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爱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总裁的爱妻

总裁的爱妻

总裁的爱妻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风四娘

时间:2019-09-11 15:44

评语:

标签:

【睿,你还好吗?你会看着这些照片,也想起依馨吗?】景依馨在心里闷闷的想着。眼里不自觉的充满了泪水。 【景依馨,不要再想了。当初,是你自己背叛他的,你还什么资格去让他再去想你?】景依馨在心里对自己警告的说到。 一狠心,将文件夹关闭,拖进回收站。

<

盛夏的夜空,知了在树上继续唱着高歌,路边的树荫下偶尔会出现几个路过的行人的影子倒

影在路灯下。景依馨独自一人走在夜间的树影下,显得背影有些落寞。

突然,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让景依馨吓了一跳。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着家里

的座机,景依馨温柔的笑了起来,接起电话,声音柔柔的说:“这么晚,怎么还没回家呢?”

“你也知道很晚了。怎么现在才下班?局里有很多事情?”电话那头是一个很温柔的男子的声音,语气里透露这一丝的宠溺。

“是啊。不过,都是一些小case。没什么大案子。”景依馨也不想瞒着男人下班这么晚的原因。

电话那头声音明显的顿了一下,说:“你现在到哪了?我开车来接你?”

“不用了,我快到楼下了。”景依馨看着自己已经快到走到自家的楼下了,连忙阻止着男人,就怕男人动作快的,已经出去摁电梯了。

“那好,你自己小心点。”男人见她这么说,也不坚持,就挂断电话。

景依馨收起电话,就大步的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一点都没有发现在自己300米后,有一辆车子跟着自己。

车内的男人戴着墨镜,冷峻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一双眼睛冷冷的逼视着走在前方的景依馨。

在看着景依馨到达小区门口才加速开车,绝尘而去。

景依馨一打开门就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唐念博。

“回来了呀。我去给你倒杯水。”唐念博看着景依馨在换鞋,便站起身来去厨房倒水。

唐念博将水递给景依馨说,:“怎么这么晚啊?”

“是啊。好忙,明天还有一堆报告要写。”景依馨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水说道。

唐念博见景依馨这么累,真想开口让她把警察局的工作辞掉。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是无法说服依馨的。

唐念博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就说,:“好了,很晚了。我先回家了,明天局里见。”

景依馨也知道时间晚了,不再开口去挽留他多坐一会,毕竟孤男寡女,大晚上在一起,被邻居看着了也不好,现在的人,嘴杂。

“那好,我就不送你了,你回家开车小心一点。”景依馨放在水杯,将唐念博送出去坐电梯。

看着唐念博进入电梯后,景依馨才回到家。

洗完澡,景依馨打开电脑,无意间将鼠标点击打开了自己许久没有打开的文件夹。

看着文件夹里的照片,景依馨,胸口又开始隐隐的做痛。

照片里,一个娇小可爱的女人在高大俊朗男人的怀里笑的很开心,男人眼里都充满了笑意。

从男人眼里看出了对自己怀里的女人的宠溺和爱。

【睿,你还好吗?你会看着这些照片,也想起依馨吗?】景依馨在心里闷闷的想着。眼里不自觉的充满了泪水。

【景依馨,不要再想了。当初,是你自己背叛他的,你还什么资格去让他再去想你?】景依馨在心里对自己警告的说到。

一狠心,将文件夹关闭,拖进回收站。

可是,真的将文件夹放入回收站。景依馨后悔了,立刻撤销的删除。

关上电脑,睡觉。

第二天,景依馨还是照常去上班。

“Madam,你来了?”简欣看着走进办公室的景依馨问道。

“嗯。来了。有事吗?”景依馨随意的跟自己的组员打着招呼。

铃铃铃……办公室的电话,剧烈的响起,似乎在昭示着这通电话有多么的着急。

“您好。重案组!”简欣接起电话,很公式化的说道。

看着大家都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情,景依馨也进了自己的小办公室。

刚进去没多久,简欣就敲门进来,说:“Madam,刚接到市民电话,城郊发现一具男子尸体。”

“通知法医和法证,我们马上出发。”景依馨对简欣说道。自己就拿起车钥匙带头出去了。

城郊——

“Madam,是这位先生发现尸体的。”看着景依馨走进警戒封锁线内,并且蹲在尸体身边翻看着什么似的,阿康立即将发现尸体的人员带到她面前。

景依馨并没有立即抬头去看报案的人员,只是检查着尸体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尸体的证件。

直到景依馨起身,抬头,视线对上一双蓝色的眸子。

景依馨仔细看着眼前的男人,手里拿着的笔和记录本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是他?他回来了吗?

