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请走开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前任,请走开

前任,请走开

前任,请走开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旭墨阳

时间:2019-09-12 17:46

评语:

标签:

折磨!这个男人把失去女友的恨都宣泄在了我身上……

<

“谭娴你先别忙那个了,快去看这些药是谁落下的?”穿着白大褂的科室主任站在走廊里走顾右看,也没有瞅见他要找的人。新来的中医助手听到有人再叫她的名字,慌慌张张丢下手里的铁盘子,挤开拥堵在通道里的病人跑过去。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怎么了,怎么了?李主任是你在叫我吗?”

这位年纪颇大的女领导将一个装有药盒和病检报告的塑料袋子塞进谭娴的怀里,向她指明了一个方向,“去那边找找看,兴许还能追的上。”

“哦!”简单糊里糊涂的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急匆匆的往楼下跑去。她边走边想着刚才主任说过的话,差点被一个迎面走来的路人给撞到。她的身体在原地转了半圈才抓住楼梯扶手再次的站稳。

“我的东西呢?”她下意识的发现手里的塑料袋子不翼而飞了,顿时慌了神,以为在医院里面碰到了小偷。可是冷静下来以后,她就弯下腰在墙角边找到了她的东西,袋子里面的药盒都撒了一地。她快速的将它们重新装好。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了属于该患者的检查报告。上面用红笔圈出来的几个字令她不由得浑身上下都紧绷起来——肺癌晚期。

她吸了一口气,顾不得去想太多就跑出了医院。

她一眼就看见了在前院的一个花坛边上坐着一个穿红色长裙的年轻女子。

那个女人戴着墨镜,侧身对着一棵老松树,好像正在观察着树上的雀鸟。她那黑色的短而齐的秀发笼罩在一团白色的烟云下面,像畅游在大海中的海豚时而裸露出光泽的脊背。她的身上有一股浓烈的特殊气味,那是一种法式香水混杂着指甲油的复杂气味。

简单很少接触过这样的女人,在她的印象中,只有经常出没在歌舞厅的女杨才会打扮成这个样子。她向来是不喜欢和这样的人进行交流的。就算有时候会多看她们几眼,也会在心里抱有一种鄙夷的心态。

不过在这天她不得不多花一点时间弄清楚,这个女人是不是五分钟前从就诊室里跑出来的患者。她在那个女人不远处的地方坐了下来,自顾自的说了一句,“这该怎么办才好?”她说话的声音不是特别的响亮,却足够的清晰。她确定只要出现在她周围的人都能听到她刚才说话的内容,那个女人也一样。

果然短发女子弹了下烟头,扭头看了过来。她只是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又很自然的恢复到原来的方向,继续注视着树上的鸟。

谭娴看了下手表,不想再把时间浪费下去。要是坐在这边的女人不是她要找的人的话,她得去别处继续找找看,或者是将这个袋子送回到就诊医师那里去。总之她不能在工作期间擅离职守,医院里总是会有一些没事可做的人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就把精力放在欺负新来的实习生身上。她已经尝过了一次苦头,弄丢了她的工作服。

谭娴双手抓紧手中的塑料袋子,吸了一口气。走过去,说道:“喂,我想问你件事情,这些药是你留下来的吗?”在此之前她已经看过检查报告上患者的名字,“你是叫莫非烟吗?”

红衣女子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谭娴有些着急起来,在原地踱着小步子。她想了想说道:“我一路追到这边来就只看到你一个人。”

“走开!”短发女子明确的说道。

“我要把这些东西交到病人手中,她丢了东西一定很着急的。”谭娴说道。

“我说了走开,别来烦我。”

“也许……”谭娴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希望她能够告诉自己这些药到底该怎么处置。在刹那间,她的脑子里冒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要是她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将找个袋子给扔掉,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她就不用再为如何处理这些药而烦心了。

她知道她完全可以现在就转身回去告诉医生,说她没有找到那个病人。然后医生有可能会留下这些药,也有可能不会留下。他不会留下的原因只有一个,要是那个患者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突然猝死的话,那么这些药就变成了烫手的山芋,谁接触过它,谁就会吃上官司。

类似于这样的纠纷在医院里时常发生,所以医生都懂得如何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谭娴想着,也许她应该马上去向李主任汇报情况。她踌躇不定,叹了一口气,小声的嘀咕着:“再去别的地方找找看吧。”

“你过来!”

