,一同观光这个文化迵异的街道。

沙织千绘那手掌背在屁股上,迈开脚步走在我前头。

我失落地快步跟上她。

我们第一天就约了那个通信的韩国男子见面,地点在江边,那是我选择自我放逐的地方,因为我计划着,帮他们做个开场白就先疗伤去,我哪能大方到,看着自己的前女友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的。

那个韩国男人叫做欧阳浩敏。

我们站在地铁站的出口,等待着:欧阳浩敏。

沙织千绘来到江边,似乎没有刚在住宿附近那般有兴趣地四处张望,应该是附近皆为电脑周边产品。

我不耐烦地一直看着手表,那个男人竟然让两个外地人在他的地盘等了近半个小时。

“我们说要怎麽认他呀!”我气愤地问。

“嗯~你说,他说会穿红色的衬衫,黑色长裤,暗蓝色的西装外套,绿色条纹的领带。”

“是呀!是呀!这麽奇怪的搭配,应该就是那位老兄了吧!”在沙织千绘叙述的同时,我已对照她所说的那套衣服主人。

倒是,听沙织千绘这般说法,会觉得那像是只怪物一样。事实上,那个男人把这些颜色整合地恰如其份。

然而,为何我觉得这个人那麽面熟呢?

是像哪个韩国明星吗?没有的吧!我看过的韩剧没有几部呀!而且没有一部看到完。我迅速在脑子按着搜寻键。

“Jimmy,你怎麽会来呢?怎麽不跟我说呢!”那个男人竟跟我打招呼。

等等,我还没有想起来,明明就快想起来,怎麽一下子又飞掉了。

“Jimmy,他怎麽知道你叫Jimmy?”沙织千绘问着。

等等,我没办法一边听英文,一边听日文,一边还要想这个男人为什麽会认识我。

当!

我知道了!我缓缓地点头。

“等等!”我对着那个男人说。“是!”欧阳浩敏乖乖听我的话。“我们肚子饿了,先带我们去吃饭吧!”我跟欧阳浩敏说。“啊!不好意思,可是我在等人耶!”,”你等的人就是这个女孩。“哦~”“先带我们去吃饭吧!”

我和欧阳浩敏领先走在前头,留下沙织千绘在后头疯狂追问我,为什麽那个男人知道我的名字,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我没办法回答她。

是无巧不成书吗?还是这是我自编自导自演呢?

我花了约十秒钟略了解到整件事情的发生,却只能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可恶的是,我知道我所谓的约略,其实就是完整的事件。

如果我记得没错,是那次我帮沙织千绘设SKYPE的时候吧…我才正奇怪为什麽我寄给沙织千绘已帮她设好的SKYPE帐号,她会没收到。

而且我曾经查了公司的寄件备份,才发现我把那封信寄给一个英文名字前三个字母和沙织千绘的英文名字前三个字母相同的人。

对呀!那是欧阳浩敏的英文名字呀!

我从来不知道欧阳浩敏的汉字名字,所以他和沙织千绘通信用的是汉字名字,跟我谈公事则是用英文名字,以致没发现这当中的误会。

这麽说来,欧阳浩敏在与我提过,希望我帮他介绍女朋友的几天后,又收到写满日文的SKYPE帐号,误以为那是我要介绍给他的朋友。

天啊!怎麽会有这麽荒唐的剧情呀!

他们两人透露我建立了“爱的桥梁”。原来把我推进痛苦深渊的人就是我自己。

我恼恨着。

欧阳浩敏带着我们坐在一处高级的餐厅,且帮我们点了餐点,充份展现出地主情谊。“要来怎麽不说一声呢?”欧阳浩敏问。

沙织千绘那张盲然的脸,无助地低着头。

这该如何收尾呢?我怎麽解释这椿乌龙呢?

