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赠我一份爱情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请赠我一份爱情

请赠我一份爱情

请赠我一份爱情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囿盈

时间:2019-09-12 15:09

评语:

标签:

和人拼车,却拼到老公在外面养的小三,我去捉他们两个反被当成小三暴打…… 老公鬼迷心窍要和我离婚,极品婆婆为了抱孙子反咬我一口,为了争夺女儿的抚养权我选择净身出户,这对狗男女却仍不放过我,屡次三番找我麻烦…… 我身陷囹圄,还好有帅气多金的邻居先生护我周全,为我保驾护航……

<

见到林楠楠那一刻,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抱住她“哇”地一声就哭出来了。

她似乎不明所以,忙拍拍我的肩膀:“顾晓,虽然我们有俩星期不见了,但你丫也至于难过成这个样子,怎么着,爱琴海之行不开心?”

我胡乱摇头,眼泪早已模糊视线,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哭成泪人,从刚刚那件事发生以后,泪水就没在我眼眶中干过。

因为公司临时有事,顶头上司给我打电话,提前结束了我一个人的爱琴海之行。

回去的飞机上,我不停整理包包里的纪念品,哪个是老公张启明的,哪个是女儿的,还有婆婆公公老爸老妈,好闺蜜林楠楠,所有的人我一个都没落下。想着多日不见得老公女儿,心中就像泛起了蜜水。

当我下了飞机之后,却收到张启明的短信。

“老婆,我临时有事不能去接你了,你自己打车要小心。”

看完以后,我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虽然已经习惯他常常临时有事,但许久不见他了,多少有些想念。

但我还是拉着行李箱,独自一人走出机场。

也不知那天发生了什么,出租车出奇的少,好不容易等到一辆,刚坐进去向师傅报了地址,就看到一个年轻女孩急匆匆跑过来。

“姐姐,我着急赶时间,能不能跟你坐一辆车?你不用担心,我只要能到市里就好了。”她看起来确实着急,潮红的脸上浮出一层薄汗。

这种举手之劳,我丝毫没有犹豫,点点头让她坐进了。

可我不知道,就是这个举手之劳,成了我一辈子的梦魇。

机场跟市区有段距离,车里一直都安静,我与她并排坐在后面,这时我才发现她小腹微微隆起,似乎有了身孕。

无意间我瞥到她的手机壁纸,两个人的合影自拍,应该是她跟她男朋友或者老公的,因为被应用图标遮挡住,所以看不太清男人的面孔。

人家说好奇心害死猫,我顾晓二十七的老女人突然就忘了这句话,我往她身边靠了靠:“姑娘,手机壁纸是跟男朋友的合影?”

她闻言后很是兴奋,把手机放在我的面前:“是啊,我和他在一起很久了,前段时间查出来我怀孕了,所以他答应我……过段时间就会娶我。”说完后,她的脸颊泛起红晕,一幅娇羞待嫁的模样。

这是多美好的事情啊,这是多令人羡慕的圆满结局啊,我他么不应该祝福吗?可为什么眼睛瞬间浮上一层水雾,嘴唇哆嗦的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这张照片上的男人,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正是与我同床共枕了五年的丈夫张启明啊!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什么叫做纸包不住火,那一刻我算是全明白了这句话。可我还是不甘心,扭曲着抖动的唇形问道:“姑娘,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啊?”

“我男朋友叫张启明,昨天他还告诉我刚升了部门经理,姐姐,你说我是不是很幸运?”

张启明,刚升了部门经理,这些信息全都对上了,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那一刻我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全世界只有余下心碎的声音,血肉模糊。

“姐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没事吧?”她礼貌性的问,可无论面前这个姑娘多么年轻靓丽,多么讨人喜爱,在我眼里已经成了面目可憎的第三者。

我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朝她惨笑两声:“我没事,可能是有点晕车。你刚从机场回来,就要去市区见男朋友吗?”

她点点头:“他说会有烛光晚餐……姐姐,你知道帝江酒店顶层的旋转餐厅吧?”那始终挂在嘴边的甜美微笑像一把刀子,再次刺入我的心口。

我再也忍受不住了,忙让出租车师傅停车,说有朋友在这附近突然约我。那师傅看了看周遭的田野果树,怪异地看向我:“这里可是郊区啊,你确定吗?”

我说确定确定,给过车钱后落荒而逃。

蹲在这荒郊野岭,我抱头痛哭,脑海里不断地重复放映与张启明结婚的这几年,我一直以为他很爱我,他的心里只有我,哪怕他工作再忙,我的生日结婚纪念日他都没时间参加,但我始终相信他,深爱他。

老天真是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把我顾晓这一辈子的骄傲全砸碎在地上。爱情,婚姻,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我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给张启明发了一条短信:“老公,你现在在哪?”打出“老公”这两个字时我感觉恶心的厉害。

没多久他给我回复:“在公司呢,你到家了吗?”

我回了句:“快到了。”却不知为何再次泪如泉涌,只是这一次换做了嚎啕大哭,就像一个疯子一般。我顾晓,变成了一个,以前我最看不上眼的懦弱女人。

手机里的联系人翻来翻去,只能给闺蜜林楠楠打电话。

“楠楠,我迷路了,可能是在郊区的哪个地方吧,你来接我好吗?”我把位置发给林楠楠,她二话不说驱车赶来接我,之后便是最开始发生的那一幕。

林楠楠是属于那种中性的姑娘,很多时候都是个爷们模样,而且她性格特别倔,我几乎没见过她流过眼泪。

听我说完出租车上的遭遇,她沉默了片刻,才淡淡地开口:“顾晓,当初张启明追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丫不是好东西,奈何他藏得太深,我没找着证据告诉你。后来你怀孕了,我就更没有理由拆散你们,只能看你走向婚姻的坟墓。”

我仍旧低声抽噎,林楠楠一直不喜欢张启明我知道,但我没想到会是这个理由,可如今一切事实都摆在眼前,容不得我有半分怀疑。

“晓,这样吧,晚上咱们去帝江的旋转餐厅,把这奸抓到了,再给张启明这渣男谈离婚!”

措不及防的听到“离婚”二字,我的心脏猛地痉挛。在这五年的婚姻中,我从未想过能跟张启明离婚,哪怕如今他出轨的事证据确凿,我还是不忍心拆散好不容易组建的家庭。

想到自己那刚五岁半的女儿圆圆,心里的刺痛更加剧烈,我哽咽着拉住林楠楠的手:“楠楠,除了离婚就不能有别的办法了吗?”

大约是我真的可怜,林楠楠心疼地看向我,强硬的语气柔软下来:“那就只能今晚去看看张启明的态度了,他要是不跪下了悔改,我都不能轻饶过他。”

又或许,我从那时起就应该对张启明彻底死心,以至于后来的后来,不会被伤的更深。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