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秘爱:大叔别太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枕上秘爱:大叔别太坏

枕上秘爱:大叔别太坏

枕上秘爱:大叔别太坏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清初

时间:2019-09-12 14:32

评语:

标签:

情人节之际,夏伊诺收到了来自男朋友与继妹的苟合大礼,伤心欲绝的她一醉后恰巧睡了男友的叔叔程荆墨,成了他婶婶! 然而一心只想把这场婚姻作为复仇筹码的夏伊诺,却被程荆墨纵容的无法无天,甚至给了她全世界。

<

透过门缝,夏伊诺看着床上交缠着的两人,不可置信瞪大双眸,浑身如浸入冰窖般寒彻心扉。

今年的情人节真是送了她一份大礼——亲眼目睹男朋友和妹妹苟且!

“恒陵,你到底什么时候动手啊——”夏晚晴扭动腰肢,呻吟中断续说道。

“待会儿我就摆个烛光晚餐,灌醉夏伊诺后让她签合同……”话没说完,程恒陵加快速度,男人低吼声和女人呻吟声合声,房间弥漫扉糜气息。

夏晚晴躺在程恒陵胸膛上,娇笑一声发嗲道:“等把她死老爹的财产搞到手后,我们就一起离开。”

程恒陵笑了起来:“对,早就看腻她那张故作清纯的脸了。”

夏伊诺心头一震,原来和她交往那么久的男人,竟然和自己的妹妹策划着诡计!

她双腿发软,不小心碰到门把,“咚”地一声,惊到房内两人。

“是谁?”程恒陵怒喝道,随手拿了件衣服绑在腰间,下床快速奔向门口。

夏伊诺想跑,却跑不动,眼睁睁看着他推开门。

“伊诺!”程恒陵不可置信瞪大眼,脸上满是慌张。

夏伊诺瞬间清醒,现在捉奸的人是她,要心虚也不是她!

她缓缓站起身,仰头看着他,冷声道:“是不是把我爸遗产骗到手后,你就和她远走高飞?”

程恒陵一怔:“你都听到了?”下一刻他的面部狰狞起来:“既然如此,就只能怪你不走运了!”

他伸手作势要掐她,夏伊诺迅速避开,瞪大双眸:“你疯了!”

“只要你不在,谁也威胁不了我!”程恒陵阴恻恻看着夏伊诺。

不好!他竟然想杀人灭口!夏伊诺转身拔腿就跑。

身后传来沉重的奔跑声,夏伊诺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快到楼梯时,背后传来一股大力狠狠推了她一把。

“啊!”夏伊诺身体失衡,眼看要滚下楼梯,第一时间抱住头部。

眩晕感袭来,身体传来强烈的疼痛感,好不容易滚到冰凉的地上,却痛得动弹不得,身后传来急迫的脚步声。

难道她要英年早逝了?不行,她不能就这样顺了渣男的愿!

她咬紧牙关,努力起身,一蹶一拐走出了大门,用尽全力关上门,哆嗦着手掏出钥匙反锁。

“咚咚咚!”门内响起剧烈的捶打声,伴随着程恒陵的咒骂声。

门外下着倾盆大雨,紫色闪电劈开整个天空,雷声震耳谷欠聋。

夏伊诺一向怕雷,此刻为了活命,惨白着脸硬撑着行走着。

雨遮住了眼帘,混淆了她的视线,以至于车刺眼的闪光灯照到她的眼时,她无处闪躲。

“砰——”车辆撞到栏杆的巨响,吓得夏伊诺腿软跌倒在地。

劳斯莱斯熄火,正当夏伊诺以为自己害了人时,车上走下一个黑衣保镖,撑开伞后车内走出一个男人。

夏伊诺远远地就能感觉到男人身上的冷冽气息,这绝对不是个好惹的主。

合身的西装将他的好身材勾勒出来,宽肩细腰长腿,即使去当模特也是佼佼者。

男人缓缓走向她,站定在她面前俯视她,声音微凉:“碰瓷?”

“我不是……麻烦你送我去医院……”

男人微挑剑眉,黑眸流动冷芒,薄唇紧抿,扫视她一圈后:“夏伊诺?”

夏伊诺一怔,点了点头,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眼前却募地一黑,晕了过去。

夏伊诺睁开沉重的双眼,全身传来痛意,左脚更是传来麻意。她努力起身一看,看到打着石膏高高吊起的左腿。

有些混沌的脑海里闪过数个画面,脸色白了又青——好啊,程恒陵,竟然对她痛下毒手!

她瞥了眼窗外,已是艳阳高照,很适合为自己讨回公道。她拿起床头的手机,正想打电话给沈律师,却听到外头出来争吵声。

“病人正在里面休息,你不能进去!”

“我是她妈,凭什么不能进?!”

夏伊诺心头咯噔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门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珠光宝气面色不愉的女人——是她的继母洪丽萍。

“哟,不过就伤了条腿,就躺着奄奄一息了?还让护士拦着我不让进?”洪丽萍阴阳怪气道。

夏伊诺好似没听到,冲护士投了个歉意的眼神,柔声道:“抱歉,帮我关下门,刚刚真是辛苦你了。”

等护士关上门后,夏伊诺彻底沉下脸,冷声道:“你大清早过来发什么疯?”

当年父亲刚过世,洪丽萍就迫不及待要赶她出门,甚至要霸占父亲的遗产,如果不是沈律师出手相助,如今她指不定在哪儿喝西北风!

“夏伊诺,你最好对我态度好点,就算你手里有你爸的遗嘱,但你没结婚前,一切股份由我替你保管!”

“怎么会有你如此无耻至极的人?”夏伊诺拽紧床单,骨节泛白,眼神如刀刃般锋利。

“呵,随你怎么说,今天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你妹妹她只不过和你开个玩笑,你放聪明点,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开玩笑?”夏伊诺气得笑出声,笑容一敛,一字一顿道:“和我男朋友联手要害死我,在你眼里也不过是开玩笑?”

她大口喘气,杏眸瞪大,眼眶微红,声音拔高几分:“我告诉你,你护短可以,但别踩我头上耀武扬威!过几天,律师函会寄到你家!”

洪丽萍没想到夏伊诺会是这么个态度,眼神发狠:“你最好掂量掂量有没这个能耐,和我做对你绝对会后悔!”

夏伊诺冷笑一声:“那就拭目以待!”她随手拿起床头柜的玻璃杯,狠狠砸在洪丽萍的脚下,玻璃发出尖锐的声响,四分五裂。

“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夏伊诺一字一顿道。

洪丽萍面色铁青,狠狠瞪了眼她,愤愤转身出去。

不料开门,就差点撞到门口的男人,洪丽萍吓了一跳,甚至差点打滑跌坐在地上。

“有病吧,杵门口吓人呢?!”洪丽萍骂道,本想推一把男人,看到他身旁的保镖,顿时怂了,绕道走了。

男人面容精致,浑身散发着优雅的矜贵,是久处上位之人才有的气质。

夏伊诺一眼就认出是昨晚遇到的男人,挣扎着要起身。

男人上前几步,开口道:“你躺着就行。”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