望着沙织千绘侧脸的棱线,真的无可挑愓,顺着鼻子下去来到她的唇,突然她说的那段话涌上我的耳旁:我不甘心只有这麽平凡的爱情,平凡的一生。

我点了点头,将目光回到欧阳浩敏那很韩国男人的脸上。“我没跟你说我要来。不过既然是我介绍给你的女孩子,所以陪她来看看呀!”,“哦~原来如此!她真的很漂亮。”

欧阳浩敏嘴上这麽说,眼神却落在迎面而来的服务生。

待服务生一一为我们送上餐点,我向沙织千绘解释着,我曾经写一封信给欧阳浩敏,跟他说,沙织千绘并不会说英文,所以我会陪她过来看看。

沙织千绘不疑有它,品尝起韩国美食。

欧阳浩敏所点的餐点颇合我们清淡口味的民族,这让我有个错觉,沙织千绘比照着韩国人那红到爆的食物和她眼前的干净的晚餐,认为这个韩国男人是善解人意的。

我并不否认,这也让我对欧阳浩敏有一丝好感。

但是欧阳浩敏的心神不宁却表现得明显,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跟通信的女孩见面使他不知所措。不不不,不会是这样的,前几个月我们在台湾见面的时候,他的大气让我们公司的同事为之赞叹。“你们继续吃吧!我去附近逛逛。”,我提议着。既是开端了一部片,当然要接下去啰!“一起去吧!”欧阳浩敏说着。

我皱着眉头,示意我正在为你们俩个制造机会呀!

欧阳浩敏漠视我这纠拧的表情。他瞧瞧手机又看看手表,整理一下西装拿起公事包后走至柜枱。“我…”沙织千绘欲言又止。

这个女孩,既想追求不平凡的爱情又害怕将自己处在不安的状态下。

我学着欧阳浩敏对我的漠视对待沙织千绘,看向欧阳浩敏。

他操着韩文跟柜台的人员交谈一会,听得出来内容不是高兴的事情。

我走向他,问着是不是费用有什麽问题。“没有!我们一起去看看吧!跟你介绍韩国的网路游戏。”

我们两个男人将那个日本女人甩在后头。

欧阳浩敏对于网路游戏的专业程度,我是见识过的,因此在这个属于他的地盘,听着他的见解,更觉受益良多。倒是奇怪,这个男人要我介绍女人给他,我猪头般把自己的女朋友送到他面前,他竟然视若无赌。

沙织千绘意兴阑珊地摇头晃脑的尾随我们,她无法跟欧阳浩敏沟通,更觉得没有立场向我抱怨,在这个地方真是无聊透顶。“是不是有什麽事呢?”我问着欧阳浩敏。

欧阳浩敏摇摇头。“不然,你一直看着手表。没关系,如果你有事,先回去吧!”“没有,没有!”

为何欧阳浩敏仅说着没有,我感受到他的语气带着无奈,不像是因为我们的关系。

沙织千绘瞟一眼欧阳浩敏,随即又将眼光收回。“真的没关系的!我们明天再出来呀!”“嗯~我真的没事!明天打算去哪玩呢?”“钟阁吧!”,“咦!那满是化妆品耶…哦!”“嗯!想说女孩子喜欢化妆品嘛!想不想跟她说说话!”我含住苦楚说着最后那句话。“哦~嗯!等我学个两句日文吧!”

我点头。有些欢愉的感觉。“你的手机又响了。”我有些不耐烦地提醒欧阳浩敏。一个整个晚上,那个振动声不知道响多少次,他开了手机就把它按掉。

这男人到底在做什麽事呀?

欧阳浩敏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机,马上又按掉,接着将手机的电池硬生生拔下来。

我诧异着看他的举动,但总是在人家的土地上,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强装没有看见。“要不要送你们回住的地方呢?“欧阳浩敏应该是看到沙织千绘在后头哈欠连连,所以才这样提议的吧!

不忍沙织千绘受折磨,我答应着欧阳浩敏。“送我们去地铁站就好了,很快就能到的。”

欧阳浩敏面有难色点头着。

他走在前头领着我们走向地铁站。

十分钟后,怎麽我们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呢?欧阳浩敏也发现我们在绕圈圈,于是提议往另一条路走去。

一路走去,发现我们走过地方的店家,在我们经过后即一一关了门。

对于这个韩国男人一整个晚上的怪异举动,已感到无所适从。现在他又带我们绕圈圈,是怎麽一回事呢?

