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富二代遇上负二代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当富二代遇上负二代

当富二代遇上负二代

当富二代遇上负二代

.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衡门

时间:2019-09-11 14:52

评语:

标签:

岳澄智,许翎翎,两个人举行了简单而又隆重的婚礼,这样开始了幸福的新婚生活,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许翎翎竟然也开始了自己小小的事业,她和别人一起合开了一家小店铺,也盈利不少,生活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而这一切的来源都是因为她勇敢地接受了岳澄智的爱,至此,许翎翎终于相信,上天对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公平,他让她饱受了前几年的痛苦折磨,就是为了让她遇上自己生命中的白马王子。

<

“许翎翎,送两份拌面到易景豪庭。”

领班挂了订餐电话,冲正在擦桌子的许翎翎喊。

“好,马上就来。”许翎翎快速收拾好餐桌上的东西,从厨房拎出外卖箱。

“住易景豪庭的人也吃拌面啊?”她看了看写着地址的纸条,疑惑的问领班。

“越是有钱人小费才给的越多!傻妞。”

其实也不怪许翎翎会惊讶,在这个城市,易景豪庭是有名的富人聚集区,没有点家底的根本买不起,像许翎翎这样的,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闻言,许翎翎连忙把地址收进口袋“我现在就去!”

什么越有钱小费就越多,全是扯淡!

此刻,许翎翎对着这群打麻将打的正欢的男男女女,恨得牙根痒痒。

“请问岳澄智先生,可以先结账吗?我还要回店里。”她第十一次问出同样的问题,又第十一次得到同样的答案,“急什么,等我赢了钱立即结账。”岳澄智话刚落音,一群人立即发出一阵古怪的窃笑,这更让许翎翎相信,这帮人是故意的!

她焦躁的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今天第二份兼职上班的时间了,她快要迟到了,不能再等了!

“既然岳先生一直赢不到外卖的钱,那我替你打一局吧!”许翎翎直接坐到岳澄智边上的椅子,利落的洗牌手法把一桌的人都惊住了。

“出牌啊,愣着干什么?”许翎翎摸到了一副好牌,心情大好,反正她注定要迟到,扣工资是必然的了,那她就从这群混蛋身上拿回来!

打定主意,许翎翎满脸杀气的开始出牌。

一个小时后。

“那个……澄智啊,我突然想起来家里有点事,我要先回去了!”

“我也是啊,呵呵,我家老头催我今天回去吃饭!”

“我也是!我也是!”

一群人瞬间作鸟兽散,只留下一脸不敢置信的岳澄智和兴奋的数钞票的许翎翎。

“我们五五分好了,喏,这是你的那一份。”许翎翎有了钞票心情就变好,大方的抽出几张钞票塞到仍处于震惊状态的岳澄智手中。

“喂,你挺厉害的嘛。”岳澄智对这个野蛮的丫头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对于女人亦如此,顺风顺水的长到这么大,他所接触的都是娇里娇气的富家女,送外卖的叛逆小猫吗?

他很有兴趣!随手把纸币扔到一边,手里的打火机一扔一甩,点燃了叼在嘴上的烟,并自以为帅气的抖了抖烟灰。

许翎翎目瞪口呆的看着岳澄智,他竟然……把烟灰抖到面碗里去了?!怒火瞬间吞没了她所有理智。

TMD!这男人是脑残吗?他知不知道一碗面里包含了多少人的辛勤劳动,他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它糟蹋了,而且是在她的面前!有钱就可以这样不尊重别人吗!她从很小就一直辛辛苦苦的工作,为的就是要早点赚钱还清家里欠的账,对于这些金钱粮食,是一分一毫都不敢浪费的,她比平常人更懂得珍惜的意义!也更痛恨那些浪费的人。

许翎翎的行动显然已经不受理智控制了,从刚才就一直强忍着的火气蹭蹭蹭往上冒,她利落的端起那碗面,然后迅速的全部泼在了岳澄智脸上!

哼!也不打听打听,她许翎翎可不是好惹的,那些讨债的小流氓都要让她三分呢!

“这就是你害老娘被扣工资和你浪费别人心血的代价!混蛋!”

她紧了紧背包,把小电瓶开到最大码,迅速把岳澄智狂躁的喊叫甩到身后。

“你这死女人,别走,给我回来!别让我逮到你!”岳澄智胡乱把脸上的面条抹掉,撒开腿去追许翎翎的小电瓶,没想到这女人跑这么快,人没追上反而被脚下的面条滑了一脚,那张迷倒过多少女人的俊脸……华丽丽的流下了两管鼻血!

KAO!今天真够背的!都怪楚凡那帮混蛋,没事打什么赌,说什么如果送外卖的能坚持等一个小时,就把那辆限量的跑车送给他,结果碰上这么个极品!要是让人知道了,那他堂堂岳氏继承人的脸往哪放。

臭丫头!别落到他手里!捂着仍不断冒鼻血的鼻子,岳澄智狠狠的想。

许翎翎觉得自己最近真倒霉!

