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难驯,总裁请多指教!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娇妻难驯,总裁请多指教!

娇妻难驯,总裁请多指教!

娇妻难驯,总裁请多指教!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空网

作者:金色日子

时间:2019-08-01 16:30

评语:等你的肚子卸货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标签:
小说《娇妻难驯,总裁请多指教!》讲述了:宋家老佛爷发话:要么一年内自然受孕!要么做试管!朱今今戚艾,我想自然来着,可是您的好孙儿不配合办事啊。一气之下,朱今今施了点小手段,将过门的丈夫五花大邦在床上。...三个月后,一孕妇幸福摸着隆起的肚子,“老公,我想吃樱桃了。”“关我屁事,”某人专注地盯着笔电数据,头也不回。她咳一声,扬声,“即将出世的宋氏继承人想吃樱桃了!”“算你狠!”男人立刻飞奔出门。

精彩推荐试读:

夜色荡漾......

“将他抬到床上,用领带绑住他的手,”一个长相纯美的女子站在房间内,叉着腰霸气地指挥。

几个男佣依言做完后,问,“少夫人,还有其他吩咐吗?”

“有!”

“那您尽管吩咐。”

“请你们滚出去。”

“......”几人乖乖退出。少夫人年纪其实不大,可咋这么敢呢。

唔......床上的男人嘴里溢出一声轻哼,宋连禛从一阵朦朦胧胧的昏迷中醒来,该死,他什么时候喝点酒就会醉得不醒人事?

等等,他记得今晚根本没喝酒。

捂着沉重的额头,打算坐起来,马上感觉到身上趴着个温软的东西,会动的,活的,绵软得像只小猫。

等他努力眯着眼睛,看清楚一个女人的脸时,精神顿时震砾。

“猪今今,你在干什么?!”他嘶声吼道。

女人本正在哼哧吭哧地竭力扒他的皮带,月白一样姣好的脸蛋布满紧张,一边做坏事一样紧张地咽着口水。

朱今今被他吼得一愣,脸刹时红透,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眯眯道,“老公,难道你还没明白吗?我正打算和你行夫妻之礼呢。”

宋连禛死死紧崩一张猪肝色的俊脸,怒斥,“猪今今,你给我滚下去!”

他深爱的女朋友,楚桔一出车祸,变成植物人躺在医院里,奶奶就立刻找来这个不明不白的女人做为他的妻子。

他、不、管这女人耍了什么好手段进了他的家,只因奶奶固执他反抗无效,便勉强同意留她在大宅里当成摆设,没想到这女人倒不安分了!胆敢觊觎其它了。

真想一大巴掌把这女人刮到床底下去。

可一举手,什么力气都没有。

女人的色爪子又畏畏缩缩地朝他伸过来......宋连禛简直要呕吐死,就是碰只老鼠,也不会碰这女人。

“你给我滚下去!”

朱今今伸出小手,拍拍他的脸,蛮不在乎,“宋连禛,你别那么傲娇吗,好歹我是你名媒正娶的妻子。”

厌恶地躲开那只咸猪手,他嘴里一声讥嗤,“不过攀龙附凤的贱女人罢了,休想我会碰你一根头发。”

随着赤祼祼的嘲笑,朱今今蛮不在乎地冲他抛了个媚眼,“那么,换我来碰你好了。”

宋连禛立刻瞪大了眼睛,“你还要不要脸?”

“要脸有何用?能当饭吃吗?”

堂而皇之的回答,反而弄得他说不出话来了。

朱今今继续气喘吁吁扯他皮带,心里暗骂,爱马仕,这鬼皮带质量也太好了,束在宋连禛精壮结实的腰身上,她使劲怎么扯都扯不出。

朱今今是个死近视眼,眼睛眯得累死了,索性直接趴下来,在脸庞离着他腹部寸许的地方,细细地研究皮带的构造。

宋边禛简直要发疯了,恨不得跳起来,却苦于浑身无力。女人不安分的纤手隔着裤头不停摩擦他的敏感神经,嘴里面呵出的温热气息都吹在敏感的腹部之下。

不管他嘴巴如何强硬,但这副一年内没有破过戒的身体,根本抵挡不住这诱惑。

而且从他这个角度,可以一览女人身前丰盈的风景,该死,她是深谙此道故意勾引,还是不经意流露?

身体备受着煎熬,俊脸涨得猩红,嘴巴却丝毫不饶人,对她冷嘲热讽,“连个皮带都解不开,还学勾引人吗?”

朱今今抬起头,笑容更灿烂了,“一回生两回熟嘛,老公,以后我们多练习练习如何?”

宋家老佛爷给她发话了,要么一年内自然受孕!要么做试管!

再三衡量之下.....所幸直接眼一闭,上台受死。

不就那么回事嘛,左右躲不过,起码宋连禛有副不错的皮囊,比医院冷冰冰的机械强吧......

“疯子,”宋连禛紧阖的齿缝中溢出一声咬牙切齿地嗯哼。

伴随撕拉一声,皮带终于解开,该办正事了。

“不知羞耻!不知羞耻!”

“猪今今,我要弄死你!”依稀记得,鸡飞狗跳的一夜......直至凌晨时分。

“朱、今、今!”第二日,宋连禛醒来,一边暴走一边翻遍整个宅子,某罪魁祸首早不知溜哪里了。

身上遍布一块一块的吻痕,像被猪啃过,天杀的女人,猴急得几辈子没见过男人一样!

看到房间淡橙色花纹的床单上触目惊心的印迹时,他有刹那的怔愣,但马上恢复清明。

“少爷,少夫人一早就出去了。”一个佣人前来报告,脸上带着尴尬,垂着眼皮,非礼莫视。

眼前男人健壮的腰身未着寸缕,只在腰间围着浴巾,肌肉刚硬的线条婉延向下,上面布满凌乱的唇印......

少夫人真勇猛。

昨晚,少夫人,真的敢把少爷办了......

宋连禛魅瞳里布满猩红,粗暴地扯过花瓶中一朵玫瑰,咬着牙捏得粉碎,“朱今今,等翻你出来,看我不弄死你!”

手掌被刺出一抹血都不感到疼意。

宋老太太从二楼的楼梯下来,着一身棕红色的唐装,整整齐齐梳着齐耳的发髻,腰板挺直,看遍世故波澜不惊的眼神瞟了他一眼,“在嚷什么?大早上你要弄死谁?”

正当宋连禛咆哮着掀瓦掘土的时候,朱今今却在三条街之外的酷麦儿面包超市里和好朋友章羽蓉享受着早茶。

章羽蓉贼兮兮地凑过脸来打探,“朱儿,你童子身终于破了,感觉怎么样?”

朱今今面孔不禁一红,半响才崩出一句话,“不怎么样。”

夫妻的那点事,竟然靠霸王硬上弓来完成,昨晚那种情况,更没有快乐而言。只是生拉硬拽,总算和他扯上点实质关系罢了。

章羽蓉听了哈哈起来,笑得前仰后合,不可抑止。

朱今今气恼地打了她一下,才被迫消停。

闹完玩笑,章羽蓉劝道,“朱儿,眼下这样子,生米也煮成熟饭了,你干脆坐定少夫人位子。别管那个楚恄不楚恄了,当她不存在,反正她不死不活,一个植物人成不了气候,不会给你任何阻拦。”

展开内容+
  • 娇妻难驯,总裁请多指教! 截图1
  • 娇妻难驯,总裁请多指教! 截图2
  • 娇妻难驯,总裁请多指教! 截图3
close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