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是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小说 >

男女主是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男女主是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发表时间:2019-09-16 13:51 作者:蓝域鱼

男女主是的小说《阁楼情缘》,是一本比较受女生欢迎的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挺好看的一本书!《阁楼情缘》部分精选阅读:

精选内容

曾志凯脸不由得红了红,低着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然后还是不服气地道:“切,你们女人就是虚荣,像我这么实在不浮夸的男人到哪里找啊,难道整天穿着像女人一样招摇就好吗?”

马衣衣和芹子互看了一眼,马衣衣挥了挥手,道:“好了,你这种绝世好男人还是留着自己用吧,别防碍我俩看帅哥。况且你说人家是基友也只是凭空乱猜的,等下我们直接问柯四喜就好啦!”

芹子忙点头,道:“嗯,我也觉得八卦这事还是问四喜最靠谱,呵呵,想到以后每天都能看到帅哥,工作顿时变得有热情了。”

完全被她俩无视,曾志凯只能自讨没趣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现在的人实在太肤浅了,整天对着帅哥流口水,像他这样的大好青年竟然无人问津,实在是太过分了。

带着堂冬朗一路走到新的办公室,柯四喜从那些女同事的眼里看到了饥渴,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然后偷偷地瞄了瞄身后的堂冬朗。

只见堂冬朗一副泰若自如的表情,看到旁边的女同事纷纷投来好奇,兴奋,爱慕的眼神时,他只是微微地扬了扬嘴角,他那含蓄的表情只能更让旁边的女同事神魂颠倒。

呃,公司的女同事啥时候变得这么花痴啊,一个个好像几年没看到男人似的饥渴,堂冬朗虽然不错,也不至于帅成这样子吧?!

柯四喜带着极度不解地心情带着他来到了新办公室,待她顺手关门时还能看到外面的两个女同事不时投来的羡慕眼光。

柯四喜实在忍不住了,道:“堂冬朗,你有没有发现,刚才很多同事在偷瞧你啊?”

圆眸眨了眨,堂冬朗反问道:“这很奇怪吗?公司的女同事好像还蛮热情的,看来以后跟她们的相处应该挺愉快!”

闻言,柯四喜马上撇了撇嘴道:“呃,你的太自信了吧,我警告你啊,别在公司里闹什么桃色新闻,别沾污了公司本来干净的空气!”

堂冬朗轻扬了扬嘴角,道:“呵呵,我看你是想太多了,跟同事好好相处是工作的一部分,难道你平时都不跟同事交往的吗?”

被他的话反驳得无语,柯四喜马上挥了挥手,道:“行了,反正你好自为之吧!这里就是你的新办公室,桌面上有各部门的直拨分号,以后你有什么事就直接打电话打人吧!”

顺着她的话,堂冬朗执起那份电话名单看了看,然后抬头问道:“那你的直拨分号是多少啊?”

咽了咽口水,柯四喜指了指门口的位置,道:“我就坐在那里,你有事直接喊就好了,不需要拨分号!”昨天收到通知,她的座位从这一刻开始调到了堂冬朗办公室的门口,名义是方便工作,实际是她把秘书的事也要扛下来,原来升职的意思是一人做两人的事。

了然地点点头,堂冬朗笑道:“呵呵,那更好,咱俩以后可以紧密地合作!”

被他的话说得有点脸红,柯四喜马上轻了轻嗓子,道:“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桌子上已经放好了资料,你先看看吧!”说着,她转身就准备离开。

堂冬朗忙喊着她,问道:“等等,柯四喜,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柯四喜不解地问道:“什么事啊?”才刚上班就开始吩咐她事了,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堂冬朗从包包里取出一张美工纸,然后递给她道:“我习惯用这种纸来做设计,不过这纸最近刚好用完了,你能帮我买一些回来吗?”

接过他递来的美工纸,柯四喜皱了皱眉头问道:“吓?这纸其他的美工纸有什么不同啊?还不是一样吗?”

堂冬朗马上解释道:“哪里一样啊?!”说着,又从旁边的柜子上取出一张普通的美工纸递给了她,道:“你摸摸看,我给你的那张纸的纸感重很多,这种普通的美工纸只能用来画画,不能用来做设计的!”

仔细地摸了摸,柯四喜有点无语地抬起头,道:“堂冬朗先生,你真能区分它俩之间的差别吗?摸起来根本就差不多啊!”

闻言,堂冬朗一脸的认真道:“当然能区分,你给你的那张是我的专用设计纸,我在上面画图跟在美工纸上画图根本是两回事,请你尊重一下这设计纸的不同。”

实在受不了他这种艺术家的脾气,柯四喜只能挥了挥手,道:“好,好,好,我尊重,我等下马上跑去帮你买,可以了吧?”

