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大结局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小说 >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大结局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大结局

发表时间:2019-09-23 16:46 作者:水清伊扬

这里为您提供小说《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大结局,该小说讲述了女主雪儿的故事,小说文笔成熟,题材新颖。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小说精彩节选:

精选内容

第二天,依旧迟到。老师似乎已经习惯了我这个迟到专业户的存在,完全无视我的闯入,继续在台上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同样无视我存在的人还有苏晓蓓。

今天她把刘海放下来,完全遮住了半壁江山。从我进教室到落座,视线完全没有任何移动,让我产生了自己其实是空气的错觉。

我回头逗她:崂山道士。穿墙术修炼的如何了?结果却连一个白眼都没有得到,她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讨了个没趣,我郁闷的掏出手机上QQ。

看看久违的雪儿妹妹在不在线。哇咔咔,果然在啊,上天不负有心人。

我发了个笑脸过去,结果却一如泥牛入海般杳无音讯。

我耐着性子,选中所有表情挨个发。我就不信你注意不到!

还没发一半,回信就来了。

雪儿:干嘛啊?无聊!说完就下线了。

莫名其妙就被冠以无聊的头衔。

女人怎么都如此善变。

不过我深知自己确实很无聊。黑猪曾经在我的几何课本上用苍劲的鸡爪体准确的给我下过定义:你是一个从灵魂深处开始一直到肉体的全身都弥漫着无聊的人。因为有了你的存在,一切无聊透顶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才让我们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那段时间我正忙于练习让硬币在指尖灵活的滚动,就像《天下无贼》中的华仔。然而,当我耗费了半个月的数学课,终于做到可以像电影中那样玩转硬币的时候,却猛然得知这个动作其实是电脑特技制作的,心情自然是倍儿郁闷。

无聊而郁闷的往事总是很多,如果拼凑起来足以占据我年轻生命的半个人生。

同时,这一比例随着我人生板块的增加呈上升趋势,无时无刻不在茁壮成长。

比如此刻,我正翻看着手机通信录,试图找到一个可以浪费我短信的人,挤压着满腔无聊。

大学刚用上手机那段时间,唯一的爱好就是玩手机游戏和发短信。短信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编辑发送,曾经创下一个月2000条短信的记录。

真是恨不得放个屁都群发短信通知一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手机收信箱里的短信越来越少,常联系的朋友数量也呈递减态势。最终,大四那一年,只剩下一个人,周茗,还要求我每晚回宿舍后记得再给她发短信。

我经常把这件事抛到脑后,有时甚至是可以忽略这种程式化的问候。

毕业那天晚上,我送她回寝室。站在宿舍楼的门口,我看着周茗,期待着她像往常一样用略带命令的口气提醒我发短信。她似乎猜透我的想法一样,冲我勉强一笑:以后你终于可以不用再给我发短信了。说完,转身进了宿舍楼,不曾回头也不带犹豫,只是把背影深深烙在我的回忆里。

我和周茗最后一次联系,是在毕业后的某一天晚上。

那晚毫无征兆的接到了她的电话。电话里,她只是一直哭,无论我怎么问如何安慰。直到半个小时后挂掉电话,她都不肯说一个字。最后收到她的短信,上面说她订婚了,心里很难过。

确切的日期我已经忘记,依稀只是记得那天的月亮很圆很圆,很亮很亮,透过道旁的树荫,在巷间洒下点点银光,经过泪珠的反射刺痛我眼角的神经。第一次发现,月光竟然如此灼眼。

从那以后,手机再也没有收到一条来自她的短信。以后,恐怕也不会了。

偶尔会用旧号隐身上线看看周茗的状态。别无他意,只是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只是那个被我备注为茗丫头的QQ头像再也不曾亮起。正如我所料。周茗会把我存在的一切证据彻底毁灭。

从没有忘记周茗是什么感觉,尤其是当我已习惯了她发梢的味道、手心的温度和拥抱的尺度的时候。

她的存在就像是一根能杀人的藤蔓牢牢束缚着我,用那些如丝如缕的记忆编织成一张透明的蜘蛛网,越挣脱反而缠绕的越紧。

米兰·昆德拉曾经说过,生命是一本书。

我这个作者的特权被周茗彻底打败,她坚持在书的每一页写满自己的名字,每个字的油墨都深深沁入纸张,拒绝让我把它们擦掉,就像是《失落的信》中的兹德娜。

或许只能用更重的笔墨在上面涂写,一笔一划仔仔细细的涂改,直至完全看不出原来的痕迹。

脖子上的酸痛提醒我,神游万里该到终点了。

教室里只剩下寥寥无几睡觉未醒的同学,出门后恰巧看到苏晓蓓一脸纠结的蹲在自行车旁,似乎是车坏了。

她感觉到有人走过来,满脸希冀的抬起头,结果却发现是我大摇大摆的走过来,脸上的表情霎时间晴转多云,继续低头摆弄着车子。

我暗地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丫头真小心眼。叹气归叹气,见死不救总是不符合社会主义四有青年的标准,也不是我们男子汉大丈夫的做派。

我无视苏晓蓓的表情凑上前去查看,原来是车链子脱落了。这点小毛病对于我这个有着十几年自行车驾龄的老司机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我站起身来,听到声如蚊蚋的一声谢谢。

随后一张洁白的餐巾纸递到我的面前。我刚想满脸微笑着摆一个阳光poss,再用充满磁性的嗓音说声不客气的时候,结果发现苏晓蓓连人带车早已经迅速消失在转角。

我不禁有种老泪纵横仰首问苍天的冲动,哥有这么可怕么?

最新资讯

更多

最新小说

更多

最新专题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热门小说排行榜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