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弃妇要逆天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无敌弃妇要逆天

无敌弃妇要逆天

无敌弃妇要逆天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文人正

时间:2019-09-12 15:59

评语:

标签: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她可是天天被蛇咬啊,谁让她救了个蛇王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蛇大大总是邪魅的笑。So,你邹是这样报恩的?救命啊~~~

<

夏末,傍晚。

村庄里,家家户户烟囱冒青烟。

村长家晚饭早好了,就差下饭的菜,村长媳妇顾香莲打算做个青椒炒鸡蛋。

鸡圈里,七八只鸡被顾香莲撵来撵去,吓得东躲西藏,不是顾香莲不心疼鸡,是她不相信这么多的鸡一天就下了三个蛋。

“蛋呢?都下哪儿去了?你们这些畜生真是没良心,老娘我天天供你们好吃好喝,怎么就这几个蛋交给我?咱家有5口人,你们就下3个蛋给我,这叫我们怎么够吃呀?”

“3个就3个吧,香莲,你别折腾那些畜生了,它就下不来蛋又有什么办法?我老了,大半截子入土了,吃不吃都无所谓,都给孩子们吃吧。”

一位年迈的婆婆在年轻女子的搀扶下慢慢走来,老婆婆瞧那些鸡可怜,不得不出来说两句。老婆婆是村长的妈,她身边的年轻女子叫金枝,是顾香莲的儿媳妇。

“咯咯咯……”一只老母鸡肆无忌惮的从顾香莲脚上踩了过去,仿佛没看见她的脚,顾香莲的鞋子被踩上了竹叶印子。

顾香莲瞟了眼老婆婆和她身边的女子,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弄脏她鞋子的老母鸡就骂。

“你疯了你?居然敢踩老娘的脚!你这老不死的,再跟老娘作对,老娘立马要了你的老命去炖汤!”

村长妈当即脸都气绿了,这声“老不死的”是在骂鸡么?

就算村长妈有想法,也不敢随便质问,村长不在家,她一把老骨头哪能斗得过尖酸刻薄的儿媳妇?想想还是忍了。

“瞧你这怂样!骂你你也不敢吱一声,有种的张嘴跟老娘吵几句啊!”

顾香莲把那只老母鸡踢到墙角,老母鸡一个踉跄撞在了一只小母鸡身上,小母鸡差点跌跤,它无辜的小眼睛怯怯的望着主人。

“妈,您和鸡斗什么气呀?爸和木子很快就回来了!把鸡蛋给我,我先去炒菜!”金枝伸出手就要接鸡蛋。

顾香莲理也不理她,又指着老母鸡旁边的小母鸡叫骂起来,“还有你,你个臭不要脸的,装什么可怜样、清高样?老娘待你不薄啊,好吃好喝的供你,你倒是知恩图报啊!你好歹也下个蛋出来啊,左右邻居都看着呢,你再不会下,憋也给我憋一个出来啊!你这不下蛋的鸡,老娘养你何用?真是糟蹋粮食!”

这下,不只村长妈,金枝的脸也变色了,不过她没回嘴,她婆婆的厉害她又不是不知道,她嫁进上官家的这四年已经吃了不少苦头,她婆婆的计策可多了,最常用的就是指桑骂槐,而金枝呢,36计只会最后一计,若不起只有躲!

“奶奶,我送您回屋休息!”

金枝把村长妈送回屋,默默回到自己房间,门轻轻关上,轻的像做贼,关重了,怕挨骂。

顾香莲出了鸡圈,关圈门的时候,见那些鸡都缩在角落里,怒气更大,“瞧你们一个个那死样!窝囊样!有本事就把蛋给我下了!尤其是你,你这个不会下蛋的鸡,老娘对你已经忍无可忍了,再给你一个月时间,要是一个月还没动静,请你自动滚出上官家!”

