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上:你家王妃又跑了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王爷在上:你家王妃又跑了

王爷在上:你家王妃又跑了

王爷在上:你家王妃又跑了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空网

作者:最爱麻辣烫

时间:2019-08-03 11:36

评语:为什么一直跟在她的身边,时刻恳求么么哒?

标签:
小说《王爷在上:你家王妃又跑了》讲述了:身为一名身手利落的军医,沈思思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穿越到了同名的千金大小姐身上。睁开眼睛,便在古代跟一个男人睡了,她的穿越之旅注定充满坎坷。既来之则安之,被睡了?没关系,她不需要负责。被欺负,那可不行,她可不再是人见人欺的软弱千金。身手灵活,见多识广,谁敢再欺她辱她,她必千百倍奉还。只是,那个有战神之称,功高盖主的靖安王,为什么一直跟在她的身边,时刻恳求么么哒?

精彩推荐试读:

沈思思是被痛醒的,身上仿若被一座大山压着,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如同陷在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里,她还没从黑暗的深渊里挣扎出来,大腿间忽然又是一阵撕裂的痛楚,一下子把她从混沌中疼清醒了过来,鼻尖充满着暧昧的气息。

她听到了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心下一阵惊惶,怎么回事,她这是在哪儿?身上怎么会有一个男人,她开始剧烈挣扎,可是越挣扎越痛。

抬头间在昏暗的光线里,她看清了男人的脸,俊美的脸上表情阴戾,看着她的眼神没有一点温情,沈思烟惊恐的使劲儿推他,可是两条胳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你放开我!”明明是一句威胁的话,却说的气势全无,嗓子里干哑灼痛,几乎发不出声音来,只能低低的发出如同抽泣的声音。

男人冷呵,语气阴冷,动作却更加凶狠起来,“现在后悔是不是有点太晚了!”他的丝绸般的头发划过侧肩落到了床上,和她的纠缠在了一起。

两人赤诚以对,抵死纠缠,一场噩梦终于结束。

沈思思震惊的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她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炸弹侵袭头顶的时候,那种剧烈的痛楚,至今记忆犹新,在那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存活的可能。她想要坐起来,可是身体好无力。

男人随意披着一件黑色的长袍下床,墨色长发及腰,面如刀削,眼神冷凝阴沉如同死神一般,而她就是他即将吞下的孤魂。

这到底是哪里?沈思思心下一片寒凉,地狱吗?

“沈思烟,你胆子倒是不小,本王的主意也敢打!”男人冷笑,声音低沉,面容凉薄。

听到沈思烟这个名字,沈思思脑中忽然剧痛,脑海里瞬间涌入了大量的记忆,而那些记忆都不是属于自己的。

这些记忆里的人统统穿着奇奇怪怪的古装,上演着不同的故事和场景,如同一部冗长的电视连续剧。

沈思烟,大概是这些记忆的主人,她为什么会有这些,沈思思脑中混乱的抬手扶额,却猛然摸到了自己头发,和男人一样的长发,她抬起手,指尖青丝缠绕,这不是她的,部队是不允许他们留长发的,所以她的头发从没有长过耳垂。

眼前的素手纤细,葱白如玉,十指指甲更是晶莹剔透,涂着粉嫩的丹蔻,这样一双手更不可能是她的,她的手粗糙带着任务磨砺留下的厚茧,手指更是为了行动方便从不留指甲,更别说涂指甲油了。

所以这个身体是属于那个叫做沈思烟的女子的,而现在的情形,根据记忆里的那些内容,她也能猜到个大概了。

面前的这个男人,大概就是记忆里沈思烟的心上人,大夏朝的三王爷,祁睢樘。

沈思烟的父亲想要沈思烟嫁入宫中,沈思烟不愿,于是便有了昨晚哪一出香艳的戏码,为了能够和心上人在一起,沈思烟甚至不惜自毁清誉,想要跟祁睢樘生米煮成熟饭。

结果她却在这个时候穿到了她的身体里,烂摊子已经留下,她现在除了收拾好像别无选择。

她眸子在床边的男人,最终选择了闭上了眼睛,她暂时还没有消化掉一觉醒来忽然变成另一个人的事实,而且还睡掉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就只能躲避了。

房门在这时候被敲响,“王爷,皇上召您入宫!”

祁睢樘眉眼微凌,眸如深渊。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装死的女人,心中沉思,呵,他也是该进宫跟他的皇兄赔个罪了,毕竟眼前的女人原本可是应该在龙床上的。

听到男人离开,沈思烟才松了一口气的睁开了眼睛,她以为他就打算要一直跟她这么耗着呢。

她现在应该是在酒楼里,房间里的摆设很是简单,地上一片狼藉,可见昨晚的激烈。外面忽然传来喧闹声,接着房门忽然被人打开,一群家仆打扮的人一下子涌了进来。

沈思烟被吓了一跳,赶忙拿被子裹住了自己,震惊的看着这群人。

“小姐在这里,快去禀报老爷,就说小姐找到了。”一个领头的看见她,转身低声吩咐其他人。

沈思烟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现在是什么情况!她被捉奸在床了!要不要这么狗血!