沙织千绘渐渐体力不支,首先发出求救信号。“浩敏,没关系啦!我们坐计程车回去好了!”我说。

欧阳浩敏像是受曲辱般,脸色泛红地看着我。

我该安慰他吗?很奇怪耶!他是在地人,竟然找不到地铁站在哪里?更奇怪的是,他明明也是从地铁站走出来与我们赴约的呀!“我在台湾也常常迷路呢!哈哈哈!”我真觉得我是个好人,这麽说。

欧阳浩敏搔搔头,向我们道歉着,并随手拦了一台计程车给我们。

我和沙织千绘钻进计程车后,我有如释重负,与陌生人相处可真是一门学问,而且超级不自在。

我都是这种感受了,那沙织千绘呢?“如果觉得不平凡的爱情让你感到不安,回到平凡的爱情吧!”我淡淡的说。“是很不舒服,又很无聊!为什麽那个男人在信里面那麽热情,见面之后那麽冷淡。该不会是你故意…”

当我听到故意两个字,我直觉得狂摇头,在自己的世界呐喊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把你介绍给他的。我不是故意的。

“你故意制造他是热情的假象。无所谓,我说过,我只是来看看他是怎样的人,并不是想跟他怎样的!”沙织千绘的话在这里告个段落。

“那你那不平凡的爱情?”

“也许我会再回去拍平面广告,我不知道以前合作的同事还愿不愿意接受我,可是我真的想再去试试看。”

“你早就有计划了。”

“对呀!之前一边上课一边拍广告,生活很忙很累,可是很充实。”

是的!在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是个对未来抱着梦想的女孩,你甚至希望能够进军娱乐界。对于演变成现在的你,我是不是也该负点责任呢?你为了能跟我相处,逐渐放弃拍广告。毕业后,找了个跟一样朝九晚五的工作,就是要能和我的空闲时间一样。

“你还是可以的!不过得要更加努力才行!”我鼓励着。

“哼!说得简单!那个行业是现实的,没有人脉努力有什麽用!”沙织千绘竟然不屑我的鼓励,是要报复那时的牺牲吧!却又不能那麽理直气壮,因为是她选择爱情,不是我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逼她的。

沙织千绘叹口气,向我道歉还谢谢我对她的鼓励。

“那还要留在韩国吗?如果想回去就回去吧!”

“我要留下来,这个韩国男人真的太过份了!再怎麽样把话说清楚嘛!干嘛一副全天下都欠他钱一样,打他的手机要还他钱,他还不想拿呢!”

沙织千绘怎麽会对欧阳浩敏有这种感觉呢?

虽然他的行为是令人难以理解了点,不过…想想,他今天的晚上表现,还有点像沙织千绘形容的那样呢?

照这麽说来,沙织千绘三不五时偷瞄他,是因为某种厌恶啰!

我轻扬着嘴角。

我们到达住宿的地点下车。

这边的景象较江边吸引着沙织千绘,她表示想要到附近走走,于是我也陪着她,算是弥补今天晚上她陪着我们两个网路游戏迷的辛苦。

“有京都的味道。”我说着。

“哪里?”沙织千绘不以为然。

“当然京都那麽漂亮,京都的古风是华丽的,富丽堂皇,上得台面。这里却是幽幽淡淡像小媳妇的古风。”

“是很韩国味的古老感觉。为什麽我觉得连空气都是有点涩涩的。”

我闻了闻,附议沙织千绘的形容。

“还是京都好!还记得那次我们去京都,拜访很多庙宇。每到一个地方,你就喜欢求签,好像都问我们的爱情是不是会顺顺利利!”我故意说着。

沙织千绘点点头,抬头与夜空对望。

“是不是都是上上签呢!”我再探试。

“是的!都是很好的结局。可是,上帝为什麽又要在我的灵魂放进那种不安定的分子呢?”