原先打工的两家餐馆都突然说不再需要短期工了,她一下失去了一笔收入,医院那边又一直在催费,她已经急的团团转了,许峰这小子还添乱,成天吵着要什么爱疯手机!

可是仔细想想,许峰因为没有父母的关系,每天都不快乐,许翎翎如今也只剩下这一个家人了,她是多么想满足他的所有愿望,让他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快快乐乐,但是家里欠下的庞大的债务让她无法分出多余的精力照顾到他,自己这个姐姐当的真的很不称职啊,许翎翎暗暗决定,这个月再多打份工,然后带许峰去吃顿好的!

她只好一边找工作一边接点打毛线的活来干。

把手上刚完工的毛线帽子放好,她揉了揉酸疼的脖子,定定的望着窗外出神,转眼已经秋天了,窗外一直下着连绵的雨,这样肃杀的秋季,总会让她回忆起父亲,记得爸爸就是在这样的季节里离开的,只留下一张纸条,拿走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就走了。

从此,许翎翎的青春结束了。

青春这个东西是属于那些生活安逸的人,而不属于像许翎翎这样为生活奔波的人。

许翎翎自嘲的勾了勾唇角,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吗?人的出身真的就是划分等级的标准吗?就像上次送外卖时遇到的那个脑残男,年纪轻轻就住在易景豪庭那样的地方,无疑是个富二代,那样游戏生活的人偏偏是含着金汤匙出生,自己呢?

每天辛辛苦苦的到处打工,一毛钱掰成两瓣花还嫌不够,真是个标准的负二代了。

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她的回忆。

“喂,玲姐,有什么事吗?”

“翎翎,我听说你最近没有工作啊。最近酒吧里挺忙的,要不然你过来帮忙吧!工资还跟以前一样,你要不要来?”

“昼”是市里最高档的酒吧,玲姐是“昼”的经理,以前许翎翎在那里做服务员时玲姐很照顾她,现在她虽然不在“昼”上班,到有时候也会过去帮忙。

“好的,我晚上过去。”

挂掉电话,许翎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赚多点钱,要早点把爸爸欠下的债还清,加油!

“把这几瓶酒端到6号厢去,今天6号厢里可都是有钱的主,记得态度好点。”玲姐把几瓶拉菲放到托盘上递给许翎翎,又不忘叮嘱她几句,这丫头脾气太大,客人说几句不正经的话她就要发火,她真怕她惹毛6号厢那帮太子爷。

许翎翎推开6号厢华丽的鎏金大门,屋子里一群男男女女歪歪扭扭的或坐或站,她一向不喜欢这样的人,放下酒就准备离开。

“不许走!”沙发上正搂着个女人唱歌的男人突然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臂,她回头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许翎翎知道自己最近倒霉,但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

“呦,没想到许小姐你这么勤奋,上完白班上夜班,你到底打了几份工?”岳澄智嬉皮笑脸的凑到许翎翎身边,“啧啧啧,你还真够平的。”他低头瞥了眼许翎翎的胸口,意有所指的说。

许翎翎立即不自然的把衣服往上拉了拉,“昼”的制服是有点低胸的设计,她本来就很不习惯,被他这样一说更觉得别扭。

“先生您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出去了。”许翎翎在心里把玲姐的叮嘱默念几遍,然后面无表情的对岳澄智说。

她对这个脑残男印象很是深刻,家境富有,纨绔,一无是处,蠢,他真是……具备了所有让她讨厌的条件!

“你怎么知道我姓许?”她突然灵光一现,她可从来没告诉过他自己的姓名。

“呃……我猜的!不行啊!”说漏了嘴,岳澄智立即慌张的掩饰。

“少装蒜!快说!”许翎翎已经预感到自己最近处处不顺的原因了。

“说就说!我告诉你许翎翎,是我把你辞掉的!你知道我是谁吗?岳氏的太子爷!你敢得罪我,就要做好吃苦头的准备。”岳澄智洋洋得意的说出他憋了几天的话,然后等着看许翎翎吃瘪的表情。

许翎翎快气炸了!这个混蛋,他知不知道他给她找了多大的麻烦,医院差点停了妈的治疗,今天她要是不整治整治他,她就不姓许!

岳澄智等了半天也没在她脸上发现任何他希望看到的表情,不禁有些疑惑的捏了捏她的脸。

“喂,你气傻了?”

许翎翎拍开他的爪子,继续一脸平静的往面前一溜排开的杯子里倒酒。

“岳先生,真对不起,那天是我冲动了,我向你道歉!来,我们干了这杯,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

岳澄智看了看她递过来的酒杯,又看了看她写满了“真诚”的脸,满脑袋的问号。

“啧啧!你不会不敢喝吧?”许翎翎一脸不敢相信的看了看岳澄智,“既然你胆子这么小,那我就先干了。”许翎翎作势要喝酒,酒还没沾唇,酒杯就被夺走了。

“开玩笑,我会怕你?”为了证明自己的胆量,岳澄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岳先生好酒量,我们再来一杯。”许翎翎又端起了一杯,岳澄智接过杯子,就着许翎翎的马屁再次一饮而尽。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