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毒后:君上,别乱来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惹火毒后:君上,别乱来

惹火毒后:君上,别乱来

惹火毒后:君上,别乱来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空网

作者:安夫人

时间:2019-08-16 14:26

评语:如今的战场厮杀,金戈铁马,他的心中已不再容下她了!

标签:
小说《惹火毒后:君上,别乱来》讲述了:他曾说过:“若你是女人,我定然娶你,只可惜我心所属了!”她听到了前半句,却忽略了后半句,当她打算以女装示人的时候,他却轰轰烈烈的娶了另外一个女子。曾经的对酒当歌,花前月下,如今的战场厮杀,金戈铁马,他的心中已不再容下她了!等了二十年,整整二十年,重生一回才明白,原来他心系的那人从来都是自己,只可惜,晚了……晚了……

精彩推荐试读: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死法,朕成全你!”冷冷的声音从那无情的薄唇中淡淡而出,落在这冰冷的冷宫之中,进入她的耳中。

她随意的看了一眼地上摆放的东西,冷冷一笑,白绫、鸠酒、匕首,明明不过就是三种死法,居然还在问她……

“皇上替妾选择便是,臣妾谢主隆恩!”她慢慢的跪下身,双手交叉高举过头,伏地道。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穿着玄色五爪金龙衣袍,看似尊贵实则孤独无比,她和他整整二十个年头的夫妻,又如何能不知晓他一皱眉,一浅笑的含义呢?

只是,此时,她确实不知!

“那就看在你这些年来尽忠伺候的份上,赏杯鸠酒便是!”

“臣妾谢主隆恩,不过臣妾有一事想不明白,还望圣上解惑!”她仍旧不卑不亢,跪在地上端起那杯酒却又放下,淡然的抬眸望着这个九五之尊的男人。

含眸如淡菊,清高淡雅,堂堂一国之母的风范此时显得淋漓尽致,薄唇微呡,似乎这场“恩赐”不是予她的罢了。

“说!”皇帝看似有些不耐烦,随手一挥手转身不去看这个跪在地上的女人。

“既然皇上说臣妾搅乱宫闱,淫荡不堪,自是有皇上的道理,只不过臣妾只想问一句,这些年来,您是否真的有将我当做妻子?”

也许是为了最后的死心,她还是将这一句“混账话”问了出来,妻子?虽说是枕边人,虽说是年少之时的结发夫妻,可是……

“不曾!”

两个字如同将她打入了十八层地狱,而那个尊贵的男人却狠心的一挥手便离开了这个阴冷的地方,她死心的闭了闭眼睛。

天子无家事,哪怕是后宫佳丽三千,也都不曾有让他认为可以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他的无情从进了当初那王府的第一日便是知晓的,可是如今倒是真真越活越回去了罢,淡然一笑看着地上的那一杯毒酒,端起来一饮而尽。

“咣当”酒杯倒地,原本仍旧风范犹存的女人此时也狼狈不堪,她一声声的冷笑传入那人的耳中,传入这空荡的宫闱深处!

……

思绪渐渐模糊不堪,她似乎看到了二十年前,她笑魇如花的模样,那是第一次进入定王府,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翩翩佳公子,身着玄色劲竹袍泽,脸色从来都是刚毅,仅一眼她就被他吸引了。

之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女扮男装进入国学府,混迹男人之间,她与他成为了最好的哥们,可是他却告诉她,他早已心有所属!

那一刻,心如绞痛!

却清晰记得那一刻……

夜月朦胧之下,两人肩并肩坐在瓦砾上,赏月谈诗,彼此是不通俗世的红颜知己,她夜醉迷惘,红唇齿白,一根白色发带随风飘起,她从来都不比任何人差。

他在醉意之间,淡笑询问:“你真好看!”

她也随身转换,眯眼含笑:“那又如何?”

“若你是女子,我定然娶你,只可惜这一生早已心有所属!”

风吹拂在耳边沙沙作响,皓月当空,她含笑明眸,在那一刻她只记得前半句的话,他说,若她是女子,他定然娶她!

既然他想娶,何不成全了他!

可惜,就在她要以女装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大张旗鼓的将他那位心上人迎娶进门,成为新一代的定王妃!

她识得那个女人,她甚至太清楚那个女人的脾性,她曾经将内心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那位女子,而她却曾经告诉她,从不识得什么晏火!

呵,她将她当做知心人,她却利用她当做筏子,成为了定王妃,抢走了她的夫君!

她恨,她真的恨!

穿着一身白袍闯进定王府,将发带狠狠一扯,三千青丝飘扬在空中,倾世容颜震惊所有人,包括他!

他震惊上前不可思议的喊了一句:“沈桐?”

她淡然一笑喊道:“晏兄,士别三日,别来无恙!我乃当今定远将军府千金沈紫桐,今日这一杯酒,就当是我恭祝你们!”

一如今夕的决绝,她一饮而尽,转身离去!

再后来,他被迫上战场,从父亲书房外偷听到,也许定王即将死在战场,她恨,她怒,她不知为何心神不宁,就在她打算偷偷潜入军队当中去前线的时候,那个所谓的定王妃私下求见,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她,让她救救那个男人!

她噙着笑询问:“那你便将当初如何爬上定王的床,一字不漏的给我说清楚!”

定王妃含泪陈述,身旁的丫鬟都震惊于此,而她却淡漠如菊,好笑的说道:“人我会去救,只可惜定王妃这个位置,你真真是辱没了它,自请和离吧!”

一句话将她的未来全部切断,她英姿飒爽偷赶到边疆,在敌军手中救下他来,两人含情脉脉,初生情愫,一如往昔的对酒当歌,豪情壮志。

当胜利的号角吹响,定王大胜归来之时,得到的却是心尖上的人死去的消息,他大怒不已,在得知他的女人最后讲的是她的时候,他疯狂了,他冲进将军府质问她,为什么?

她愣住了,毕竟从未想过那个女人竟然就这么死了,她想要安慰他,想要告诉他,那些他身上穿戴蹩脚针线的东西全部都是她的!

可是他却在离开之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他告诉她,她离开之前喝的是一杯鸠酒!

……

之后先皇便赐婚将她赐予定王,再后来,定王荣登太子之位,而她是钦定的皇后,可是那又怎么样?

她依旧记得,当初的新婚之夜,她爱的男人未曾踏入她们的寝殿,没有合卺酒,也没有早生贵子,甚至在寝殿里连一块红布也没有!

她输了,输的很彻底,一如今夕,她仍然是输了!

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让他喜欢她,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做他的好皇后,可是就在他利用完将军府的时候,仍旧可以一脚将她踢开,她不想再爱了!

眼睛满满地闭上,似合非合的时候,眼前闪过一抹衣角,那是专属于他的玄色金龙。

展开内容+
  • 惹火毒后:君上,别乱来 截图1
  • 惹火毒后:君上,别乱来 截图2
  • 惹火毒后:君上,别乱来 截图3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