金枝的卧室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在她脸上流淌,她强忍着不出声。

门外,清晰的叫骂声伴随着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声不绝于耳。

“不下蛋的鸡有什么资格摆脸色给老娘看?你以为天下就你一只母鸡吗?会下蛋的鸡多了去了,信不信老娘明天就找一打出来给你看?清高什么呀清高?有本事就下啊,老娘的饭不是白吃的,你吃老娘的,喝老娘的,凭什么不下蛋?”

金枝知道婆婆又在指桑骂槐,这些话都是说给她听的,什么母鸡不下蛋?不都是因为金枝没为上官家生出孩子吗?

找一打给我看?你儿子是种鸡啊?

金枝在心里回了一句,却不敢出去说,因为人家没点名骂她。拾金子,拾银子,哪有拾骂的?

金枝嫁给上官木子4年有余,一直未孕,村里人都说生不出孩子都是女人有病,得治。

为治这病,金枝不知吃了多少偏方,花了多少票子,病没治好,身体却被中药摧残的日渐消瘦。

金枝要是光这一处缺憾倒也罢了,偏又生得一副柔弱骨,喂猪、种地一样也做不来,这就是顾香莲为什么一直不喜欢金枝的原因。

上官家娶了个不会生娃的媳妇……

上官家娶了个不会种地的媳妇……

上官家娶了个城里媳妇,下不了地,喂不了猪,生不了娃……

四年来,金枝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她敢出门么?不敢,踏出这个家,迎接她的就是各种语言攻击。

“等怀孕了再出去吧!”这是村长特意对金枝交待的话。

上官家是她幸福的囚牢。

“儿子,回来啦?”门外,顾香莲万分热情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

“妈,怎么又是你在做饭?金枝呢?”上官木子疑惑的问。

知道老公回来了,金枝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满腹的委屈当即烟消云散,他是金枝在上官家唯一的依靠,如果没有他,打死金枝也不会在这个地方多呆一天。

“哦,她身子不太舒服,我让她歇着,不就是做个饭嘛。”顾香莲乐呵呵的说。

真虚伪!金枝在心里嘀咕。

上官木子今天去参加下任村长的竞选了,不知道结果怎么样,虽然她并不希望老公当什么恼人的村长,但至少也该关注一下竞选的结果,这是做人妻的本分。

金枝刚走到门口,公公一席冷冷的话语隔着门传进来。

“以后每天的三顿饭就让金枝做,别老惯着她,一个大活人老是不知道做事像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儿子没娶媳妇呢!”上官村长脸色发青,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不会是竞选没通过吧?金枝心里一沉,转而又不服气的想到,什么叫我不知道做事?我刚才还要炒菜了,是婆婆不让我做!

金枝眉头紧蹙,正想着等会怎么安慰上官木子,厨房里的那个人开口了,语气十分不佳,“是不是谁又说什么闲话了?”

炒完菜的顾香莲关掉液化气拿着锅铲往外奔,她额头的发丝很凌乱,像是随时要找人拼命的样子。

“妈,没事,别瞎担心,你炒你的菜吧。”上官木子脸上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

“怎么了儿子?不会是下任村长竞选没通过吧?没道理啊,关系不都打好了吗?”

“妈,没事的,别多想,我本来也不想当村长,我去看看金枝怎么样了!”

上官木子来到自己房间,还没来得及敲门,“咣当”一声,顾香莲气得把锅铲摔到地上。

房里的金枝本来是要开门的,一听到这声响,连忙缩回了手。

“站住!”顾香莲叫住儿子,“你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左一口金枝右一口金枝,没有她就活不成了是不是?”

“妈,不是你说金枝不舒服的吗?我去看看她不行吗?”上官木子一脸无辜。

金枝和上官木子就隔着一道门,听着他熟悉又亲切的声音,金枝的心里顿觉无比温暖。

“她不舒服?她是缺吃还是少穿了?你妈不舒服才是!你妈我每天这么辛苦的伺候她,她不但不回报我,还处处摆脸色给你老妈看!你这个做男人的怎么就不好好管管你老婆?她生不出孩子倒也罢了,摆什么脸子给我看?”

顾香莲一激动,说出了眼泪,活脱脱受了一整天气的样子。

“妈,金枝她摆脸色给你看了?”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