接着一个小丫鬟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看见她直接哭了出来,扑到了她的身边,“小姐,你怎么偷偷的跑出府了,也不跟奴婢说一声儿,可吓坏奴婢了。”

看着趴在她床边面容清秀的小丫头,她脑海里浮现出了对这个人的印象,是她身边的贴身丫鬟,自小跟着她的,昨晚她偷偷跑出来,并没有让这小丫头知道。

“我没事。”安抚的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她挣扎着作了起来,腿间的不适感让她忍不住冷吸了一口冷气,那个男人,下手还真是一点也不留情面。

香儿惊慌的看着她,“小姐,你怎么了?”说着,就要去巴拉她身上的被子,结果却看到了她脖子上的青紫,一下子竟然莲哭都忘了,惊恐的看着她身上的伤。

可是屋子里还有其他人,沈思烟赶忙拉上了被子,正要让所有人都出去,一个中年男人却背手大步走了进来,他身上还穿着朱红色的朝服,面上带着一股子威严,是沈思烟的父亲,大夏朝的丞相大人沈慕,看见屋里的一片狼藉恶他狠狠的皱起了眉头,是个人都能猜测出来这个房间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他扫向床上的沈思烟,眼中酝酿出翻涌的怒火,“其他人都给我出去,香儿,服侍小姐穿好衣服回去。”接着生气的摔袖出了房门。

香儿怯怯的跪在地上应了一声,屋子里人一下子来又一下子退了出去,只剩下了香儿。

“香儿,,去帮我找件衣服来,顺便要点热水。”沈思烟有气无力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狗血的事情,还发生在她身上,做了一辈子遵纪守法的好军医,结果一穿过来就背上了与人私通的罪名。

香儿赶忙过来扶她,声音里带着哭腔,“小姐,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这么傻啊!”相较于沈思烟现在的平静,香儿可是吓坏了,这事要是传出去,谁还敢娶小姐啊。

沈思烟在香儿的抽泣声中洗了下身体然后换上了衣服,坐在铜镜前,她看到了现在的面容,完全陌生的一张脸,完全看不出有她的一丝痕迹,这具身体才不过十六岁,正是稚嫩的时候,一张小脸白皙粉嫩颇为可爱的样子。

她现在所在的国家应该是大夏国,一个完全封建的社会,男尊女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在回去了,她原本的身体肯定已经死透了。

香儿扶着她出门上了轿子,酒楼边上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香儿小心翼翼的将她护在身后,沈思烟倒没觉得有什么,反正做这事儿的又不是她,大剌剌的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坐进了轿子,还好奇的看了掀开轿帘看了看外面古香古色的街道,看起来还满繁华的。

轿子径自进了沈相府,沈府坐落在繁华的白衣巷,朱红大门看起来很是气派,门两边各白了一个巨大的石狮,让人一看便知是当朝权贵,不能招惹。

沈思烟在香儿的陪同下进了大厅,大厅内的气氛冷凝,管家端着放着长鞭的托盘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沈思烟抬头,便看到了已经等候多时的沈丞相,他的脸上阴云密布,坐在雕花梨木椅上面色不善,目光看到她进来时变得格外狠厉,他开口呵斥道:“跪下。”

沈思烟眸子动了动,接着不动声色的跪在了地上,心中想着对策,她坏了这个身体的父亲的计划,这人一定不会轻易饶过她。

“你这个孽种,怎么有脸做出这种荒唐事来!”沈幕站了起来,一脚踹在了她身上,将沈思烟踹到在地,“你这样要我如何向沈家的列祖列宗交代!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不孝女!”沈幕转身,拿过管家手里端着鞭子。

这是沈家的家法,轻易不会被沈幕拿出来,看起来这次他是气的不轻,沈思烟眸色微变,下一秒,鞭子在空中划过发出一阵响声,接着便落在了沈思烟的背上,瞬间一阵刺痛席卷了全身,疼的她浑身战栗,她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来,等着沈幕发泄完怒火。

现在无论她说什么沈幕怕都只会更加的生气,倒不如等他先发泄够了,再认个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这个身体也太柔弱了些,不过两下。,便有些撑不住的趴在了地上,香儿看不过去了,扑了过来,替她抵挡了几鞭,沈思烟想让她让开,可是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她的脸色苍白,硬撑着才没有昏死过去。

打了一阵,沈幕的气消了,将鞭子丢在了地上,他也不可能真的打死她,毕竟是他的女儿。

沈思烟一声未吭,看到沈幕脸色好了一些,才白着一张脸,虚弱道:“爹,女儿知错了,是女儿一时糊涂,才做出了这种事。”她尽力模仿着原主的样子,楚楚可怜,眼中涌现出泪水,下一秒便滚落了出来,她果然很有演戏的天赋。

展开内容+
  • 王爷在上:你家王妃又跑了 截图1
  • 王爷在上:你家王妃又跑了 截图2
  • 王爷在上:你家王妃又跑了 截图3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