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青春里埋葬了爱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我在青春里埋葬了爱

我在青春里埋葬了爱

我在青春里埋葬了爱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夏沫

时间:2019-09-12 14:52

评语:

标签:

十年的牢狱换来了恋人的背叛,在徐暮云重见天日的那一天看到了这些年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竟然早已娶妻生子。 十年,外面的世界早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不再年轻,拖着孱弱的身躯,她无处安身,只能选择寄人篱下。是他的出现改变她无味的人生,她冰封的心渐渐融化,可最后却发现,这甜蜜的爱情,只是一个更加可怕的谎言。可是他仍无法护她一生安稳,尔虞我诈的生活让他筋疲力尽。

<

华灯初上,韩睿带着满身的疲惫走进了北海市著名的销金窟‘水云间’,如果不是韩启政那臭小子约他,他宁愿回家睡个好觉。

推开那间常年被韩睿包下的天字一号包房,浓重的烟味和刺鼻的香水味扑面而儿来,韩睿不禁掩住了口鼻。

韩睿看到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窝在他的怀里,他胸前衬衫的钮扣敞开,二人的姿势说不出的暧昧,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仿佛多看一眼就会沾染到令人厌恶的病菌一样,冷冷的开口:“出去。”

虽然只有两个字,韩启政却听出了他声音中的极度不悦,修长的手指在女人的身上掐了一下:“宝贝,先出去一下吧,你看,他又生气了。”

女人娇嗔的在他身上忸怩了一会儿,站起身,整了整身上本就不怎么长的裙子,摇曳身姿的从韩睿身边走过,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个男人她见过,经常来这里找自己的金主,虽然长的很帅,甚至比她的金主还要优秀一些,可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却让她退避三舍,他不是她的菜,她还不想被冰坨子冻死。

女人走后,韩睿走到韩启政身边,看到沙发上还未处理干净的白色液体,瞬间的眸光中的阴鸷又多了一分。

“穿好衣服,给我出来,马上”冷漠的声音中潜藏着他的愤怒,握紧的双拳宣告着他濒临爆发的怒火。

看着韩睿渐渐消失的背影,韩启政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这个样子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二十年来,一向如此。

俊逸的脸庞上多出一分邪魅的笑容,站起身,拉上了西裤的拉链,手指勾起沙发靠背上的西装就走了出去。

在门口不远处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迈巴赫,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只听那声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坐后面去,身上都是烟味,炝死了。”

韩启政撇了撇嘴,乖乖的坐到了后面,坐就坐,后面更宽敞,他索性脱了鞋,躺在了车座上,慵懒的开口:“AK就是不一样啊,开的车都这么豪气。”

从前面的后视镜瞥了他一眼,韩睿淡淡的一说:“如果你能把泡女人的钱攒起来,说不定已经够买两辆了。”

“算了吧,放眼整个尹氏,还能有几台迈巴赫的钱,恐怕哥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吧。”韩启政抚着酒后有些发涨的额头,面带轻笑的回他。

“别和我哭穷,你打着什么算盘,你当我不知道吗?外面的小公司开得热火朝天,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里,尹氏能好才怪。”韩睿脸上的笑容云淡风轻,修长的手指不徐不疾的转动着方向盘,仿佛周遭的一切劲在他的掌握。

“知道就好,别说破,说破了就没意思了,在那个老女人面前,过得已经够压抑的了,钱多钱少,我从不在乎,即使我把公司都赔了,我不还有你给我撑腰呢吗?你总不能让我饿着吧!慢点开,转一圈儿,我先睡一觉,到家了你叫我。”说着韩启政将西装的外套盖在了身上沉沉的睡去。

韩睿无奈的放慢了车速,在幽暗的车箱内他左手上那颗耀眼的婚戒发出冷冽的光芒,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韩艾柯,你到底在哪里,寻觅了你那么多年,你却依旧只像一抹无法触及的影子。

黑白相间的迈巴赫平稳的驶入一个高档住宅小区的地下车库,韩睿下车后用力的甩上车门,提醒后面睡得昏沉的韩启政。

他被剧烈的声音惊醒,睁开迷离的双眼后,懊恼的坐起身,下了车追上韩睿的脚步,就像是弟弟对哥哥撒娇一般,揽住了韩睿的肩膀:“老哥,等一下呗,走那么快,有狗追你?”

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寡淡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波澜:“怎么没有,这不就有一只。”

韩启政醉了酒思索了半天,才感觉出他话里的歧义,猛的掐住了他的脖子:“好啊,你说我是狗,你是我哥,那你是什么,藏獒吗?”

韩睿轻笑着捶了他一拳,二人有说有笑的上了入户电梯,没多久就到了韩睿的家,还未等他开门,韩启政就兀自的输入了密码推门就走了进去洗澡。

韩睿无奈的笑了笑,在门口换了鞋,将他胡乱扔在门口的鞋子鞋头朝外整齐的放好之后,走了进去。

没多一会儿就听到了浴室里传过来的水流声,他无奈的敲了敲浴室的玻璃门,朝里面喊:“不想死的就快点儿洗,别穿我里面的浴袍,我给你拿新的。”

说着他走到衣帽间,拿出了崭新却清洗过的内裤和浴袍,推开浴室的门,送了进去,。

他有洁癖,无法想像刚从外面风流回来的弟弟,赤身裸体的穿着他的浴袍走出来的样子,为了自己的健康,第二天,他一定会把他接触过的东西都扔出去。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恐吓,没几分钟,韩启政就冲好了澡,穿上了他递过来的内裤走了出来,遮上关键部位就行了,睡袍,那不是女人才穿的东西吗?

原本是想直接回卧室睡觉的,没想到韩睿却叫住了他:“把醒酒汤喝了,坐那儿,我有事问你。”

沮丧的撇了撇嘴,早知道就不叫他出来潇洒了,到最后受煎熬的还是自己,明明困得要死,还要在这儿受老哥的虐待。

将茶几上的醒酒汤一饮而尽,往身后的沙发上一栽,原本质量很好的皮质沙发竟被他凿出了声响。

“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我没有大姐的消息,找了这么多年,我们都不知道她长大后的样子,大妈抱着她离开的时候,她才一岁多,我那时还是个胚胎,你更是在孤儿院里受苦,除了知道她的左肩上有一颗红色的朱砂痣,左手臂上有一个被那女人烫伤的疤痕,我们对她真的一无所知。”

“说实在的,我很佩服你这些年一直守着对父亲的承诺,甚至为了不被其他女人骚扰,还带上了戒指,捏造出了已婚的身份,可是这样真的值得吗?万一大姐已经嫁人生子,或者她已经……不在了,你还要守着这份莫须有的婚姻到什么时候?”

韩启政明白他的心境,韩睿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在回报多年来父亲的养育之恩,谁能对连面都没见过,多年来只是像影子一样存在的女人动心呢,一切只不过是因为责任罢了。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