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空网

作者:权术

时间:2019-08-02 13:57

评语:他成为她的后盾,强强联手,将这天下搅乱。

标签:
小说《傲娇国师独宠军妃》讲述了:她是华夏特种兵,巾帼不让须眉,一朝穿越,她成了将军府的嫡长女,面对后母的苛待,渣妹不断的设计,她泰然处之。他是东行国国师,一身白衣谪仙倾城,鹤发童颜,不落凡尘,却被她偷走了那颗冰封万年的心。初次见面,她看光了他的身体;再次见面,她远远看着他,倾慕他的容颜,想把这个谪仙国师追到手;第三次见面,她将他扑倒在身下。天命逆天之女,在各权势中游走,他成为她的后盾,强强联手,将这天下搅乱。

精彩推荐试读:

“哗!”

重物落入水中掀起一片水花,碧波粼粼,最后归为沉静。

当邹轻离再次有知觉时,她觉得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的,嗓子也刺痛着,身体无力的下沉着,这是怎么了。

邹轻离努力挣开双眼,她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居然在水里,四周一片混浊,水里的微生物漂浮在眼前,她立

马屏住呼吸。

她不是死了吗?反恐行动中,他们小组是前锋,可是中了敌人的埋伏,被炸弹炸死了,被炸的那一刻,撕心裂肺的

痛感,邹轻离知道她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她会在水里。

被人抛尸了?

不可能,她是军人,可是壮烈牺牲的烈士,谁敢把她抛尸在水里。

身子一直在下沉,邹轻离划动着胳膊,想保持平衡,可是谁来告诉她,这长长的衣袖是怎么回事。

邹轻离正眼打量着自己,仅一眼就知道,这不是她的身体!

一头长过腰间的青丝,一身复杂而繁琐的衣裙,长袖飘飘,身材有瘦小着,明显是还没有张开的小姑娘。

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她很肯定这不是自己。

因为长年生活在部队里,所以她一直都是留着勉强到肩的短发,而且她身高也是有一米七八,可这副身子目测只有

一米六多点,明显只有十四五岁,这不可能是她的。

嘶!头又痛起来了,水中,邹轻离抱着头,脸色有些不好。

一段陌生的记忆像发快进的电影一样,快速在邹轻离脑中划过。

大将军府嫡长女,却被父亲厌恶,后母欺压,继妹欺凌……连下人都可以随处给她眼色看。

待疼痛感过去,邹轻离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了,她穿越了,而且是穿到一个刚被继母儿子推下河里,淹死的可怜姑

娘身上。

邹轻离实在不想接受,把她推下河里的人是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只能说原主太弱了!弱爆了。

这具身子着实太差了些,才一会邹轻离就感觉呼吸困难,快憋不住气了,哎,肺活量不行啊!

邹轻离将碍事的袖子扎在手臂上,以免自己游动时带来影响,她快速的浮出水面,大口吸食氧气,感觉又活过来了

接天莲叶无穷碧,茂密的荷叶丛挡住了邹轻离,岸上没有一个人发现她。

“快,继续找,姐姐一定在下面!”一道柔弱的声音传来,声音中饱含着浓浓的担忧,自责。

“我相信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继续找。”

一位身着粉色襦裙的少女,拿着娟帕一面拭泪,一面急切的吩咐下人到河边找落水的邹轻离。

可是只有邹轻离知道,那少女不是真心的要找自己,可笑,你见过落水的人在东边,却让别人去西边打捞寻找的吗

?而且没有一个人下水去找她,都是拿个杆子在水里搅动……

这明摆着是不想救她,这继妹不是一般的会装。

没错,岸上的粉衣少女就是原主的继妹邹雪柔,她的名字就像她的人一样,平日里给人一副岁月静好无害的样子,

可是真正是个什么人,邹轻离只能用一个现代人常用的词语来形容:白莲花。

邹轻离转过头想去看清楚点岸上的情况,这一转就看见一朵大大的白莲花长在荷叶丛里。

“……”

想什么就来什么。

邹轻离看见推原主下水的人邹鹏宇一直站在那不说话,邹鹏宇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又是唯一的男孩,父亲邹镇和继

母许娇从小就特别宠爱他,生生将他宠成了纨绔子弟,想来这次他也吓坏了吧!毕竟杀人了。

邹轻离环顾了一圈,可恶,岸上的下人一半都是男的,她这样全身湿透了怎么上去,因为现以入夏,天气炎热了些

,原主身上穿的衣服都很薄,这一沾水,衣服全部贴在了身上,曼妙的身躯全部显现出来了,肚兜都是若隐若现,

这样上岸被下人看见,可以说贞节不保。

传出去闺名有损,如果后母在她父亲耳边吹几下枕边风,说不定就把她嫁给哪个下人了,恐怕这辈子都毁了。

想想邹轻离都觉得在这样的家庭里,前路将是一片灰暗了,不过重点是眼下她要怎么上岸。

“怎么回事?”一道威严沉重的声音传来,一位身着官服的男人向河边走来。

邹镇刚刚下朝回府,就听下人说府上出事了,他连官服都还未来的急换下。当他看见在一边低着头的小儿子和垂泪

的邹雪柔,略带关心的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爹爹。”邹雪柔拉邹鹏宇上前行礼。

邹雪柔起身泪水像决堤了一样,伤心的说道:“父亲,这次都怪我,是我……没有看好鹏宇,让他和姐姐争吵了起

来,最后推脱之下,鹏宇居然将姐姐……推下河里去了!”

