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枕:霸道冷少别碰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与狼共枕:霸道冷少别碰我

与狼共枕:霸道冷少别碰我

与狼共枕:霸道冷少别碰我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冷漠然

时间:2019-09-12 17:37

评语:

标签:

“南宫傲,妄你这一世放荡不羁,狂傲一世,你一定不知道自己金屋的女人做了什么好事吧!”欧若云疯了似的站到了大厅的茶几上,对着不远处的南宫傲说道。既然他要抛下自己,那她也要让他铭记于心!铭记自己所说的……

<

楔子

“南宫傲,妄你这一世放荡不羁,狂傲一世,你一定不知道自己金屋的女人做了什么好事吧!”欧若云疯了似的站到了大厅的茶几上,对着不远处的南宫傲说道。

既然他要抛下自己,那她也要让他铭记于心!铭记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眼!

她的话让南宫傲停住了脚步,他侧过身来,双眸微眯,慵懒且又可怕:“你在说什么?”

只是淡淡的五个字,却可以感受到南宫傲此时身上所散发出强烈的寒气。

欧若云望着眼前的男子那冰冷的目光,却是没了往日的畏惧,反正她已经全部豁出去了:“我说你的好女人,单尔曼,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

她痴痴的笑着,却迟迟不明说,仿佛是在考验南宫傲的耐心。

她的笑容过于灿烂,过于刺眼,仿佛是一只即将落入虎口的小兽正在发出着自己最后那一丝的绝望的声响。

似乎没有过多的情感,南宫傲只是淡淡的说着:“说。”

那逼人的寒气蔓延在欧若云的身边,此刻在她眼中却是如此的美好,既然她得不到的人,那么单尔曼那个女人凭什么得到。

“你以为你想打垮陆氏集团那么缜密的计划,怎么会失败的!”

欧若云无关紧要的说着,嘴角有着谋得逞的奸笑。

有谁不知道,南宫傲从来不会允许别人背叛他,更何况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情妇罢了!

即使是死,她也一定要拉着单尔曼一起死!

南宫傲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一刹那的工夫又恢复了一脸的平静。

他望了望身后笑得一脸癫狂的欧若云,道:“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那一瞬,欧若云恍若有种被打入了冷宫的感觉,而她眼前的就是那个掌握了所有人生死大权的王,她所有的天真只不过换来了他绝情的一句。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她不甘心,为什么他知道单尔曼背叛了他,他的脸上都没有一丝的怒意!

她似乎又觉得这一切还不够,继而又怒吼起来:“是单尔曼,是她,是她,是她背叛了你。”

是单尔曼,是她,是她,是她背叛了你……

是她,是她,是她背叛了你……

背叛了你……

不绝于耳的嘶喊声不断的在别墅内响起,让人心惊胆战。

一路上,南宫傲比平时更为冷峻,也只有熟知他的人才知道,他此刻心中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

车子在别墅外停了下来,早已有人迅速的过来替他将车门打开。

迈出自己的步伐,没有一丝的神情,朝着别墅走去。

别墅内

南宫傲坐在真皮沙发上,手上的水晶杯中装着伏特加,酒令他的喉火辣辣的燃烧着。

直到喝下了几杯之后,他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单尔曼呢?”他摇晃着手中的水晶杯,似是无关紧要的问着。

“回主上,单小姐今天身体不舒服在楼上休息。”

话音刚落,南宫傲便似一阵风般大步往楼上走去。

“主上,你回来啦?”单尔曼抹了抹眼睛,没有睡醒的模样使她此刻更为撩人,两眼中的迷茫犹如温顺的小猫。

只可惜她不过是只伪装了的猫。

“单尔曼。”他不溫不火的叫着她的名字,却让单尔曼整颗心都提了上来。

他的语气冰冷的将她的心都快要冻住,即使她知道南宫傲是多么的冷漠残暴,可是此刻的他却让她感到绝望!

绝望?抖的生出来的感觉让单尔曼惊恐。

只是她纵使恐惧,却还是爬下了一步一步朝着南宫傲走去,他的眼中没有过分的情绪,唯独只剩下了恨。

那种恨看似并非很恐怖,可是只有单尔曼知道那是一种被背叛了的恨。

他忆起自己母亲那一夜露出的就是这样的目光,这样的神情!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呢?单尔曼……”他语气温和的叫着她的名字,可是从脚心窜起的寒气却告诉着单尔曼。

眼前的这个男子,此刻是多么的危险!

四目相对,单尔曼那双明亮的双眸有着太多的情感叫人猜不透。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的杀气。

“记得,主上说过如果你背叛我,我会让你死!”单尔曼甚至可以感受到此刻她随意的说句话都可以紧张的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知道自己不该,不该在他好不容易要打开自己心的时候又给了他沉重的一击,她还记得那一夜南宫傲说这句话时的狠戾还有不安。

可是她想要逃离这个恶魔,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得以周全!

可以让她想要庇护的人得到周全!