“那你真的不能控制它吗?”我哽咽地问。

沙织千绘双眼移上我的眼神,仍是那般无奈。

“我们说好了,冷静一段时间,我真的不想再想我们之间的关系,该是什麽才好?”

我点头。是我违规。

“我们回去吧!”我提议。

沙织千绘答应且快步走在我的前头,先我一步到达民宿,匆匆与我道晚安后进入她自己的房间。

我失落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惆怅之感充斥全身,今天晚上应该又是失眠的夜晚吧!

这样与分手的情人一同待在陌生的环境里的疗伤方式,堪称一绝。明明是要分手的两个人,干嘛搞个分手之旅,旅行那种特殊的情愫是在加深两人关系的亲密度而不是疏离感。

于是这个夜晚,我和沙织千绘乘坐时光机到达我们在京都时,尚还新鲜的爱情温度,为着能维持两人长久走下去的想法,总是提心吊胆处处顾及对方的一举一动,那是一种甜蜜的负荷。

很美,很美,如同京都的华丽。

当我听到电话铃声,这才发现我没有失眠,同时也意识到那个京都的华丽已化成小家气的韩国古色古香小巷子。

我豪迈地抹抹脸,逼走只剩一丝的幸福感。

梦为何能够如此真实呢?

“喂~是的!是!好的。”我挂上电话,拿起脸盆走出房门。

从镜子看到的自己,这才发现我果真是个失恋的人,倒不是胡子没刮或是熊猫眼,而是:气质。自然而然散发出来,轻易能被人发现,我这麽以为。

梳洗过后,我回房间挑了件半正式的衣服,一件衬杉配上牛仔外套和一条颜色稳重的牛仔裤。将手机和钱包放进牛仔裤后面的口袋,即快步下楼。

刚那通电话是柜台人员说欧阳浩敏在楼下等我。

昨天晚上相处的那几个小时,引起我对这个人的强烈好奇。

“嗨!还在休息吗?”欧阳浩敏打招呼。

我坐在他的对面,摇头表示我早就起床。

“太好了!昨天真不好意思呀!竟然找不到地铁站。”

是呀!地主在赴约的时候迟到半个小时,要他带我们去找地铁站,竟然带我们在绕圈圈。

“嗯!沙织千绘小姐还好吗?脚很酸吧!”

那还又说!现在就会问候了,昨天可一句话没听你提到。而且还装酷没跟人家说上半句话。可跟在信中那般热情判若两人呀!

“真的很抱歉!昨天没送你们回来,让你们坐计程车了!因为有点事。”

何止有点事而已,整晚手机响不停。就如同沙织千绘形容的,像全世界都欠你钱,要找你还钱又被你挂电话。

欧阳浩敏侧头,没再说下去。

我一句话都不哼!是因为我没有女人那麽藏不住,有什麽就说什麽!

“没关系!”我大方地说。

欧阳浩敏松口气,从旁边的大公事包拿出一大叠的资料,动作流利地摊着那些纸张。

“Jimmy呀!上次在台湾我们只是谈那个合作计划而已。昨天呀!我才发觉你对这个行业的了解真的很透澈,所以我想请你看看这个。”

我点点头,埋首于桌上密密麻麻的文件。

约略看过一些重点的资料,我发现这是一个规模很大的网路游戏,照常理说,这应该是由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所处理。

我抬头望眼欧阳浩敏,这个小伙子怎麽能够把这样的资料带在身边呢?

“嗯~”我的发语声。

“我希望能够再跟贵公司合作,我认为你们公司在武术的点子上十分优秀,所以我想请你到我们公司先开个会,给我们一些建议。”

太奇怪了!这个游戏本身相当健全,根本没有再加外来东西的必要。

“你别这麽说!其实这个游戏很棒!”我说。

欧阳浩敏点头着。

如果我冒然答应去开会,肯定会遭那些原先设计的人员反弹,因为故事前后都做了很好的安排。这个欧阳浩敏到底在公司的权力有多少呢?该不会是要拿我去做炮灰的吧!可能他在这个游戏的计划里有某些点子被否决了,他不甘心,决定找个外来的东西,强迫他们加进去,至少争点面子回来。万一又不行,反正死的人又不是他。

肯定是这样!!