简单停住脚步,向四周看了一眼,花坛里只有她和那个女人。那么说话的自然就是那个人了。她问道:“有事?”

“你不是正在找那包药的失主吗?我就是莫飞烟。”女人摘掉墨镜,眼睛里面湿漉漉的。

谭娴送算是松了一口气,她快步的走过去,把塑料袋拱手还给她。微笑着说道:“还给你。”突然她又将手缩了回去,凝神的看着对方,说道:“不,你真的是莫非烟?你别误会,我是说要是我能看一下你的身份证……哦,不是。你瞧,我真笨。就诊单上留有你的电话,我应该打给你才是。”

说着谭娴就按着纸上的号码拨了过去,果然悦耳的铃声是从她面前的那个女人的衣服里面传出来的。她觉得怪尴尬的,脸上隐隐发烫。“那么,莫非烟小姐,这是你的东西。我将它还给你。”

莫非烟脸上冰冷的表情渐渐舒展开来,她说道:“你是新来的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谭娴诧异的问道。

“只有你们这些新人才会过度紧张自己的工作,我毕业找工作的那会儿也像你这样。”莫非烟随手将塑料袋子塞进了包里。她将手伸进皮包里面的时候用的力气很大,竟然微微的颤抖起来。

谭娴觉得她还会再找个地方将医生开给她的救命药再次扔掉吧。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不幸的女人,甚至都不敢开口提起她的病。她说道:“我叫谭娴,就在这家医院工作。以后需要帮忙的话,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简单?谭简单单。要是我也能够像你一样简单的活着就好了。”莫非烟意味深长的说道,很显然她正在为她所剩不多的时光发愁。

“你当然可以。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简单说道。

“你这个人真有意思,而且说的话能够让我思考。我们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就当是为了感谢你归还我丢失的东西。”说着莫非烟将包提起来,示意给她看。

谭娴看了下手表,感到很为难。她说道:“吃饭就不用了。”她弯下腰,小声说道,“我现在还在工作,要是被那些人看到我不在岗,会向院长打小报告的。”

“好吧,那么下次再说。希望我还有这个机会。”

简单摇手向莫非烟道别,迈着大步往回走去。

谭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再次打电话给她。

大概是隔了一周的时间。

接近晌午的时候她送算可以抽出空来爬在窗前休息一会儿。突然间,她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因为上一次简单在拨打过莫非烟的电话后就一直没有保存它。她觉得像这种一面之缘的关系,通常是不会再有机会见面的。

“请问,你是?”简单问道。她知道患一般都会拨打医院预留的座机电话,不可能打到她的手机上来。所以她就觉得很奇怪了。

“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吗?我们在医院的花坛里见过面。”

“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呀。你是莫非烟。”简单惊讶的说道。

“嗯,就是我。”对话那边咳了两声,还有一些嘈杂的声音。“你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帮个忙。”

谭娴能够想到像莫非烟现在的状况,要是找她帮忙,一定会是自己无法料理的大事。她说道:“当然可以,下班后我去找你。”

“你来XXX咖啡厅,我在那里等你。”

“好,到时候见。”谭娴挂断电话。看了下墙上的挂钟,赶忙去更衣室里换衣服。

咖啡厅里十分宁静。在敞亮的吊顶下面,稀稀落落的坐着几个人。服务生在靠近厨房边的通道里小声交谈。他们看到有客人进来,就夹着菜谱快步走过来。

谭娴向那人做了个手势,指着一张已经有人的桌子。服务生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冲她点了下头,又转身走开。

谭娴在莫非烟的对面坐下。她发现这个女人抽烟抽得很凶,烟灰缸里已经洒落了一层烟蒂。而且她在抽烟的时候,会用手捂着嘴巴,拼命的咳嗽。咳的脸都青了。

“你没事吧?”谭娴关心的问道,将桌子上的水杯递给她。

莫非烟咽了一口净水,从包里取出纸巾擦干净嘴巴,说道,“它老跟我作对,害的我连抽烟都变得困难。”

谭娴猜想着莫非烟说的它是指她不健康的身体。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