他怎么会回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不会的。也不可能的。

眼前的这个男人肯定不是他,肯定不是。

景依馨在内心说服着自己。

“Madam?怎么了?”阿康看着景依馨这个失礼的动作,有些纳闷了。

阿康跟着景依馨有一年多了,从来没有看见她这么的惊慌失措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蓝眸子的男人,很得意的看着景依馨的惊慌失措,仿佛早就料到景依馨会这样。

景依馨也发现了自己的失礼,连忙捡起地上的笔和记录本,说:“没事。”

阿康看自己的上司说没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说:“Madam,是这位韩先生发现尸体的,并报警。”

景依馨看着阿康之前对这个韩先生做的笔录,当自己的视线看到姓名这一栏写着韩晟睿时,景依馨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仿佛静止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随后心跳猛的加速。手里的记录本再次掉到了地上。

韩晟睿眼里带着笑意,看着景依馨的两次惊慌失措。

景依馨,原来你也会不知所措?原来你也会心虚?那么,现在就让我来报复你吧。

“Madam,你是不是不舒服?”阿康看着景依馨再次惊慌失措的表情,有些担心的问到。

这时,法医和法证也来了,

“头,唐医生和杨sir来了。”简欣走到阿康的旁边小声的说道。

唐念博一走进警戒封锁线时就注意到了景依馨,看着她苍白的脸,急忙的走到她面前:“怎么了?不舒服吗?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景依馨依旧沉思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就没发现站在眼前的唐念博。

看着景依馨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唐念博担心的将自己的手探上她的额头。

感觉到有一双手要拂上自己的额头,景依馨下意识的推开。这时,才发现眼前的人竟是:“念博?”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唐念博再次问到。

“没事,你先去看死者吧!”景依馨明显的不想回答。

唐念博看着这么多人在场,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只好先去检查尸体。

阿康再次将记录本交到景依馨手里,心里还是免不了一些担心,:“Madam,你真的没事吗?”

景依馨勉强的笑了笑,摇摇头,她当然知道阿康是关心自己,但是,目前她还是,想弄清楚,站在自己目前的那个男人,是不是自己曾经最爱的,却不得不伤害的——韩晟睿。

景依馨说服自己,强压着内心的波动,走向唯一一个在警方封锁线的人。

韩晟睿眼里带着一些鄙夷的笑容对上景依馨的眼睛。

“您好,韩先生,我是S市重案组B队督察,景依馨。麻烦您,把你看到的事情在说一遍。”很公式化的语气。仿佛曾经与他没有过任何的交集。

韩晟睿,嘴边泛起一抹笑意,用很轻蔑的语气:“Madam,我已经把我看到了,都说了一遍了。您的属下也记下了,难道,你不识字吗?还是……。突然,韩晟睿靠近在她耳边低声道:“这几年回味着我在床上对你的爱抚,忘记了怎么去看笔录?”

景依馨没想到韩晟睿会这样说,一下子再一次将手中的东西掉在地上。

看着她三番几次出错,韩晟睿觉得心里有一种快感。

边上的警署同事也意识到不对劲,走到景依馨身边:“Madam,你不舒服就先回去吧。稍后,我带这位韩先生去警局再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景依馨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在现场。要不,只会让自己出更多的错。

将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一下,景依馨连和唐念博招呼都没打,走出封锁线,开车离去。

勘察完案发现场的尸体,唐念博发现景依馨没了踪影,以为她去询问笔录和做问卷调查,收拾了自己的物品就走了。

当唐念博走到韩晟睿身边时,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

但,就是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在哪见过。

摇摇头,唐念博熟络的和警员打完招呼就离开了,并没有将韩晟睿事情放在心里。

S市——警局,重案组B队

韩晟睿声称自己是良好市民,跟着简欣和阿康来到了问话室。

实际目的,或许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问话室门被打开,景依馨端着一杯咖啡,拿着笔录本走了进来。

韩晟睿看着她将咖啡放在自己面前,放下把玩着的打火机,抬头说:“我只喝现磨咖啡,速溶咖啡对我胃不好,麻烦Madam帮我换一杯。”

这么多年了,男人的习惯还是没换,咖啡只喝现磨的,不加糖,纯黑咖啡。

景依馨没出声,也没把咖啡换掉,“韩先生,你那个时候怎么会在案发现场,你有看见犯罪嫌疑人吗?”依旧是很公式化的语气。

男人依旧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并没有马上回到她的话。

景依馨等了大概十分钟,男人还是没有打算开口说话,景依馨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了,收起原先摊开的笔录本,打算离去。

看着她要离去的动作,男人终于开口道:“这么没耐心?这就想走了?”

景依馨手已经触到门把了,听到男人的声音,动作顿了一下,:“你根本没打算要说,不是吗?”

男人收起打火机,起身走到她身边,嘴角不变的还是那一抹笑容,手轻轻的撩起一族散落的碎发,轻声说:“景依馨,原来你的耐心就只有这一点?真难想象,你在我身边,那四年是怎么度过的?”

景依馨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

看着景依馨的脸色,男人很喜欢她这样手足无措的样子。

忽然,景依馨感觉腰间一紧,眼睛看到男人另一只手搂紧自己的腰,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当日我说过的话,希望你还记得。景依馨,我韩晟睿,是有仇必报的人。你就等着……我送你的大礼吧。”

景依馨还没回过神,腰间的臂手已经松开,男人打开问话室的门,已经离去。

看向男人离去的背影,景依馨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很痛。

原来,他真的会来报复自己。

早知,会有这样的结果,当初又何必接下这样的一个任务呢?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