听到她的话,堂冬朗马上扬了扬嘴角,道:“好的,谢谢你!还有能帮我再多买两只这型号的铅笔吗?”说着,他又从包包里掏出一只木质铅笔。

深吸了一口气,柯四喜伸手接过那只铅笔,道:“好,还有什么吗?”

怕她搞不清楚铅笔的类型,堂冬朗马上解释道:“这只铅笔跟普通的铅笔不同啊,它的笔芯比较粗而且质地细腻一点,画起画来是不一样的喔!”

摆了摆手,柯四喜懒得跟他争辩,道:“知道,知道,你说不一样就不一样,我都尊重。”

见她态度如此合作,堂冬朗满意地点点头,最后还是再次提醒道:“呵呵,你知道做设计的人最重要注重这些细节,所以麻烦你帮我买了。”

要求苛刻,这简直就是做设计的变态心理。柯四喜皮笑肉不笑地道:“呵呵,没关系,反正我都尊重,如果没有其他我就去忙了!”

点点砂,堂冬朗突然又喊道:“等等,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帮忙?”

柯四喜抿着嘴缓缓地抬头看着他,一字一句道:“还有什么事啊?”该不会让她把橡皮擦也按着型号买吧?!

见她一脸的不奈耐,堂冬朗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呃,其实我是想说,今天是我第一天来公司,我想请大家喝个下午茶,所以想问一下附近哪里可以叫下午茶外卖的!”

一听到他说请客,柯四喜顿时扯了笑脸,道:“哎呦,原来想请客啊,早说嘛,我那里有N份外卖资料,等下送过来让你挑!”尼玛,请客就早说嘛,我等下午饭也省了,就吃你的下午茶,亏死你!”

闻言,堂冬朗轻笑道:“那要不让你来决定吧,你买上来后我付钱就好了。”

一拍手,柯四喜回道:“好,是不是叫什么也可以啊?”

耸耸肩,堂冬朗回道:“可以,下午茶我应该还是请得起的,你们随便点吧!”

一听到随便点那几个字,柯四喜简直要欢呼起来了,呵呵,公司这边没什么好,就是附近的食肆很多,下午茶更是精品,那个燕窝蛋挞和榴莲千层酥简直是她的至爱,等下叫上两打,哈哈,晚饭也省了!

美滋滋地走出了办公室,柯四喜还没回过神来,早在附近等着的李小雪一把捉住了她,匆匆地拉着她走到了茶水间。

还没反应过来的柯四喜刚想问发生什么事,李小雪马上用眼神阻止了她,茶水间刚好有一个同事在冲咖啡,柯四喜马上会意地住了口。

两人假装在泡茶,待那位同事离开后,李小雪一个箭步地把柯四喜按在了椅子上,然后一副审查员的模样问道:“犯人柯四喜,现在不是务必让你说,但你所说的话将会成为呈堂证供。你快点老实交待,今天新来的那个帅哥是跟你有什么奸系?”

柯四喜被她逗笑了,忙回道:“李小雪,你是不是脑子也入水啦,我跟堂冬朗会有什么奸系啊?”她还特地加重了奸系两个字。

李小雪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道:“犯人柯四喜,看来你是坚决不服从党的号召:坦白从容,抗拒从严的八字真言。柯四喜,你还想隐瞒在什么时候?”

完全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柯四喜一头雾水地道:“喂,李小雪,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跟堂冬朗也是今天才在公司见面,我能隐瞒什么啊?”

伸出一只食指摆了摆,李小雪一脸古惑地笑道:“呵呵,柯四喜,你会不会把我这个多年的老友想得太简单了,难道你忘记了你昨天跟我说过你遇到什么人了吗?”

猛地想起昨天自己把地铁里遇到堂冬朗,以及在家里遇上堂冬朗的事,她还十分传神地把堂冬朗的外貌形容了一遍,他那条长马尾那么明显,难怪李小雪会怀疑。

忙咽了咽口水,柯四喜心虚地道:“呃,你在说什么啊?哦,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人你以为是堂冬朗啊?当然不是,他怎么会是我昨天说的那个人啊?”

继续狐疑地看着她,李小雪道:“柯四喜,你是不是在骗我啊?我记得你昨天说那个男的也是留着一条长马尾,刚才的堂冬朗的长马尾跟你描述的一模一样,这不是同一个人是什么啊?”

忙摆了摆手,柯四喜继续心虚地道:“呃,人家刚好也是留着一条长马尾而已,呵呵,可能最近流行男人留长马尾吧,真巧啊!”

李小雪还是半信半疑地问道:“真的假的?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一拍胸口,柯四喜回道:“真的不是同一个人啦,我倒是警告你啊,你可别乱距其他人说我跟堂冬朗有关系啊,否则其他人还真以为我跟他有什么,那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啊!”

最新资讯

更多

最新小说

更多

最新专题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热门小说排行榜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一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