邹轻离听到她的话差点就想冲出来暴打她了,这明摆着就是暗指她这么大人还和弟弟吵架,推打。表面上把所以的

错拦到自己身上,可这话里面的意思显而易见。

这时,“父亲,不怪二姐!是大姐……”

“鹏宇!”邹雪柔呵斥住了要开口的邹鹏宇,邹鹏宇气愤的不再说话。

邹镇向来不喜邹轻离,肯定不会多想就相信了邹雪柔姐弟唱的双簧了。

果然此时邹镇黑着脸,咬牙切齿。“这个逆女!”

当初就应该掐死她,省的丢人现眼,看着下人在河边寻找的阵仗,邹镇不耐烦。

“父亲都怪我,现下都还……没有找到姐姐,怎么办,姐姐会不会……”邹雪柔害怕的说道。

“不必管这个逆女!”死了就死了,他还省心了呢!

河里的邹轻离说不寒心是假的,这就是她的父亲,上辈子她没有感受过父爱,这一世也不会有。

邹轻离观察了下,还是先潜入水里,向下游游走,找个没人的地方上岸,换了衣服在回来教训这些人也不迟。

“老爷,还是没有找到大小姐。”一下人上前禀报。

还没等邹镇说什么,邹雪柔急切的说道:“继续找,一定要找到姐姐。”

说完,邹雪柔又伤心内疚了起来:“爹爹,再这样下去,姐姐会不会出事啊,这可怎么办啊。”

“出事了也怪她自己。”邹镇这话说得也是够绝情的。

他心疼看了样懂事的二女儿,心里更加不喜邹轻离了,厌恶的看着河面,人死在河里多干脆。

“宇儿。”邹镇将站在一边一直不说话的邹鹏宇叫到身前。

“爹爹。”邹鹏宇有些怯懦的走上前。

“今早怎么没有去朱夫子哪里上课?”邹镇问起来邹鹏宇的学业问题,他一身是个武夫,唯一期望的就是这唯一的

儿子可以成为文才。

这太平盛世,是文人的天地。

可是现在大女儿生死未卜,这个时候问这个真的合适吗?合适,因为邹镇根本不在乎邹轻离,这个时候谈别的还真

合适。

“今早我本来是要去夫子那里上课的,可是遇到二姐和大姐在这里……”

邹雪柔看着许久下人都没有把邹轻离打捞上来,看来邹轻离是死了,她现在一想到邹轻离死了,以后嫡长女将是自

己,邹雪柔就觉得痛快,心情十分舒畅。

此时一处无人的小道,一个一身湿漉漉的女子从河里爬上岸,身上还带着些淤泥,看着很狼狈。

邹轻离皱眉,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在部队里训练,趴泥浆池的时候了。

“哎!”可是那是不可能的,邹轻离抬首望着天空,这一世就算再艰难,她也要好好活着。

偷偷的回到自己的小院,这破旧的竹林深处的小院子,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造访的,邹轻离在衣柜里找了件朴素点

的衣服换上,本来她还打算洗个澡的,但是她看了一圈,没有热水,没有下人,哎!

穿着干衣服,一身清爽后,邹轻离就出去了,向湖边走去,她嘴角带着一抹轻笑,她很期待邹雪柔见到她安然无恙

的表情。

湖边,下人们打捞了半天都没有结果。

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来到亭子里。“老爷,还是……还是没有找到大小姐。”

“怎么可能?”邹雪柔惊讶,人掉在河里怎么会不见呢?

邹镇也疑惑了,人掉河里怎么会找不到呢?“这一块都找过了吗?”

“回老爷,都仔细找过了,可是……”管家也疑惑不解,这人不可能凭空消失的。

“老爷,要不要整条河都找找,不一定大小姐是被水带到下游去了。”

邹镇有些不耐烦。“找!整条河沿着去找。”

“对,一定要找到姐姐的尸体,不可以让姐姐就这样待在河里。”邹雪柔抹着根本不存在的泪水,一口一个尸体的

说道。

远处的邹轻离看见这一幕,淡笑,在邹雪柔眼里,她这个姐姐已经死掉了,找她的尸体?恐怕要让她失望了。

“二妹,是在找我吗?”

展开内容+
  •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截图1
  •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截图2
  •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截图3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