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雪儿的小说名字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小说 >

主角是雪儿的小说名字

主角是雪儿的小说名字

发表时间:2019-09-23 16:44 作者:水清伊扬

这里提供主角是雪儿的小说名字叫《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该小说节奏紧凑,内容精彩,雪儿小说章节精彩节选:

精选内容

早晨,正当我撅着屁股蹲在电脑机箱前,拿笔杆捅它那脱落的开关时,主任突然一脚踹开门走进来,把一份通知单甩在我桌上。

明天去党校参加公务员初任培训班。

理由是今年局里刚录用的公务员——也就是主任的七大姑家老表二姨妈的侄子,不幸扭伤了脚无法参加,所以拿我顶缸。

怪不得今天早上醒了之后就觉着有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

在这里说明一下,从小到大我的预感一向超准。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发生在小学四年级。我背着沉甸甸的书包走在放学路上,老远就看见路边土墙上一朵小花,随风招摇搔首弄姿。年幼的我经不住它的挑逗,下定决心要把她摘下来送给隔壁的小美女。

当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爬到墙头采花成功,正一脸陶醉在浪漫温馨的献花场景的时候,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突然袭来,就像是半夜偷偷从老爹衣服口袋里掏完钱后回头却发现老爹铁青的脸一样。

这种感觉促使我迅速跳下土墙。就在我双脚离地身体还悬在半空中的时候,回头一望,一张长满獠牙流着口水的狗嘴几乎就在一刹那间马上要吻上我的屁股。之后的事情可想而知,一路上被狗撵得屁滚尿流,连书包都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回到家自然又是一顿结结实实的竹板烧肉。

靠!明天去参加什么鸟培训!

这不是折磨人吗?且不说跋山涉水的跑出十里地去党校上课,关键是要时刻保持潜伏状态。主任那张狰狞的驴脸时刻在脑海中提醒着我,要是让人知道我是假冒伪劣产品,从而影响了他那七大姑家老表二姨妈的侄子的前程,可想而知我就可以立刻收拾东西滚蛋了。

整整一天的时间就在这种愤愤不平中消磨殆尽了。

我几乎要打开窗户唱帕瓦罗蒂的《今夜无人睡眠》!

考虑到可能会被派出所请去喝茶,我只好痛苦的在床上来回打滚儿。

滚着滚着,我就把第二天滚来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我有种置身菜市场的错觉。

咦!对面那位大叔怕有六十多了吧。头都秃了一半了怎么还跑到这里来晒太阳?

喂!那个手里拿着棉花糖的小朋友,这谁家的孩子呀,还有没有人管啊?

还有还有,那边的大婶昨天明明不是在我家的楼下卖咸鱼的吗?

难道这就是无上光荣的人民公仆的队伍?怪不得我考不上,原来只有具有能参加马戏团潜质的奇人异士才有戏!

他妈的,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那只吃不到葡萄的狐狸。

天高云淡,阳光灿烂,在这么一个绝佳的日子里来上课,实在是无比可耻的浪费,于是我决定睡觉。

在上课睡觉这一点上,要特别感谢那些大学专业课的老师们。如果没有老师们在四年里坚持不懈、耳提面命式的培养,我也不会练就这种沾桌即睡的过硬本领。

倏忽之间,老师慷慨激昂的演讲就指引我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

似乎是在大学自习室,嘈嘈杂杂的,种种声音汇合到一起,组成了一首声势浩大的合奏洪流,在教室里来回荡漾,冲刷着每一个角落。前排是以考研为终身愿望的同学们背英语单词的声音,这是整个合奏的主旋律;后排成双结对的情侣卿卿我我清脆的嗑瓜子声则是合奏中的高音符。

面前还是那张属于我的桌子,桌面用旧挂历纸的背面糊着,上面放着那本厚厚的工程力学,像是供桌上的香炉。左上角则是一张签到表,寥寥无几的对号代表着我一周内光临自习室的次数。眼前这种慵懒的场景令人熟悉的几欲掉泪,但还是差一点儿,还差一点儿。我心中忍不住开始默默的祈祷,视线就如同电影镜头一般缓缓向左边移动。

温柔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穿过几许跳动的纤尘,在我左手咫尺之间勾勒出一个光影斑斓的倩影。那张清秀的侧脸,努力凝视着桌上的高数题微微蹙着眉头,几乎被阳光照透明了,让人不忍久视。

还好还好,原来我还在大学里。

周茗若有所知,抬头发现我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一定会送我一对迷人的大白眼:早晨九点才来,到了就开始睡。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以后你干脆别来了!

我嘿嘿一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11点整。

该吃午饭了。我伸手揽住她的腰,把头埋在浓密她的秀发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依旧是那种沁人心脾的味道。不知为何有一种失而复得喜极而泣的心情在心底里瞬间泛滥。

吃吃吃,就知道吃。她嘴里娇嗔着,手上却一把推开我,收拾好桌子上的书,站起来径直往门口走。

周茗走到门口回头见我还坐着不动,不满的问:走啊,怎么?你又不想吃饭了?

而此时我感觉双腿比灌了铅还要沉,全身就像被美杜莎的视线石化了一般,只有眼珠能动,发不出一丁点声音。眼看着周茗的身影渐渐走远,心里越发着急,猛地站起来脱口而出:等等!

所有的场景瞬间转换,阳光如潮水般退去,身边的一切赫然开始扭曲模糊。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感涌进脑海。

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正如风中枯竹一样矗立在教室中。四座寂然,培训班里所有的视线正齐刷刷的聚焦在我的身上。

拎着包正要走出教室的老师一脸困惑的回头看着我:这位同学,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擦,原来是梦!怪了,做梦都做得如此真实,让穿越在现实与梦境中的我迷失了方向。古人云:庄周梦蝶,蝶梦庄周。诚不欺我!

没有时间表达对先哲如同滔滔黄河水般的敬仰了,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把眼前这个尴尬到北极点的场景应付过去。

我故作镇定,装扮出一副求知好学的茫然表情:老师,您刚才讲的关于科学发展观的历史意义我还有些不大明白,请问您能否就这个问题的提出背景再深入讲解一下啊?

我无视全班同学愤怒的眼神施施然坐下,随即摆出一副求知若渴奋笔疾书的架势。其实我心里正一边紧张的擦汗,一边为自己随机应变的机灵表现庆幸。

奥斯卡最佳表演奖不颁发给我,评委们绝对瞎了眼!

最新资讯

更多

最新小说

更多

最新专题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热门小说排行榜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