“不过,我就是觉得应该再加些东西,一种外来的东西,有一种冲击的感觉。”欧阳浩敏老气横秋地说。

我不解地看着欧阳浩敏,这个小伙子有点不知天高地厚,那案子光资金就上千万,岂是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能拿定主意。既然他这般爱装阔,索性跟他玩玩。

“好哇~你找个时间吧!反正我会在这里一,两个礼拜。”

“谢谢你!对了!还没吃早餐吧!我请你!”

“好哇!”

欧阳浩敏将桌上的资料全数收进他的大公事包内边说着:我们到附近去吃。

我站起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沙织千绘的五官出现在我的黑眼珠里。

“起来啦!一起去吃早餐!欧阳浩敏要带我们去吃!”我说。

“哦!”沙织千绘应声,眼神落在我的肩头,应该是瞧着欧阳浩敏吧!

欧阳浩敏站定我的身后,轻声向沙织千绘打声招呼。沙织千绘也以英文回应。

三人奇怪的组合走出民宿,进入巷道中,再转到大马路上。

“就是这间。”欧阳浩敏开启门,先让沙织千绘进餐厅内。

我在后头抱着质疑,怎麽早餐也非得在这种高级的餐厅不可,这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吗?

“想吃什麽?”欧阳浩敏以英文一字一句清楚问。

沙织千绘随手点了三明治和饮料。

我故意放慢脚步制造机会给他们。

有点白痴的行为,不知为何,就想这麽做。

在沙织千绘点完餐点后,我拉出椅子坐下来,并向欧阳浩敏告知,我只要一杯咖啡就好了。

“不行!说过多少次,不能只喝咖啡,再多点一个三明治吧!”沙织千绘急迫地建议。

仗着语言的优势,我依然故我原先的咖啡,没有听沙织千绘的关心再追加食物。

沙织千绘从我的肢体语言得知,我没有再点食物的欲望,她用日文向侍者说,再多一份三明治,可恨着侍者不能了解,包括欧阳浩敏。

“发生什麽事了吗?她想要什麽吗?”欧阳浩敏问我。

“没有啦!没事!对了!我们要去钟阁,你呢?”

“嗯!我…我没事,陪你们去呀!”

“哦!那你得要把手机和手表拿掉,不然我们会很尴尬。”我脱口而出心里真正的想法。

“呀!真抱歉,昨天晚上。”

我摇摇头。

“嗯~你们还是要坐地铁吗?我带你们去,我们坐计程车吧!”

“其实坐地铁真的很快。看!这本旅游杂志写的很详尽呢!”

“这样呀!不过,还是坐计程车吧!我请你们,当做弥补昨天晚上啰!”

总不好拒绝人家的好意。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现代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都市小说 女生小说 都市甜宠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想看最全面最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都来一叶文学网!不管是狗粮满满,还是虐恋情深,不管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更不管是污力滔...

查看更多>
好看的小说
好看的小说

提供起点小说阅读网、创世中文网、久阅小说网、等各类的小说推荐,帮助您方便快捷的找到最好看、热门的小说大全

查看更多>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这里是一个钢筋水泥的都市,充满了各种诱惑,霸道总裁、香艳御姐、萝莉清新让你身临其镜,欲罢不能。有落魄少女奋发图强成功逆袭...

查看更多>
女生小说
女生小说

这里提供符合大部分女性的口味,以女性为经验主体、思维主体、审美主体和言说主体的文学。包括了言情,耽美、同人、女尊、穿越、...

查看更多>
都市甜宠小说
都市甜宠小说

都市甜宠小说以主人公之间的爱情甜美故事为主,这样的故事可以是你侬我侬,也可以是相隔两成的异地恋。去哪看小说网集合了大家喜...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