“你是在恨我吗?”她悠悠的开口,声音嘶哑,语气中是连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颤抖。

南宫傲只是直直的望着单尔曼,为什么她的眼里让他感受到了一种……

一种莫名的悲哀……

她走下背对着南宫傲,痴痴的笑着:“主上是不是就快要厌倦单尔曼了,那何不放了尔曼?”

原来她想离开,而且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离开这里,离开他!

单尔曼的话无疑是让南宫傲的怒气涌了上来,他优雅的走到沙发边坐下,深邃的双眸中有着一丝残狠:“单尔曼,你既是我一日的情妇,这一辈子就都是我的情妇,想走?呵,除非我死!”

除非他死?

南宫傲的话无疑实在告诉着单尔曼,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她!

单尔曼伸出手摸了摸曾在睡袍中的匕首。

那么今天,就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她回过头又是深深的望了眼南宫傲,或许这是她今生最后一次望向他了吧!

她的举措让南宫傲心中闪现出了不好的预感。

只是待他反应过来之时,明晃晃的刀子被单尔曼高高的举起,然后朝着自己的腹部刺去……

“既然我做不到逃离,那不如就让我死吧!”

她的话伴随着刀子的落下。

是血,鲜红的血从她的腹部不断的涌出,深深刺痛了南宫傲的双眼。

单尔曼,难道你宁愿死也不愿呆在我的身边吗?

想离开,呵,你妄想,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离开。

“来人……”他轻启唇瓣吩咐道。

心中有着一股情绪在促使着他,促使他的双眉皱了起来,一丝害怕油然而生。

阳光照射在女子的身上,她淡蓝色连衣裙随着微风轻轻的飘荡,那长长的头发垂在她的背上,恍如一尊美丽的雕塑。

不少路人走过都回头望着这个一直站在原地的女子,她太过美丽,美丽的着实让人有些叹为观止。

直到站在南宫财阀8层的大楼下,她就要踏进这个地方去找那个传说中暴戾不堪的亚洲首富南宫傲,单尔曼才意识到这一切是多么的真实,自己的父亲真的偷取了公司的高度机密,耳边父亲的叹气声还久久不能散去。

“尔曼,是爹地对不起你啊,爹地只是一时贪念,想着只要盗取了公司的高度机密转手就可以大赚一笔了,可是没有想到……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单天石双手不断的插进已经半白的头发,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糊涂竟然让事情发展到这个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

他已经被公司革职,依照南宫傲的情一定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看来自己这次是躲不过牢狱之灾了!

单尔曼看着眼前仿佛一夜间苍老了十岁的父亲,没有一句的责备。

她知道父亲已经够自责了!

母亲早早的去世了,是父亲一手将她带大,她怎还会放由父亲不管?

所以她必须为父亲做些什么,他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经受得住牢狱之灾呢?

更何况若是南宫傲不愿意放过父亲,那……死便是他最后的归宿的。

思及此处,单尔曼的身子冒出了一层冷汗来。

气势恢宏的大厦,一条金龙盘踞在前,足以彰显了南宫财阀乃至南宫世家的显赫。

单尔曼想不到任何的办法,她只能去乞求南宫傲,放过他的父亲。

望了望身上淡蓝色的连衣裙,腰间的长发直直的垂着,她紧咬着双唇,那双明亮的眼眸中有着一股倔强。

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传说南宫傲成,身边从不缺少女人,而做他的女人,却又是一众名媛淑女都梦寐以求的,谁不想爬上这个男子的,只要爬上去了便是荣华富贵,不过他

对女子格外的薄情,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超过半个月,这倒让单尔曼松了一口气,只要她可以顺利的爬上他的,那么不过半个月,这一切都可以结束!

爬上他的?

呵呵,多么可笑,可是此刻事实摆在她的面前,她却无力抗拒!

“小姐,对不起,没有工作证你不能进大厦!”还未踏进大厦,单尔曼便被门口的保安员拦住了去路。

单尔曼看着眼前的两人,嘴角有着嘲弄的笑容,她未免也太滑稽了,南宫财阀又怎么是自己想进就可以进的呢?

可是不论怎么样,她都必须见到南宫傲,只有南宫傲放过父亲,父亲才会相安无事。

那张羸弱的小脸上有着丝丝忧伤,眼神中有着恳求:“可不可以通融一下,我真的有事想找主上!”

保安员刚想拒绝,远远的便看到南宫傲坐在林肯车内朝这边望了一眼随即挥了挥手。

示意着放单尔曼进去。

见状,保安员连忙换了态度,远远的先是朝南宫傲弯腰问好,然后伸出手道:“小姐,请!”

身后有一道浓烈的目光传来。

只是一转身,单尔曼便看到了一双蓝色的眸子,四目相对,那种眼神有着强烈的虏获意味,就好像看到了猎物的兽一般,却是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南宫傲远远的便看到大厦外那抹身影,及腰的长发如海藻般垂在背上,那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衬着她雪白的肌肤,她恍若是闯入人间的天使,仅仅是一个身影,足以挑起他的兴趣。

他听到她的恳求,她是想要找自己?

呵,正好,这样的女自己,挑起了他的兴趣,他又岂会只是看看。

“查一下她是谁。”他低声对身旁的莫特助吩咐道。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