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我最后的记忆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爱你是我最后的记忆

爱你是我最后的记忆

爱你是我最后的记忆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无邪

时间:2019-09-12 16:47

评语:

标签:

三年前,她是他的心脏,他说没有她,他就活不了。他遭遇车祸生死未卜,她被要挟离开他,背负着薄情寡义的骂名远渡重洋,从此,他活下来了,但他没有了心脏。她带着孩子艰难度日,为了筹集手术费不惜牺牲色相做特殊直播,谁知被他识破,三年前未了的爱恨纠葛,重新卷来……

<

夜色唏嘘,秋叶微凉。

梅诗文关上直播室的门,深呼一口气将手中的小箱子放到了地上,坐到了电脑前。

就在三天前,她快要下直播的时候,忽然弹出来一条私信,对方要求加她微信私聊。

梅诗文发现这个人正是之前给自己狂刷礼物的土豪观众,所以不敢怠慢,马上加了微信。

没想到对方单刀直入,提出要梅诗文单独给他做直播,五万块一小时。

梅诗文迟疑片刻之后,还是爽快答应了。

她也不傻,知道对方开这么高的价钱,是想看点不一样的,于是她特意穿上了暴露的衣服,尽可能的展示自己曼妙的身体给对方看。

直播第二天结束的时候,对方突然加价到二十万,要求她表演道具。

梅诗文又惊又怕,那种表演是什么性质她很清楚,后果是什么谁也不清楚。

可是,犹豫片刻之后她还是果断答应了,因为她需要钱。

梅诗文刚进入直播间,对方就发过来一条信息,“还不开始?”

梅诗文赶紧回了一句“马上开始”,便起身走到了箱子前。

她双手有些颤抖的打开箱子,脑海里全是儿子盼盼天真无邪的小脸,他在等自己回家,并不知道自己即将要做一场耻辱的表演。

犹豫的关头,脑海中又跳出了医院发的手术通知书,梅诗文一咬牙,伸手从箱子里拿了一条邪恶的皮鞭,扭动着腰肢走到了中央,对着摄像头妩媚的笑着,瞬间进入了状态。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褪去,梅诗文将箱子里的“十八般武器”全都展示了一遍,她对着摄像头强颜欢笑,为了讨好屏幕那头的金主,她觉得此刻她变成了一条没有人格的哈巴狗。

直播结束,梅诗文迫不及待的关掉摄像头,瘫坐在电脑前捂着脸,任由伤心的眼泪汹涌而下。

盼盼,对不起,妈妈没用。

忽然,手机振动起来,梅诗文慌忙擦了一把眼泪,拿起手机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担心是金主打来提建议的,便迅速接了起来。

“您好……”

“梅诗文,你他妈真贱。”

一个阴沉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般,梅诗文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您是哪位?”

电话被挂断了,梅诗文僵硬的握着手机,回想着那个可怕的声音,心脏痉挛起来。

是听错了吗,为什么声音那么像他,是他?

不,不可能。

梅诗文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绪,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准备等会出门扔到垃圾桶里去,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做这种表演了。

就在她拉开门的一瞬间,忽然一个身影猛地扑了进来,她的身子被撞飞出去了半米,鞋跟一崴差点摔地上,手中的箱子飞出去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里面的道具散落一地。

四目相对的瞬间,梅诗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是他,楼斌,一个等待她的劫。

黑裤子白衬衫,犀利的碎发,深邃的双眸,冷峻又帅气的五官,还是三年前的那个让她爱到窒息的男人。

“是你……给的钱,对吗?”梅诗文干涩的问道,她没想到对方会用这种方式来羞辱她。

楼斌双手插袋,眼神里的冰冷就跟秋霜一般,冻得她涩涩发抖,“梅诗文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下贱,为了钱什么事情都肯做,你的那些高贵呢?”

“我……我……”梅诗文心跳得很厉害,还要辩解什么呢,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楼斌厌恶的瞥了一眼地上的那些羞耻的道具,呲牙说道,“给很多男人表演过吧?刚才放得挺开的。”

“我没有……”

“闭嘴。”楼斌一步跨到她跟前,凶狠的捉住她的手腕将她推到了墙上,双眼直视着她,像是要将她撕碎。

“二十万就可以脱光衣服表演,那我再加二十万,是不是就可以睡你一个星期?”

“不……”梅诗文痛苦的喘息着,手腕几乎要被楼斌捏碎了,痛到了心里。

“三十万!”楼斌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随即拽住她的胳膊将她甩到了旁边的双人沙发上,梅诗文后脑勺撞到沙发扶手上,脑子瞬间晕乎乎的使不出半点力气。

楼斌粗暴的压了上来,疯狂的撕扯开她单薄的衣衫。

“你住手!”梅诗文吃力地挣扎着,眼泪模糊了视线,眼前的男人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爱自己如生命的男人了,他此刻只是想要侮辱自己而已,并不是因为爱。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